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刘晨宇捣乱

毕竟培训班地方有限,不用上课的时候她会蹲在休息室里,时而整理上课相关资料,时而做做网店的客服人员。

傍晚把所有学生送走后,她会陪着清洁阿姨卫生,确保培训班的环境没问题。以前下班后姚天行会过来接她,要不他们一起回家吃饭,要不出去二人世界逛逛。

前毫不意外地收到姚天行的电话,他正在跟合作方谈订单的事情,然后在百忙之中抽空打电话回来。

徐可可不敢担误他的时间,自然而然没有问房产证的事情,两人只是聊聊这半天都做了些什么。五分钟后听到有人叫姚天行,姚天行这才把电话挂上。

徐可可很不舍得,但是彼岸的美国是大白天,他不可能把时间用在跟她腻粘上。希望他尽快把事情定,然后快快回来跟她见面。没有姚天行的日子倍受煎熬。

徐可可强迫自己把手机放下,闭上眼睛,心想睡醒后又会接到他的来电。然而徐可可没躺十来秒,手机嘟嘟地响了响。

姚天行给她发?徐可可翻身把手机拿回来,兴高采烈地打开手机。

刘晨宇:可可,你睡了吗?瞬间徐可可像被冷水浇醒似的,本来暖暖动的心变成冰凉的。她多么多么不想刘晨宇找她,可是似乎刘晨宇不是这般想。徐可可想了想,将手机调成静音,然后放回头柜里。

躺下,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全心全意找周公子。

隔天早晨,徐可可并不是被闹钟叫醒,而是一连串电话铃声。徐可可昨晚睡得好,闹会儿气后伸手拿来接听:“喂?”

“老婆,起了。”传来姚天行轻快的笑声。顿时徐可可醒过来,眼睛还没有睁开便嗲嗲地叫着:“老公,早安。”

姚天行带笑的声音如此愉悦:“老婆大人,你应该跟我说晚安,因为我这边已经夜深。”徐可可翻了翻身子问他:“那你怎么还不?”

姚天行说:“因为我要跟我家老婆说早安。”徐可可噗地笑了。姚天行表示事情有了新进展,警方根据最新的消息全力追捕小偷。就是那次在电影院见到的小偷,后来他们又偷了姚天行重要的一批货。

他们有望能够把被偷的货找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就不需要跟新的生产商谈。现在他们在等警方的消息,大概等姚天行睡醒就会知道吧。

聊会儿徐可可睡意全无,懒懒地坐起来:“如果明天能够追回那批货,你是不是明天就坐飞机回来?”

姚天行说:“怎么啦?想我了是不是?”

徐可可说:“嗯,想你。”

姚天行说:“我也想你。”等她挂上电话后已经九点,距离她的课尚有四十分钟左右。徐可可尖叫着跳起身,闪电般冲进浴室进行梳洗更衣,一边嚼面包一边开车前往培训班。路上等红绿灯时她查看手机,发现刘晨宇昨晚和早上都发了信息过来。

刘晨宇: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睡不着想跟你聊几句。

刘晨宇:感觉在剧组里看的星星特别亮。

刘晨宇:看来你已经睡着了。

刘晨宇:可可,早安,祝你有愉快的一天。看完这几信息后,徐可可的眉头可以打成死结。刘晨宇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答应她不再提他们的过去吗?为什么做出来的事情跟说的背道而驰,这隔三差五地发信息过来,该不会想再续前缘吧。

徐可可有些生气地将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抿紧好看小巧的,一张小脸气呼呼地鼓起来。

以前收到刘晨宇的信息会让她很开心,如今来自这个帐号的信息让她厌烦心惊。她并没有回复刘晨宇半言只字,直接驾驶小跑前往培训班,马不停蹄地给小孩子上课。

如今她可以轻松自如地上课,懂得如何勾起小朋友学习,让他们跟随她的话去做。一堂课很快就过去了,家长接孩子时都很满意:“唐老师,你的课教得真好,生动活泼,我家孩子不知道有多喜欢你啊。”

“是吗,谢谢。”说话的时候,徐可可从旁边的糖果盘里拿来牛糖,笑眯眯地递给昂头看她的小男孩:“老师请你吃。”

小男孩接过来后也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美滋滋地拆开糖果衣纸,将它送进嘴里嚼啊嚼。男孩子的妈妈说:“明天小宝开学了,我想把他的课时改成周六日。”

徐可可怔了怔,赶紧答应:“呃,周六日的时间有些紧张,要不我尽量帮小宝按排按排。”“唐老师,麻烦你了。”小宝妈妈带着小宝回家了。

送走这对母子,小雯走过来说:“最近很多家长要求更改时间,因为暑假彻底结束了,大家都要回学校上课。”

以前她们的培训班从早上至晚上,七八堂课想挤也挤不进来,如今白天的课时空出很多座位,变相周六日更多人询问。

可是她们的培训班的教室只有四个,全天的时间也就只有这么多,想增开周六日的课时也难。

而工作日的培训班一缩再缩,紧跟着他们的收入也在锐减。收入减少了,徐可可不得不考虑减少老师人数。

其实不用她开口,老师们已经很明白培训班的囧局,有两个人表示愿意主动请辞。徐可可闻言,心底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