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疼

乐小悠和这个院长的关系十分要好。院长对这两个女孩也是十分喜爱。

现在这个年头,像她们这样热心肠人又善良的女孩真是不多了,不要说她们自己不舍得买吃的买穿的,竟然还会给这些孩子们带来吃穿用品,这对于他们福利院来说,这些小恩小惠,早已汇成江河湖海涌入他们心中。

“小宝,今天给姐姐准备了什么节目啊?”

小宝点了点头,然后从书包里拿起一支画笔和图画本开始在上面画画,小宝画的没有那么好看,他对颜的运用也不是很好。

只不过,他把天画成了粉,把草画什么蓝,把河流画成了红,这样的彩搭配起来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徐可可和乐小悠的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温暖。

这样梦幻的天她们从未见过,这样浪漫的地她们也从未见过,这样热情似火的河流也是她们从未见过的。

“小宝画的真棒。”

听到徐可可的赞美声,小宝出两颗小虎牙开心的笑了。

离开时徐可可才知道,原来小宝为了这幅画已经练习两周的时间,最近一段时间徐可可太忙,便没有时间过来,但是小宝却一直这样画着同一幅画。

上车后徐可可的眼泪再也不住的流了下来,她趴在姚天行怀中不断地抽泣,徐可可每次只要听到小宝叫她阿姨的时候,她都会觉得很亲切,仿佛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血缘关系一样。

停止了哭泣声后,在姚天行,蓝雅臣,以及乐小悠的安慰声中,徐可可觉得好受了许多,其实她也只是觉得他们可怜,只不过是心疼他而已。

逛商场永远都是女人最爱做的事情,姚天行采取了蓝雅臣,他带着徐可可开始逛商场,珠宝,首饰,鞋,包包,一间一间的逛着。

跟在蓝雅臣身边许久,乐小悠对珠宝的鉴赏能力也提高了不少,尽管是这样,她却仍然活在蓝雅臣对她的讽刺道中,当乐小悠看到一对儿红石榴的耳钉时,蓝雅臣在旁边嘲笑道,“一对儿石榴石有什么稀罕的,真正值钱的是它旁边那对儿。”

乐小悠尴尬的笑笑,但是最尴尬的却是售货员。

就在乐小悠尴尬的时候,蓝雅臣耐心的对乐小悠解释道,“石榴石和石都属于石头当中的一种,但是你看这品种,这石榴石明显没有是这般晶莹剔透。”

“再加上这种暗红的颜,很难分辨出来这其中的杂质,但是如果你把它照在阳光下看却不难发现,可能这本身就是同等价位的东西,但是实际上,这石却要比石榴石要贵上几分。”

乐小悠听完瞬间恍然大悟,不过她的眼神似乎没有蓝雅臣那么好使,可能是因为早已习惯了,或者是他敏锐的感官对珠宝有一种特殊的嗅觉,所以即使不在阳光下看也能分辨的清楚。

显然,售货员一看蓝雅臣就是行家,可是这珠宝柜台中的标签两个坠却是一模一样的价钱。

对于这一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位先生真是行家,其实这石榴石和石,价钱本就难分上下,但是店中的这一款石却比石榴石要金贵许多。”

说话的同时,她已经把石和石榴石的坠拿出来,乐小悠还做得有模有样,真的拿起石榴石坠朝着阳光的方向下看了看,果然如蓝雅臣所说的那样,乐小悠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雅臣,你觉得我戴石榴石好看还是石好看?”

蓝雅臣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却给了乐小悠一个致命的打击,“这两个都不适合你。”

就在乐小悠满脸期待的表情瞬间化为乌有时,蓝雅臣又说道,“这个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