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退让

她的脑海里闪过今天的遭遇,苏雨怎么可能不反抗?心中开始恐慌,她已经太清楚索西斯的作派,只要他敢做的事情,就一定会达到目的,在这里,苏雨绝不可以让他为所为!

车子行驶到最偏僻处时,苏雨开始紧张,发生过一次的事情,她不想再重蹈覆辙,顾不上别的,开始用手拍着封闭的玻璃窗,“你们快点放我下车,不然我报警了。”

有几个黑人只是瞥了一眼苏雨,但依旧不作回答,苏雨见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甚至用她的包包开始砸窗户,或许是她动静太大,又或许是这些人早已不耐烦,大声对她吼道,“喊什么喊。给我闭嘴,不然崩了你!”

看看这些人,话一出口就是一幅丑恶的嘴脸,苏雨也不吃这套,她更嚣张地站了起来,开始撕扯着他周围的人,想从他们周围绕到车门附近。

本来以为这个女人经过一上午的折磨会乖乖听话,可是没想到依旧是一副这样子,既然如此,他们也不必留情面,其中一个人嘴里边叫骂着,边朝苏雨一巴掌扇过去。

嘴角微微渗出血丝,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痛感,但她眼神中还是无比的坚定和痛恨。

苏雨下定了决心,不管他们如何的折磨她,如何的对她,她就是不,直到她的嘴里感觉到了味,反胃的感觉才迫使苏雨不得不松开了嘴,嘴里发出疼痛的声。

苏雨的已经被咬得血淋淋一片!

苏雨瞪着那几个索西斯的手下,其实她早就猜出来了,从她一上车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人定是索西斯派来的,虽然苏雨受了伤,但对方也没有比苏雨好到哪里去,那男子皱眉看一眼自己的伤处,再看一眼上沾满血迹的苏雨,“你属狗的吗?不愧是个!”

苏雨刚得意地笑道,“不管我属什么,也比你们这些人好,你们只不过是索西斯身边的一条狗。”她边说边的去扳车门,可惜完全没有效果。车门早就被锁死。

男子将她不安份的手抓回来控制住,恨恨的笑道,“现在再让你过会舒服的日子,等会儿可有你受的了,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说着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的笑容,颇为满意的点点头,“果然就是个货,你的照片我们都看过了,不单单是我们看过了,现在应该正在广为流传……”

苏雨猛的挣起来,瞳孔无限放大,“,神经病,疯子,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几秒罢了,她又一次被抓住了头发,那男子直接拽着她的头发不断的撕扯,苏雨也毫不示弱,有力的撕扯男人微短的头发,两个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在外面看来,这辆在幽静的小路上行驶的酷炫的车型,黑的炫酷本就是极具吸引力的。而此时,车窗里看不见一点状况,隐约可闻车内剧烈的争吵声,和撞击声,这一切的状况,都令人不遐想。

苏雨见他们这么自己,从最开始的反抗,到现在都无动于衷,似乎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下午三点钟,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和上次那样,苏雨见到的依旧是一张冰冷的面孔,不同于上次,索西斯坐到了她的对面,他叫苏雨来的目的也只有一个,说出他心里的一直想知道的,索西斯眼神直直地盯着她,“我想知道我二弟是怎么死的,想知道他真正的死因,我要亲口听你说出来。”

苏雨手一紧,眼神犀利地盯着他,猛地又笑了,“真是好笑,他是怎么死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现在再说,会不会有些太晚了点?当年的事情不过是场意外,事情就是你所知道那样,无非就是欠钱,想不开了而已,至于那个人,他才是罪魁祸首,不是吗?”

索西斯摇头,顺便吸了一口嘴边的香烟,“这不是他真正的死因,如果,事实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你觉得,我还会这么对你吗?”

苏雨的沉默,是对索西斯最大的挑衅,索西斯揪着她领口,双手都在颤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你以为你自己做那些事情,别人会不知情么?”

索西斯紧握着拳头,再慢慢打开,正想狠狠甩苏雨一巴掌的时候,却看到苏雨嘴角慢慢散发开来的笑容,他只好松开手,强着火气又说出一席话,“如果,你不把当年的事情说清楚,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门了。”

说完,索西斯打开手中的录音笔,快步坐到苏雨面前,满脸的嘲讽,“说吧,如果你说漏了一点,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索西斯把录音笔放在一个隐蔽的位置,苏雨坐在索西斯身侧,丝毫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与此同时,刘晨宇的私人别墅附近已经停放越来越多的车辆,他们不约而同的摇下了车窗。坐在车里的男人吹响了口哨,周围的女人们都出看似鄙夷实则羡慕的眼神,过路的老人都摇头叹息着世风日下!车外的人反应不一,车内的人却不在乎,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刘晨宇的别墅,今天绝不可能放过刘晨宇了,姚天行自己也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找到徐可可的时候,姚天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蓝雅臣大叫,“你的电话,快接电话!”姚天行一扭头,看到显示屏上宇岚的字样,他将衬衫领子略整理了一下,仍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看着窗外,按下了接听键,蓝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