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互吐心事

徐可可被好友挤眉弄眼的表情惹得脸蛋微红,赶紧说:“随便什么都行,不要说了,你快去陪妈吧。”

姚天行听得出来她并没有生气,格外响亮地给她一个飞:“宝贝,下午见。”“下午见。”说完徐可可赶紧挂上手机,惹无其事地端起热茶喝下去。靠,乐小悠还能笑得更银荡些吗。

只见乐小悠的越凑越近,最后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不让她有逃避的机会。“宝贝,下午见。”乐小悠坏坏地笑,说完还给她一个飞:“不,宝贝,我们晚上见。”完完全全复制姚天行刚才说过的话和举动,甚至加戏,逗得徐可可得不成。

她赶紧推开变得坏坏的污友:“别闹。”乐小悠哪里会就此放过她,被推开后像苍蝇般嗡嗡嗡扑回来。两人你推我扑闹会儿,直到典雅漂亮的服务员敲门进来:“小姐,你们好,请问可以上菜吗?”

“嗯,可以啦。”乐小悠赶紧收敛神,示意服务员给她们上菜。海鲜酒家吃的就是海鲜,各种鱼虾蟹摆满圆圆的餐桌,清甜的味道扑鼻而来。顿时惹得喜欢吃海鲜的她们双目发光,等服务员离开后,乐小悠给自己和徐可可各拿一只大蟹。

一手拿蟹钳一手拿大蟹,努力拆解比她们手掌还大的蟹。当把蟹脚壳被拆掉,吃上那块肥美的蟹脚肉后,乐小悠幸福得不要不要:“天啊,好想找一个总裁做男朋友,从此以后过上吃海鲜的美好人生。”

徐可可噗地笑了:“要不我跟小李说一声?”乐小悠脸变了:“你敢。”徐可可笑得更欢:“我的意思让你家小李努力当上总裁,不然你以为我想说什么?告密?”

“这种事情不能跟他说,他已经很努力了,我不想他更加辛苦。”乐小悠苦脸,叹口气:“我这么迫切想换掉工作,无非想减轻他的负担,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真的不容易啊,东西都太贵了。”

徐可可深有同感地点头,安慰她:“等你的工作稳定后,你们的生活会好起来。”“我也是这么想。”乐小悠点头同意,随之她像想起什么似的问着:“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真正结婚?”

说起结婚这件事,徐可可便想起周未跟姚天行闹别扭。不知怎地感觉生气:“他不老实,我不想跟他结婚。”

“不老实?”乐小悠再度挤眉弄眼起来:“嗯,男人对住喜欢的女人,要是他的手脚老实你就惨了。”徐可可:“……。”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好闺密变得这么污?看来要给她买去污粉洁净心灵才行。

被深深鄙视的乐小悠着徐可可讲他们生活的小细节,突然想起他们以前分开的事情,追根究底因为吉娜的出现。再加上吉娜今天跟她抢会计主管的职位,摆明就是跟徐可可作对的意思。

故此乐小悠往这方面想,忿忿不平地说:“吉娜真是阴魂不散,你已经避开她一年,在这一年里她无法拿下姚天行,这时候还好意思搅和进来,她到底要不要脸啊。”

徐可可不愿让好友担心,:“不关她的事。”

乐小悠:“怎么会不关她的事呢。”于是徐可可把之前姚天行当着众人面前掌掴吉娜,以及后来多番警告恐吓吉娜的事情说来。

这些事情都不是秘密,等乐小悠在姚氏上班后,以她的八卦体质很快就会挖掘出来。日后听别人说渗了水份的内容,倒不如她把事情完完本本说清楚。

乐小听完忘记啃她手上的蟹肉,觉得姚天行在她心目中地位更上一层楼。试问有钱有颜的霸道总裁,平时他已经很疼爱迁就你,在关键的时刻毫不含糊,把该拒绝的女人狠狠拒绝掉。

当着众人面前宣示他的最爱,以及把对他有幻想的女人打跑,乐小悠再次强烈地表示,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乐小悠:“所以说姚天行很不喜欢吉娜,一直以来只是她一厢情愿?”

徐可可:“他们以前的事情不敢说,但是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子。”提起以前就会想起他们当时差点订婚的事情,乐小悠知道那是徐可可痛处,赶紧闭嘴不敢再多说。

乐小悠被徐可可不断否定,有些焦躁:“那你说到底是什么问题?”

“如果两个人相爱,无论他们遇到什么困难,这些事情都不是阻挡他们的问题,因为只要他们相爱相守,困难可以慢慢地解决。”徐可可发现手上的蟹已经凉透了,她将它放进自己的碟子里,再拿起旁边的餐巾试擦手指。

在试擦的时候思绪难免走神,试擦的动作变得缓慢无力。见状,乐小悠不免担心起来。

在她的记忆里徐可可很单纯快乐,从来没有事情能让她如此烦恼。仿佛有很多很心事积心头,让昔日这位快乐的小天使变成苦脸神。

“可可。”她轻轻地握住徐可可的手,说:“如果跟姚天行在一起不快乐,那么你就离开他吧。”徐可可惊讶:“不,我……。”

乐小悠抢着说:“不要因为他能够带给你财富而停留,在我的心里你不是拜金女,不需要为钱而委屈自己。”在徐可可的眼里乐小悠是好女孩,可是这个好女孩跟她一样,都是农村穷人家里供出来的大学生。

家乡里的家人对她们寄予厚望,希望她们能够在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