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123:我的猫叫小池,这条破狗就得叫小影儿吗?

王影站在原地没有动,警戒的看着那条狗,体形大概只有小九三分之一大,还很小,似乎是刚生出来没多久。

但外形漂亮,通体雪白,毛发也算不错,自然是没有小九好,有些瘦,营养不良的样子,可他真容易捡,一捡又是一条小藏獒,这种毛发的藏獒在外面卖很贵的。

他在屋里等她,她在屋外。

“你有没有给它看看,会不会不卫生?”

“检查过,打了针洗了澡检看了身体,没有病,你可以进来了。”池景安把链子的一端套在了椅背。

这只狗,面相倒是比小九温善很多,可能是因为它还小的原故,张着嘴看来的确是很饿了。王影看着它,忽然就想起了小池……和它一样有着雪白的毛发。

相似之物总是能勾起人的相思。

她进厨房。

原本还是空闹闹的厨房,下午有照顾她的佣人阿姨来,买了一些东西,但是很少,也没有菜,冰箱里除了酸乳,也再没其它。王影开了一瓶乳倒在碗里,拿去给给它喝。

池景安把厨房扫视了一圈,“还缺什么?”他以为今天请来的人会办好。

王影蹲下,试探性的抚了抚小狗的头,小九治好了她的心理阴影……又加上它那一身毛,所以好感度倍增。

“缺的东西很多,明天会有人买来。”她回。

“那小影儿吃什么?让它饿着?”

王影下意识回,“我吃过了。”几秒后,她突然抬头。她蹲着,他站着,他的脸庞看着晦暗不清,似乎看到了他眼里的那一抹促狭……

“你刚说……什么?小影儿指的是……谁?”她起身,试探性的问。

“它。”轻轻的落下一字。

王影:“……”

足足过了一分钟,她从冰箱里又拿了最后一瓶酸乳,怒视着他:“干嘛叫它小影儿,没有名字可以取了么?”

“没有。”他回答得斩钉截铁,主动拿过她手里的酸乳,打开,倒进碗里继续给它喝。

王影看到他蹲下身那突显的脊椎骨,恨不得踹上去。

咬牙切齿的,“抄袭狗!”

池景安抬头,浓眉轻挑,“你说什么?”

“我的猫叫小池,这条破狗就得叫小影儿吗?抄袭!”

池景安蹲着把空的盒子扔到了垃圾桶内,准备无误的,起身,俊美的浮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邪气,“我愿意。”

王影重重的叹了气,小声的嘀咕:“智障。”出门,懒得管他。

回房间,反锁门。

心里越想越不舒服,他捡了一条狗名字叫小影儿……是不是和她对着来。因为她给一头猫取名字叫作小池?因为她今天隐晦的说了他在她心中就是一头畜生?

所以他也如法炮制来回击她?

越来越觉得……池景安脑子不正常。

过了一会儿王影越发觉得匪夷所思,他要打电话要别人送吃的来,特意叮嘱是一个月大的小藏獒能吃的。

王影:“……”

对一条狗都比对人好。

进去洗澡,洗完澡出来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她看了眼反锁的门,安心的躺在床上去。一会儿,外面……

“小影儿,不要跑,吃干净。”

王影再次:“……”

怎么这么膈应,更加笃定他是故意的,该死的。

关灯睡觉。

可能最刚到这个地方,又可能白天去了墓园、又可能是在那里和池景安说了那么多话的原故,总是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硬是折腾了一个小时,才昏昏欲睡。

半夜醒来,口很干,有些热。

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这几天很容易口渴。

她借着模糊的印象去开灯,手一伸摸到了一个笔挺的东西……迷糊的不知那是什么,又摸了两下。一会儿有什么抓住了她的手,就觉得前面一阵凉风过,她就被搂到了一个怀抱里。

怀……怀抱?

王影腾地一下坐起来,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

他离她很近很近。

她坐起来时,他放在她背上的手顺势划到了她的腰上,半哑的声音响来:“怎么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王影把他的手臂推开,这男人现在还成了黏皮糕糖不成。

池景安把灯打开,也坐起来,碎发往额头处掉了一些,刚刚睡醒眉宇间有一种吸引人的疏狂的味道。

“这是我的房子,你说我怎么进来,做什么,是要喝水么?”

王影撇了他一眼,嗯了声。

他起床去了外面,一会儿又折回来,递给她一杯水。

王影接过来,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他伸手准备接杯子,王影没有给,她看着池景安,眸中带着疑惑的,“你……没事儿吧?”

“什么?”

“我是说……我们白天貌似在谈离婚的问题,晚上你就跑过来和我睡在一个床上,你不觉得很奇怪?”

池景安伸手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强行的把她给摁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