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姚家

成形。一直以来公司由爷爷作主,叔公只负责在幕后出谋献策,两兄弟的感情是公认的好。后来他们退休了,将公司交给父亲姚辉打理,从此过着闲魂鹤的无忧生活。几年前爷爷去世后,叔公受的打击很大,从此深居简出极少与人来往。

年轻的时候叔公为了打理公司,错过两段好姻缘,没料就此一生,落得晚年孤独。爷爷常常跟他说叔公只有他们,将来他不在的时候,无论叔公说什么必须听从。听说父亲年轻时做错事,爷爷当着众人的面前打了父亲,还差点儿让夏秀丽打掉胎儿。

虽然后来他让夏秀丽生下姚文泽,但是爷爷很明确地表示姚氏是他的。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作为继承人的身份被奠定了。三年前,叔公在关键的时候站出来,为他顺利坐上姚总的位置出了一份力。

在接到叔公召见的电话后,姚天行亲自驾车前往姚氏庄园。据说爷爷和叔公,还有父亲、叔叔和他都是在这里出生的,这是一座充满历史痕迹的大庄园。曾经它如此热闹繁华,到处充满欢声笑语,如今它犹如深山老林里的猎人般沉寂孤独。

铁栅打开,车子缓缓地驶进偌大的院子里,十年如一日被打理得很好的茶花,散发出阵阵的醉人清香。人身份让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情和说多余的话,直接把姚天行带进后院的樱花林。

这座庄园很大,大得相当于三座海边别墅的面积,要是绕着围墙散步的话能够走上半天。故此庄园里面有小型电车,方便佣人和客人来回走动,然而即使如此,姚天行他们也要坐五分钟车程。

下车后,眼前遍地是粉白的花瓣,随着初秋的微风缓缓散落在地面上,铺就一条浪漫诗情的小径。

姚天安站在这片花海里,身穿灰黑中山装,缓慢而有节奏地耍着太极。旁边放着两张红木椅,中间是四方桌,上面摆放一壶茶两个杯。姚天行走上前恭敬有礼地轻唤:“叔公。”

姚天安并没有看他,只是轻轻地嗯一声,然后说:“坐吧。”姚天行微颔首,随之转身走过去坐下,贺叔跟在他身后站着,为他倒上水温刚刚好的热茶。贺叔低声说:“这是二爷珍藏的龙井,平时可舍不得拿出来喝,少爷要好好品尝啊。”

言下之意因为姚天行,他今天特意拿出来冲泡,可见二爷对少爷有多疼爱。很多人知道姚天行喜欢喝咖啡,却极少人知道他更爱喝龙井,这是受爷爷和叔公的影响所致。只是很难买到上等龙井,再加上平时工作繁重,自然而然咖啡成为他的首选。

姚天行端起精致小巧的茶杯,放在眼前轻轻地转动,嘴角几不可闻地上扬。这是前阵子他让宇岚送过来的茶杯,当时宇岚说二爷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如今他用这套茶杯泡他珍藏的龙井,可见叔公挺喜欢这套茶具。他喜欢就好了。姚天行将茶杯放在鼻尖前轻嗅,然后送进嘴边轻呷一口。

滚热的龙井茶入口,清香带,喝下去感觉齿颊留香让人回味无穷。姚天行不住称赞:“好茶!”

贺叔闻言笑了,赶紧为他再倒上一杯。就这般姚天行坐在树下品茶,看着姚天安把整套太阳耍完为止。

贺叔连忙走上前递毛巾,等姚天安坐下后为他倒一杯龙井茶。刚才那壶已经被姚天行喝光,这是新泡的第二壶,泡出来的味道比第一壶更恰好。两爷孙寂寂无言喝完这壶,姚天行这才说:“叔公,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哼,我就不能找你过来闲聊吗?”别看姚天安将近八十,精神状态可好,声如洪钟:“不要忘记你很久没有过来啦。”

姚天行侧脸看着他,发现姚天安那头白发似乎更白了,心底不免增添几分忧伤。一个人赚多少钱都没有用,因为我们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