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逃走

别墅的门被撞开的那一瞬间,所有的记者蜂拥而至,来到别墅里就一顿拍摄。

所有的佣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一味的阻拦,可尽管他们再拼命的阻拦,毕竟人数有限,还是有人趁机跑到了楼上。

宇岚来到安朵的卧室,径直走进去,直接扯着安朵的手朝大厅外走去,两人慌慌张张逃出了别墅,已经看到姚天成的车已经在门外等她了。

上了车,安朵还没有从刚刚的紧张氛围中缓解过来情绪,姚天行也没有说他们要去哪里,但是这个不是安朵所关心的,她现在只要能离开这里就行。

于是,姚天行开着车朝公司的方向飞驰而去。

安朵坐在副驾驶座上,沉默了许久,终于她还是不住问道,“姚总,我们开了一路了,这是要去哪儿啊?我在想厉朗回来以后找不到我,会不会……”

安朵不是个能藏住心事的人,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能憋住的情况下也就可以憋一阵子,但如果憋不住了,她就会全部散开来说。

姚天行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下意识瞥了一眼安朵,见她一副好奇的样子,他才缓缓开口,“先去趟我公司,处理一些公务,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

车猛的一个拐弯,安朵没有注意,不停的左右摇晃,吓得她一个激灵。

姚天行倒是优哉游哉地握着方向盘,大脑思绪转得飞快,纠结着要如何处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毕竟他今天找一大帮记者过来闹的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如果后续工作没有处理好,厉朗一定会查到他的头上,他是绝对不允许留下任何有不利于自己的把柄落在别人手里。

“姚总,非常感谢你这次救了我,你救我一次,我帮你一次,但我们之间的交易也仅仅这一次,你不要指望后还会为你所用。”

安朵平日里看起来心机颇深,可实际上这只是表面上的假象而已,关键时刻,这个女人还是挺傻的。

姚天行想想,也对,如果他不傻的话,又怎么会被厉朗伤了这么多次呢!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厉朗一样的,如果我是那样的人,就不会有现在的姚天行了……”姚天行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可是脑子里却还在嘲笑着安朵。

画风突变。

安朵侧身盯着姚天行看了好一阵子,眼神中有着迷离和求助般的眼神,“姚总,我问你个问题……”

后面的话,对于安朵来说已经是一个噩梦般的字眼,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心里挣扎了许久,“他是不是真的一点都没喜欢过我?”

她不是傻子,她知道这个问题他们任何人都没有用,但是,她还是不死心,她想听听看,在别人眼里他们的感情是怎样的,哪怕是骂骂她也好。

姚天行心微微一颤,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还会问出这样的话,看来她是属于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了。

如果他她来找自己寻求帮助的,那么他可能帮不到她什么忙了,但是,如果她是来找骂的,他倒是很乐意帮帮她。

一手打了个转向灯,“看来你还是没有想明白,一个人人都没有的人,又怎么会有爱,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吧!这点道理都不懂。”

而街道的另一旁,一辆黑法拉利他们擦肩而过,那辆车里的男人看到深熟悉的身影时,也没有多想,直到把车开回别墅时,才发现这其中的不对劲儿。

别墅里一片狼藉,所有的佣人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都没有在工作,心生不妙,看到张妈就走过来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先生,你可回来了,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来了一帮日报记者,那么多人啊!非要见你,我们怎么拦也拦不住,后来,他们就冲了进去。”

那张妈也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说起话来,一直唉声叹气,让他好生烦躁。

“啪!”的一巴掌打过去,“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们都是群废物吗?”

以前,他从来没有对他们发过这样大的火,旁边的几个仆人看到这一幕也震惊了,哆哆的站在一旁,不敢吱声。

唯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开口说道,“电话打不通,我们的手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没有了。”

本来这一路上在着急赶回就十分匆忙,没想到一回家后又发生了这种事,转而一想,不好,直接上楼,二话不说就来到安朵房间,可门是锁的。

“安朵,安朵你给我开门!”

听到房间里在播报着电视的声音,他又叫喊了几声,可依旧没有人出来,他隐约觉得不对劲儿。

转头向旁边一个人问道,“她出来过吗?”

“没,没出来过,中途喝了一次果汁,也是让张妈送到门口,然后就关门了。”女孩儿也是被吓得不轻出来,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听张婶说,她刚开始好像听到里边有男人的声音,不知道安小姐在干什么,然后开了一看又没有。”

终于厉朗把锁撬开以后发现房间里都空无一人,满地的狼藉,所有的衣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