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可疑

此时,她不想听到任何声音,只是一股脑地奔向了洗手间,满脸的泪痕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有些可怜,更有些可悲。

看见镜子中憔悴的自己,她一点点握紧了拳头,不,这不应该是她的生活。

凉水冲撒着着脸上的泪痕,但是两个红肿的眼睛是怎么洗也洗不掉的,哭过的痕迹依旧很明显,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她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你可以的,你要坚强。

可是她越这样想,眼泪就越一次的喷涌而出,直到她拼命抑制住后,快速在镜子前补了个妆,要转身离去。

刚走出两步远的时候,就被一个人叫住,“安朵。”

顺着声音回过头,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打扮的很漂亮的女人,很有品位,她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现在的当红女星,于舒。

纵使在电视上见到过她,可她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很美,美到让她嫉妒,但那又怎样,只要是和厉朗有牵连的女人,通通都是她的敌人。

“你找我什么事?”安朵的问道。

一向娇惯了的她,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不会轻易向任何人低头,特别是女人。

“刚刚被抛弃,没想到你的战斗力恢复的还挺快。”她说话的语气中明显有着不屑和嘲讽,边说边用一种打量的眼光在她身上四处环绕。

“可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想和面前的这个女人争吵,安朵无所谓的说道。

“你是个聪明人,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

“于舒,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我?你不过也是个,你今天看到我的下场,明天就会是你的下场,难道你不觉得很可悲吗?”她坚定的眼神一丝令人恐惧的目光,就连于舒都不愿意接受。

于舒见她说了这番话之后,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安朵,其实你最可悲,你知道吗?”

“厉朗他重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你,他也根本不会喜欢你,尽管你为他做了再多的事情,他也会置之不理,绝口不提。”

“就算他曾经给过你一些承诺,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因为他不会爱上任何人,这一点,你还没有看明白吗?”

“最愚蠢的是,你竟然还妄想和他拥有一个孩子,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人?”说到这里,安朵突然觉得自己其实跟整天围绕在厉朗身边的莺莺燕燕没有多大的区别,她们都不过只是厉朗身边的一种工具而已,随时都可以丢掉。

太可悲了。安朵听到她这番话后,很不悦的朝于舒大吼:“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呵呵……安朵突然觉得很可笑,厉朗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自己,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做那一系列让自己误以为他对自己有感情的事。

啪……

于舒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声音清脆而响亮,这一巴掌久久让她回不过神来,脸上刺痛感袭来,安朵本能的还手,可还没等她还手,又是一巴掌。

刚才打的是她的左脸,这会她打了她的右脸。

单单就是这一个上午,她接连挨了两个巴掌,而且都是被同一个女人打的,她的脸都已经麻木了,都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完全的麻木了。“你,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女人,你凭什么打我?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话?”安朵这番话无疑将自己此刻的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她的愤怒发展到极致。

与其说她在地反驳于舒说的话,不如说这些都是安朵不想面对的现实,这是她不愿意去接受这一切,因为这些的确是事实。

“凭什么?就凭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我,而不是你,单单这一点,你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于舒一连气打了两个巴掌之后,感觉心情十分爽快。

想来这个傻女人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真是太可笑了,果然,另一个身份还是比较好用的。

安朵本以为这是她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可接下来的几句话更是刺痛了她的内心,像尖锐的针一样,直直地刺进她的心里。

“你当真以为,你在酒吧的那天,发生的一切是场意外吗?”

看到她脸上严肃的表情,安朵原本的脸也开始变得黯淡无光,就连看向她的表情也充满了慌张。

“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为什么你们两个人在的时候没有发生意外,他前脚刚走,为什么你后脚就遭遇了意外?”

“还有,为什么当你再次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就恰巧又看到了他?”

不得不说,这一连串的为什么让安朵的心产生了剧烈的颤动,大脑的中枢神经瞬间变得兴奋异常,只觉得有种莫名的在上下乱窜,仿佛随时会爆发出来一样。

她神情激动的说“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你这个女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她明明是那样一个不喜欢被约束,更不喜欢孩子的人,为什么在那天突然就答应了你,又为什么你的孩子恰巧在那天突然就没有了?”“好了,祝你好运。”于舒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