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昏倒

自从蓝雅臣再次回到公司之后,他生病了,病得很严重,几乎头一直痛。

这其间,他一边努力调查着事情,一边调理着自已的,可是,严重的流感依然不见好。

今天,还因为药吃完了,他现在还是观察期,所有的公司职务已经全停,没有任何的权利,现在也就只是个挂名的副总裁。

蓝雅臣虽感到委屈,却只能将苦水暗吞,但是在所有人面前,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不想让别人看出来有一丝的不快。

公司员工私下里也都在对他们这位倜傥的副总裁议论纷纷,不过,更多的是同情。

姚天行的警告他时时记在心里,除了在办公室里待着以外,就是在家,除了这两个地方以外,他没去过任何地方。

可能是这几天喝了酒的缘故,蓝雅臣的嗓子从早上醒来就散发着感,发声都有些困难。

“蓝副总,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病了。”宇岚抱着一份资料经过蓝雅臣办公室时,看见冷汗涔涔,表情痛苦的宇岚,不住关心问道。

蓝雅臣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勉强一笑,“没事,吃点药就行。”

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发声,可宇岚还是听出了这其中的严重。

“要不要紧,要不去趟医院,光吃药好的太慢了,我送你。”宇岚劝说着。

“嗯,没事,我自己去就行,你去忙吧!”蓝雅臣点头应声,他也感觉手脚越来越无力,四肢酸痛,浑身仿佛拖着一座山一样重,又极容易疲惫。

“你这几天没事儿吧?别想太多了。”宇岚小声问道,眼神一直在他身上来回打转。

“没事儿,本来以前就很闲,现在反倒更闲了。”蓝雅臣抿一笑。

宇岚原本皱着的眉这才放松了些,“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我原本以为,你会想不开呢!”

“我没事的,况且我怎么会想不开呢!”蓝雅臣动了动自己的面部表情,挤出一丝微笑。

宇岚也笑笑后,离开了。

宇岚离开之后,蓝雅臣只感全身泛力,抬眼皮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四肢像灌了铅一样,动弹一步就十分难受。

回到办公室,他正想趴在办公桌前休息一会儿,却听见电话响了,努力提起精神,伸手拿起电话,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喂。”

“过来办公室。”姚天行严肃的语气响起。

听到姚天行声音,蓝雅臣神经反的一个激灵,他强打起精神,润了润嗓子,“我知道了。”

刚刚打电话,蓝雅臣本想站起来,却只感头痛加重,他低咒一声,“该死的,偏偏这个时候感冒,太扫兴了。”

还没等他走多远,电话声再次传来。

“顺便去档案室把你的档案也拿过来,最好快点,来晚了,后果没得商量。”姚天行语气依然不容许有一次反驳,听他的口气,蓝雅臣实在是头痛裂。

“咳!咳……”一时之间,蓝雅臣没有住,一连咳嗽了好久,连他自己也脸红脖子粗。

姚天行的电话声里只能听得到蓝雅臣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似乎要把肺咳嗽出来一样,姚天行吓了一跳。

在他的印象里,蓝雅臣可是一年都不会怎么生病的人,好到几乎让人羡慕,刚刚听到他的咳嗽声,姚天行心里有些担忧。

不过表面上还是厉声道!“蓝雅臣,别磨蹭,你最好快点!”

“好,我马上就过去。”蓝雅臣从柜子里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

档案室在楼下,蓝雅臣拖着沉重的跑进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原本封闭的空间里空气就不流通,导致他进去以后,就闷恶心。

再加上电梯的升降让他脑子发晕,一层,两层,三层,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身子一点点没了支点,不断向后仰去。

电梯门打开,蓝雅臣整个人都已经瘫在电梯里,眼前都是黑的,就算他现在想站起来,他现在的情况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齐盛走了过来,瞧了一眼电梯,蓝雅臣的身躯就堵在电梯处。

电梯门开启的那一瞬,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蓝雅臣,他看到了什么?他怎么了?

只见蓝雅臣一脸十分痛苦的表情,模样憔悴的坐在电梯里,整个身子都瘫了下来。

“喂!蓝雅臣,你怎么了?”齐盛赫然吓了一跳,毫不犹豫地冲进电梯将蓝雅臣扶起,急道!“你怎么了?”

齐盛本能的触到蓝雅臣浑身发烫的,才恍然大悟,体温高的惊人,显然就是发烧了。

齐盛的手掌又上他的额头,的温度让他心里震惊了一下,匆忙叫来一群人,把他抬到自己车上。

齐盛开车将蓝雅臣送到最近的医院,齐盛全程陪同着,直到蓝雅臣躺在病上打着点滴,齐盛一颗心才算松了下来。

这个时候,看着躺在上一脸苍白沉睡过去的蓝雅臣,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接连拨打了几个电话号码。

“蓝雅臣,你是不是笨蛋。”乐小悠看到他那副样子,依旧不解气的朝睡熟的蓝雅臣低骂一声。

都告诉他不要去公司了,可他偏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