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106:他把玩着她的手指,一根根的摸来摸去

王影错愕了下,然让移到就床上去,把那只拿点的着验孕棒的手放在被窝里。抬头,迎视着晋嫣的视线,苍白的脸绽出得体的笑容来,“晋小姐,何以见得我就是小三。”

晋嫣:“难道不是么?”

“我见过叶炎,他说……你求他去查池景安的老婆是谁。照这么说来,你是知道景安已经结了婚的。”

晋嫣修剪的漂亮的眉拧了起来,精俏的脸上错愕至极:“你说什么?你再说……说一遍……”

王影看晋嫣那幅表情,细细的看了几眼,不像是装出来的。怎么她不知道池景安结了婚这事么?

“晋小姐这是什么表情……莫非不是你让叶炎调查景安的老婆么?”

“我只是请他帮忙查让景安一直等的人是谁……不、我不相信、景安不会结婚的。”晋嫣脸色非常非常难看,似乎这个事实让她无法接受,沉痛低喃着跑出了门。

王影:“……”

晋嫣当真不知道池景安结过婚,叶炎在撒谎?

可是她也曾记得,亚嫣说过,她不认识叶炎。可从刚才的话来看,她不可能不认识叶炎。还有那天看到的她与叶炎在车里拥吻的事情……以前在新西兰,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她刚刚说,让叶炎查池景安一直在等的人是谁……池景安在等谁?

她不敢想。

把手里的验孕棒处理掉。

扯了点纸巾把它抱着,丢掉垃圾桶里,再揉几团纸巾盖住。十几分钟后,清洁阿姨果然来了,当然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池景安。

想必是从外面赶来,身上还夹着尘土味。

依旧是雪白的衬衫,如千山幕雪,那高高在上的清高孤傲,只能让人仰视。

阿姨倒垃圾,到底还是心虚,王影盯了几眼垃圾桶。

就因为她的视线让池景安也朝那儿看了去,看到了许多纸,当即拧了眉:“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没有。”她连忙回。

池景安黑眸流转,目光再次转移到了垃圾桶内,清洁阿姨正在往起提袋子……有一个蓝色的东西冒了出来。他往前走了两步……手一下子被人给拉住。

他回头。

“我想……我想上厕所。”王影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池景安看着她眼底闪烁的那一块叫做心虚的东西,思衬了两秒,沉声应:“好。”弯腰把她抱起来,到洗手间里。

放下时,她的那条受伤的腿放在他的脚背上。

放下他就转身要出去,却又再一次被女人给拽住。他回头,小女人的脸已经升起了一块绯红,那神色之间就是很不想让他走……

他垂眸,“要我帮你脱裤子?”

王影:“……”

沉了几秒后,她轻轻的点头。外面清洁阿姨还没有走呢,万一池景安出去看见了呢?她不想让池景安知道,她做了这个测试。

池景安勾唇,若有似无的笑了下。他比她王影要高出很多,所以要做这种事情,必然就会弯腰。他细长的手指伸进到她的上衣摆,扣上了裤腰,慢慢的慢慢的往下拉……

速度非常非常慢。

手指背刮着她的肌肤从腰直到大腿……肌肤的磨擦让王影在颤抖。

她咬着牙关,感觉身子都快要站不稳,抬手搭上他的肩膀。他的身体必然也在往下……裤子退到她的大腿时,王影的眼晴与他正好对上。

她的脸……像染上胭脂。

“你……能不能……快点。”简直是在折磨人。

他与她对立着,深邃谙暗的眼锁着她的剪水瞳仁,声音微起了几分哑:“你不是不想让我出去么?我若不磨蹭到清洁阿姨走,莫非要我听你的尿尿声?”

王影的脸……唰地一下,被烤熟。

咬着唇,眼里羞愤的,“会不会说人话,能不能文雅点。”

外面响起了关门声,清洁阿姨走人。

王影把他的手推开,一屁股坐下去,也不看他,“你出去!”

池景安抿唇,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失笑。

几秒后。

王影抬头:“你怎么还不走。”

池景安居高临下的,面容冷峻,“你当我是佣人?挥之则来呼之则去?”

谁说不是呢。

她王影不就是那样被他对待的吗。

她不满。

小声嘀咕,“我哪里敢把你当成佣人……”正说着话,池景安忽然动了,朝着角落里的那个垃圾桶走去。王影正好奇他干嘛,看到垃圾桶,一下子想了起来:包装纸!!

她连脚上的伤都顾不了,站起来就朝他扑去。

如若不是池景安手急眼快的把她抱住,她必定要会趴在地上。

既然扑上去了,她就不放手……可是脚上的伤又一次撕心裂肺的席卷着她,裤子还在大腿上。她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池景安暗暗的叹口气,把她抱出去放在床上。

她就捏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池景安坐在床侧,把她的裤子提起来,盖上被子。

看着他疼痛到汗都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