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134:乔北离,那一夜是我

夜,越来越深。

月光渐渐褪去,屋子里陷入了黑暗。乔北离也走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眼睛越来越肿胀酸涩,可就是睡不着。

很久没有晚睡过了,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后,就一直强迫自己早睡,一切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窗外偶尔传来汽车的轰鸣,一闪而过,她想可能是因为太吵了。

哪怕把窗户关上,依然能听得清清楚楚。隔音效果很差。

脑子里兜兜转转的都是……前尘往事或是几天前发。

越想脑子里越乱,越想越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门铃声,池景安!

一定是他!乔北离是不会按门铃的,他有房卡。

王影爬起来,鞋都没有穿,冲过去。手放在门把手上想起来安全这一重要的东西来,这是在陌生地方,万一不是池景安。

她是个成年女性,不可以这么鲁莽。

“你是谁?”外面太黑,也没有走到灯,从猫眼里也看不到。

“我。”微哑的单音字。

真的是他。

开门,他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他一进来,把王影拉倒了光线好的地方,上上下下审视了她一遍,直到确定没事!

王影:“我真的没事。”

池景安松了一口气,有点无力的跌坐在床侧,伸手把王影给扯了过来,抱了个满怀。

把她瘦弱的身躯搂在怀里,才稍稍平复了心头被填满的恐慌。

力道越来越紧,王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拍了拍他的背,“不要那么紧,我真的没什么事,我这不好好的么。”

池景安低头在她的脖子上重亲了一口,从进来到现在他还没有说过一句话,情绪都在心底埋着。

松了一些力道,还是抱着她,没有松手。

十分钟后。

两人躺在床上,王影睡在她的臂弯里,闭着酸涩的双眸,感觉到困意渐渐袭来。

池景安亲吻着她的脸庞,脸上依旧能看到他惶惶不安的余悸。

“真的没有一点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王影贴着他,手不知何时也抱上了他的腰,“先前有一点,现在已经好了。”

“嗯?哪里?”

王影皱了一下眉,手移过来把他的嘴捂住,“现在哪里都没有不舒服,你不要说话,我好困。”

池景安抓着她细嫩的手指,放在唇边吻一下,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好,快睡。”看的出来,王影也的确是很困了。

池景安像哄孩子一样的,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了几下,女人很快就睡着,呼吸沉稳。

半个小时后,漆黑的夜里男人处理在酒店前。

直到听到了后面有脚步声,他又往左方向拐,到了马路边。马路上的灯光昏黄,并不是很明亮。他的影子也被拉得老长,身后有人来,身影在他的一侧。

街头很安静,这会儿连个过往的车辆都没有,宽阔的道路只有路两旁边的树投在地上一层层斑斑驳驳的。

两人就这么站着,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一辆拉货货车飞驰而去,池景安才开口。

“你怎么会知道王影在那辆车子里?”

与他平行而站的乔北离,双手插兜,眸幽幽暗暗,“凑巧。”和对王影的回答是一模一样。

池景安扫了他一眼,“好,我就权当你是凑巧,我得多谢你。”

乔北离没有回。

又过了一会儿,池景安转过来,正面对着他,“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什么?”

池景安忽地暗笑,“小影儿喝醉的那一晚,是我。”了

乔北离皱了一下眉,“你d说什么?”

“不明白么?意思就是,王影的第一次……是我的。”

乔北离忽然一震。

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过往的事情开始在脑子里倒带……

池景安看他那表情,自知他是意外震惊,抬头上了楼。他把乔北离叫到这里来,原本想说的就是这个。走了几步,乔北离又叫住他。

“你说的那一夜……是哪一夜?”

池景安头都没有回,“她大二那一年,同学聚会。”抬腿上楼。

留下乔北离还站在原地……震惊得无法思考。

在小影儿大二的那一年……那一晚是池景安。那一晚他回了家,奶奶想他,以装病让他回去。那一晚他都没有办法拖身,直到第二天破晓才悄悄的走,溜回到王影和叶小秋的出租屋里。

这么说来,那一晚小影就已经和他……

如果是这样。

那么和他颠倒龙凤的那晚是谁?不是小影儿?而且时间上也对不上……和他发生关系的那一年,小影儿已经大四。而且他在进入那个女孩的时候,她明明是个处。

如果在王影大二的那一年,池景安就和她发生了关系,那就不可能是处。

这么说来……

他一直都是在误会,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小影儿,是其它人!!

小影儿那一晚也喝醉了酒,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