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私事

径自走到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两个人跟前,轻声对她说:“齐盛,喝点茶吧!公司是有什么事情吗?”

在外人的面前,徐可可没有称呼姚天行,而是直接叫了齐盛的名字。

听到徐可可的话,齐盛卷长的眼睫毛动了一下,他缓缓的把头移下来,对上徐可可明亮的双眸,说道:“可可,没什么?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心了。”

近日不见,齐盛看向徐可可的目光依旧炽热。

“嗯,时间不早了,今天留下来吃晚餐吧!我去给你们做饭。”

徐可可说完后,姚天行点点头,徐可可这才缓缓走向厨房。

“最近的消息我看了,这件事你怎么看?”齐盛语气立马变得严肃。

“我现在还扯不清对方的意图,不过这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绝对和厉朗不了干系。”

“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单凭他现在的这个业绩跟姚氏对抗的话,可能还差得很远,他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我现在还猜不透,不过蓝雅臣这段时间都是安静的很,也没再去过公司,或许是我之前想多了。”

齐盛点点头。

半个小时过后,逐渐有饭香味儿从厨房中飘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的齐盛和姚天行见状,随即起身,走向餐厅。

三人依次落座后,徐可可把菜全都上齐后,就准备开饭。

本来这些事情都是由管家做的,但是徐可可最近在家中实在是闲得慌,只好自己动手做一些事情。

她不会是怀了而已,这些人却把她当成国宝一样供着,真是太不习惯了。

餐桌上,刚开始三个人都不说话,自顾自的吃着面前的饭菜!气氛一片安静。

可能是他们真的饿了,吃了差不多有一会儿的时候,这才开始说话,谈笑声也多了起来,气氛这才变得融洽许多。

用过餐后,齐盛去了趟洗手间,徐可可依然坐在椅子上,一动没有动。

姚天行就只能负责后厨的工作。

看完电影的乐小悠显得异常兴奋,走出电影院之后,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喂,你说我之前拍的那组照片是不是感觉怪怪的?”

听到乐小悠你这么认为,蓝雅臣一瞬间愣住了,有吗?他没有觉得啊?这乐小悠又要什么啊?

愣了几秒,蓝雅臣沉吟片刻,清冷,不带一丝语气的说道:“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有人说什么了吗?不过,你这么说,我倒还真的觉得有点儿怪。”

听到蓝雅臣有什么说,乐小悠顿时觉得很伤心。

不过,她这次没有反驳,而是语气低沉的说道:“蓝雅臣,说实在话,有的人天生就是站在闪光灯前的。”“而我,天生就不是那块料。”

“就是啊!许多不适合你做的东西就不要勉强,反而会弄巧成拙,这样子,不就丢人现眼了吗?”蓝雅臣随声附和道。

其实他只不过是开玩笑这么说的,蓝雅臣调侃的语气,并没有改变乐小悠说话的态度,更没有改变乐小悠心中的悲伤。

她说道:“蓝雅臣,我这几天可能会有些事要处理,我们回家吧!我想好好睡一觉...”

说完,她转头看向蓝雅臣,“雅臣,我明天会去趟公司,你帮我安排一下吧!”

蓝雅臣见此,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不过看她劳累的样子,他也没有再问,只好点头,“好!我会尽快安排的!你放心吧。”

“好!明天你带我去公司!”乐小悠满意的点了点头,说罢,转头对蓝雅臣说:“亲爱的,我们回家吧!”

“嗯。”

夜已经漆黑。

别墅里。

徐可可站起身,走到门口,看着齐盛离开,姚天行送他出门,送走齐盛后,姚天行才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后,姚天行便看到徐可可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姚天行走过去,在徐可可的身边坐下,目光看向徐可可完美的侧脸,轻声问道:“可可,你这几天想吃什么,一定要告诉我。”

“天行,我知道了,不过你别光顾着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再说,家里还有这么多仆人。”

“反倒是你,每天都要为公司的事劳,你才应该好好补一补身子。”

“好,我知道了。”说出这句话后,姚天行起身,抱起徐可可回到他们的房间。

这天,厉朗嘴中叼着一根烟,嘴里不断的吐着烟圈,眼神却一直飘忽不定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安朵。

从公司回来开始,厉朗的脸就有些沉重,两人对视一眼,沉默的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着......

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有和同类在一起的时候,才不会感觉到尴尬,这样也是最安心,最舒适的一种状态。

次日清早,在温暖阳光的照下,厉朗缓缓的睁眼醒来!

缓慢的坐起靠在头,头还有些疼,这样的疼痛感预示着他这些日子以来劳过度。

望着窗外的景,心里在想着每天他做的事情都得,他报仇的计划近了一步,心里的恨在滋生着......

对一个心里充满了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