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112:池景安,老子就要你脑袋开花(求月票)

女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觉得幸福来得好快,她快要反应不过来,身后其它的女人,看着嫉妒死了。心想着这女人早走了什么狗屎运。

“好看。”女人点头,她没有喝酒,却已经醉了……

男人落在她肩膀上的手,挑起了女人细细的肩带,用指间磨擦着,指背若有似无的划过女人冰凉的肌肤,眼底是邪魅勾人的,“有多好看?有没有你男朋友好看,嗯?”

一个嗯字透着鼻音,性感得无可救药。

“池少,我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这会儿也不能说,若是真的跟了这个男人,就算是老公也踹。

池景安咧嘴轻笑,拿起酒杯来喂了女人一口。

很坏的特意把酒滴到了女人的胸前,冰冰凉凉。女人颤了一下……娇嗔,“池少,都湿了……”

“哪里湿了?”他邪邪的坏笑着,脸故意凑近她,作势要吻。

楚柏言:“……”这死货变了性了,还是王影那小妞把他刺激得神经了,世风日下啊。只是光看他去了,来调戏他的女人,他都没空理,正想搭理一下呢,那一头……

女人貌似被男人推了一把,酒杯滚向了吧台里面。

男人动了怒。

“我不玩处。”某人道。

楚柏言:“……”操。

那女人都快要哭了……很多人朝这里看过来,她甚觉羞愤,一跺脚离开。

少倾,酒吧经理过来,像池景安和楚柏言这种人物,他们是半点都不敢怠慢的。

“池总,还有什么需求您说,酒您随意喝,我请客。”

池景安又要了一杯酒,细长的手指在上面敲动着,精致的脸庞侧对着经理,慢慢的一字一句,“把你手下最漂亮的妞给我叫来。”

楚柏言:“……”他看得眼晴都直了,他觉得今晚上池景安这货比一切戏码都要精彩。

经理一下子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怎么?”池景安一个眼神子过去。

“池总……那个最漂亮的她……她有客人……”

池景安放下酒杯,杯子落在桌子上发出清胸的一声,那种压迫霎时袭来!经理腿一抖,后背开始发凉。

池景安转过椅子,正对着经理,邪魅的像是蛊惑人的娇魔,“哪怕是在别人的身上,抢也给我抢过来,给你三分钟,我要看到她。”

“是是是……”大人物,他得罪不起,夹着尾巴跑,只能和对方商量。可是对方也是一个不小的人物,这下子要玩完了。

楚柏言是觉得越看越有趣。

三分钟不到,人就来了。

经理,那漂亮的小妞,还有一名飚形大汉,胳膊上纹了长长的一条龙,看着就不太像个好东西。楚柏言心想,这他妈池景安是要闹事啊。赶紧拿手机叫几个兄弟过来,万一一会儿打起来,他们也不至于挨打。

大汉看到池景安坐在吧台,眉一横,“小子,你要和我抢女人,你算哪颗……”

“过来。”池景安坐着没动,出声打断。上身斜斜的靠在吧台,眼晴看都没有看一眼大汉,眼晴直盯着小妞,唇中吐出了两个字。吵杂的酒吧,他的声音不大,没有大汉一半的大,却成功的把大汉的声音给压了下去,并且这两个字都传入到了大家的耳中。

那是一种气势,压倒一切的冷冽之气。

看似平淡,却足以震慑全场。

他靠在那儿,像一头雄狮,一举一动,都在牵制别人。

小妞挪了过去……才走没几步,大汉很猛的把她给拽了过来,大汉拿着手里的酒杯,冲着池景安,长臂一挥,砸了过去!

“敢和老子抢女人,你他妈的活腻歪了!别说你是池景安,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怕!”人高马大的,说话就是有份量,他这么一吼,酒吧里的人大半都听到了。

喝酒的跳舞的都停了,全都看过来。

看戏,谁不爱。

尤其这个戏的主人,还是池景安。

楚柏言大惊失色,那么大的力把酒杯砸过去,可不容小趋。

却见池景安侧都没有侧一下,只是长臂一伸,五指一手,酒杯已经到了手中。他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反手一扔,砰地一下酒杯砸到了大汉的脚下,碎碴溅得到处都是。

“到我身边来。”第二句话,依旧是对着女人说的。

女人吓到了,但是也被这个男人刚刚那举动帅到。

楚柏言松了一口气,妈的,吓死他了。兄弟们已经出来,在他身后。

大汉彻底被激怒,再次把女人给拽回来,顺势一推,女人踉跄后退。

“池景安你他奶奶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大汉往前一跨,那个驾势要动手了。

经理一看不好,立刻来劝架。可是还没有说一句话,已经被大汉一掌推开,他操起吧台上的一瓶酒,对着池景安的脑袋跃跃欲试,“你他妈的要是想死,老子今天就成全你!”

池景安这头狮子隐忍力很强,他全程坐着也没有发火,甚至从未正眼看过一眼大汉。只是这酒瓶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抬眸,幽黑的瞳孔迸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