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被爱的勇气

把省下来的钱一分分地储起来。那时候她觉得徐可可除了节俭就是节俭,像她这样的人肯定会实现梦想。

如今听见她这般说的时候,乐小悠莫名觉得她会做得到,不过不住问:“你有没有想过创业很累?而且需要顾及的事情太多了,最重要是姚天行会同意吗?可可,为什么你不等着做安静的少?”

姚天行对徐可可的爱意,相信瞎子亦感觉得到。娶她,这是无需置疑的事实。既然如此,倒不如轻轻松松地过活,等着姚天行将她娶进姚家,以后安安份份做全职妻子。

就像很多嫁入豪门的女人那样相夫教子,以及自己打扮得漂亮动人,这样不是更好吗?徐可可双手抱腿,表情里浮现几分迷茫:“我不想依附着天行生活,我希望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样东西靠她自己得来的,即使将来姚天行抛弃她,她仍然能够赖以生存的东西。又或者将来她用它匹配姚天行,让他们可以共进共退,接受世人尊敬羡慕的目光。

徐可可又说:“小悠,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吉娜,因为她有显赫的家世和身份,她可以肆意地爱一个人。”

“在爱情的世界里,她什么都不用管,只管要不要爱上别人,因为她拥有的东西让她毫无后顾之忧。”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像她那样,爱姚天行的时候不被看轻,不会让人觉得我在高攀或者爱上他的钱。”

“钱,并不是万能,但是有钱能够让我变得有底气。”

“不,或者正确来说是勇气。”爱人的勇气。徐可可的身后,男子笔直地站在门口处。他就这般看着眼前小女人的背影,心底翻涌着让他难以言语的情绪。

他们相伴相爱两年时光,他知道她各种小情绪和小心思,却不懂她这样做的真正意义。以为她是天生的守财奴,喜欢储钱不爱花钱,其实她在自卑难过,想用金钱为自己撑起防护网。

追根究底还不是因为他,他的身份和地位让她感觉不安全,也让她觉得她高攀不起他。徐可可没有错,她在努力地靠自己赚取她想要的东西。

错就错在她爱上他,在无形之中他给她太多压力和包袱。姚天行感觉心底酸酸,心疼她的同时也讨厌自己,讨厌自己让徐可可活得如此累。他默默地转过身,就像来的时候那样悄无声离开。

徐可可连续三天窝在家里,而乐小悠也连续三天找她聊天。大多数时间她们躲在房间里,除了吃喝之外绝不走出房门半步。管家有些担心徐可可想不开,特意在姚天行面前提及此事,要不要带徐小姐出去散散心?

毕竟那天徐可可被打脸回家后,哭得那叫撕心裂肺啊,相信那件事给她心灵带来的创伤。姚天行说不必了,只要乐小悠过来陪着她就足够,而他只需要给她弄各式美味点心。

她在家里需要吃东西时,就让管家给她端上他的爱心美食,她吃这些食物的时候就会想到他。如此这般过去一周,这天乐小悠没有再来了。

姚天行下班后听见管家的报告,知道徐可可应该落实某些东西。他放下公事包和西装外套,快步走上前楼找徐可可。

徐可可不在卧室,她正在他平时办公的书房里上网,表情专注而认真。他轻敲敝开的房门,神丰俊朗地笑着:“可可,你在做什么?”徐可可抬头便见着他温暖好看的笑容,随之眼睛微微地眯起来,也笑了。

她朝着他伸出右手,懒懒的嗲嗲地说:“你过来啊,我正巧有事情想要问你。”姚天行走过去,牵过她的柔荑在椅子扶手上坐下,顺势将她搂进怀抱里。

一记浓浓的热,带着这天他对她的想念袭下。他咬住她的,上上下下地描绘她的形,属于她的美味芳香。原来握住她小手的手掌松开,改为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蛋。

他得越发投入仔细,完后开她的贝齿钻进去扫荡。上上下下地扫荡几次后将她的拖出来,在嘴里没完没了地亲。

徐可可最受不了他这种磨嘶,仿佛像不要命似地索要所有。

“唔唔……。”最终她发出抗.议的声调,男子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稍离,勾出一缕银丝,男子伸出轻轻一勾,将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这缕银丝卷走。

刹地徐可可的脸蛋红成番茄状,嗲嗔地瞪他一眼,似是怪责他太不要脸了。姚天行将她抱起来,然后他坐在她刚才坐的椅子上,而她放在他的腿上坐着。他的手臂环抱着她的小腰,不住在上面轻轻地掐了掐,心思紊乱。

徐可可今天穿了小,被他那么了,小撩至之上,眼见就要,她双手慌忙按在裙摆之上。最近他要她的次数很频密,而且家里的用完他老不记得买,徐可可很担心会怀上。

她推了推他,故作生气地说:“你不听话,不许你碰我。”姚天行手掌放在她的上,心乱如马,浅浅地笑:“我哪里不听话了?”

徐可可说:“你买没有?”姚天行拍了拍脑袋:“哎哟,今天太忙又没记得买,没关系,我明天一定买。”

徐可可才不相信他,抿嘴:“相信你才怪啊。”姚天行将她的手按在膛,表情痛苦:“你这样说,我的心好痛。”

徐可可被他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