第254章一片混乱

觅夏看着突然变得很是客气的两人,有些不明白了。

这男人之间的情谊还真是奇妙得很。

“丫头,还不赶紧跟上!(小丫头,还不赶紧跟上。)”两人不约而同扭过身子喊道。

“哦!”觅夏这才对着两人一笑,跟了上去。

果然许宁远被十里八乡的人誉为小神医,这医术还真是吹出来了。

只见他对小六说一大串要名后,没过多久小六就端上来一盆泡满药的水来。

“把手伸进去。”许宁远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叫人把针拿来,见宫翎泽手上的血泡都给挑破了。

这为他涂抹上了一种绿色的药膏,“这是生肌膏,只要涂下去,明早手就会好的,只不过宫少爷这手烫得比较严重,需要多涂抹几次。”

许宁远说道这儿,这才将涂抹药的工作交给小六,自己则是去一边配制这药去了。

等到一只手全都上满这药膏,很神奇的一幕竟然发生了,只见宫翎泽原来还有些红肿的手指,在那些药膏的作用下,不到一会儿,就渐渐消肿了,只不过手上的皮肤还是红的渗人。

许宁远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他手,这才将配制好的药膏递给啊福,“这是我刚才配好的药膏,你收好。”许宁远说着将那个精致的小瓷瓶递给啊福,啊福接到后立马对着他道了几声谢。

许宁远对着他点点头,算是应下了这谢谢,然后扭过头看着宫翎泽道:“宫少爷,之后的三天里你的手不能碰到水,这药膏每日早中晚都要涂抹一次,不出三日你手自然能恢复成白皙光洁的模样。”

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许宁远,见宫翎泽突然又板起脸来,忽然有些不明了。

见他在装无辜,宫翎泽心道一声,心想这许宁远还真是可恶,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手像女子的手一样白皙光洁,还真是可恶的!

难得刚才还对他有些改观了,可他居然会这样讽刺自己!可恶,真是太可恶!

“啊福,结账,我们走!”宫翎泽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他气冲冲的背影,闹得觅夏也是一阵奇怪。

究竟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宫大哥突然回这么生气,宁远也没说什么呀!

觅夏想追出去,可她还是回头看了宁远一眼,见宁远对着她很是无奈地耸耸肩。

觅夏对他一笑,这才转身追出去了。

这不才出门,就瞧见宫翎泽一个人站在马车旁边,一个人在生闷气。

“那个宫大哥啊,我送你回去吧!”觅夏知道他在气头上,更加不敢去惹他。

只说了这么后一句后,一下就跨上了马车,“宫大哥,你赶紧上来吧!啊福都出来了。”

听到觅夏这么一说,宫翎泽这才上马车了,自然有啊福在,他是不会让觅夏驾马车的。

于是觅夏理所应当就坐到了马车里。

只是宫翎泽现在还在气头上,觅夏试着跟他说了几句话,他都是嗯,好,可以。

就这样觅夏知道他心情不好,就很识相的不说话了。

直到啊福说到天下第一粉了,她这才下了马车。

“那个小老板,马车明早我给你送来,今日谢谢你了。”啊福说道这儿,觅夏急忙摇摇头,“没啊,啊福小哥,你快点带你家少爷回去吧!”

“宫大哥,我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看你。”觅夏在下马车前突然扭过头说了这么一句。

宫翎泽先是一怔,然会有些僵硬的点了一下头。

等到马车再次启动后,他这才急忙扭了一下僵硬的脖子。

幸好刚才觅夏没发现,要是她发现了,自己还不窘迫得要死。

“小夏,你终于回来了。”牛大婶他们快收拾完,可觅夏还没回来,这不她正想看看小夏回来了没,这才跨出那道小门,见到那小小的人影后,急忙迎了上去。

“哦,牛大婶,让你们担心了,我这不是遇到点事情吗!我们还是进屋去说吧!”现在天有些黑下来了,觅夏说到一半,一阵冷风就刮了过来,让她整个身子都跟着打颤。

“啊,你看我这脑袋,快点进来吧!现在虽然是春天了,这可晚上还是很冷的。”牛大婶说到这儿,这才能将觅夏给迎了进屋。

进屋后林翠他们都还没休息,云娘也一直在屋里等着觅夏回来。

觅夏跟着牛大婶,牛大叔他们一一打了一声招呼后,这才进屋去找她娘了。

“娘,是我,你在屋里吗?”听到闺女的声音,云娘立马打开了门。

“小夏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娘快担心死了,还有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云娘大声说道。

觅夏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娘,你不要太担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快看那大宅和周围这些地,以后都是我们家的啦!”

觅夏说道这儿,从怀里掏出一张张地契和田契来。

“娘,你快看啊,这些以后都是我们的啦。”觅夏又喊了一句,可她突然发现娘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这才突然意识到了你什么,急忙说了起来,“哦,那个娘,不是我想这么晚回来的,而是宫大哥的手被烫伤了。”觅夏说道这儿,突然顿住了,然后又开始说:“娘啊,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觅夏就事情的前后经过都一一跟云娘说了。

云娘一听,这才有些担心的问道:“小夏啊,宫少爷他没什么事吧!”

“娘,你就放心好,宁远的医术那么棒,只是给他涂抹上一种绿色的药膏,他手上那些红肿便立马消退了一大半,相信三天后他就应该痊愈了。”

听见闺女这么一说,云娘这才松了一口气,总归人家今天帮了他们家这么大的忙,到头来还因为手还被烫伤了,不过听到他没什么大碍了,云娘心里这才安定下来。

第二天一早,觅夏就去找看我宫翎泽了。

而宫翎泽昨晚虽然没洗手,不过这也不妨碍他休息。

可是他昨晚睡觉的时候,心里一直装着事。

一想到他自己在马车上对觅夏爱理不理的,他就有些恨自己。

本书源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