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白灼虾

>

通常她负责做饭和炒菜,他负责煮虾和洗碗,他说他要做帮老婆分担家务的好老公。往事如烟,历历在目,如今却两个人没有一点信任。徐可可瞬间有种窒息的感觉,花了很大力气才把闷气压下。

她看着男子单脚站立,弯曲着受伤的左腿,身子微微向前倾捞起几只鲜虾。肥美的虾在他手掌心跳动挣扎,有些很快就跳回水里,他掐着剩下的看了看:“挺不错的。”

销售员连忙把篮子递给他,附和:“先生,你的眼光真好,我们这些虾刚刚新鲜运到,你看连价钱牌都没摆上呢。”姚天行没有问什么价位,将手中的虾扔进篮子里,再度探手从水里捞其他虾。

捞上来的虾他都用心去细看,挑出最肥美大只的那些,把小虾瘦虾扔回水缸里。半响,他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示意销售员可以打包称重。

这样的他跟两年前没有分别,为了让她吃上最大最肥的虾,像那些家庭妇女般左挑右剔地捞虾。如果一个男人不爱你,他怎么可能如此用心为你做这种小事。完全把自己高贵优雅的形象给抛弃了。

徐可可就这样看着他没有说话,等他接过打包好的鲜虾后,他转身又去看其他食材,一边看一边叫她:“徐可可,你想不想吃蟹?今天的蟹也不错哦,你过来看看。”

他左手拐着拐杖,右手拿着那袋鲜虾,同时指着另外的水产档,看他的表情似乎想买蟹。徐可可恍然回神,走上前站在他身边,声音淡淡地说:“你又不能吃,不要买了。”

“我不吃,你可以吃啊。”他仍然兴致,啄磨着要不要买两只回去试试。白灼蟹也不错的,很简单的煮法,而且原汁原味,当然也可以弄别的,只是她不会弄。或者他们可以像上次那样,他‘度娘’后教她煮,煮出来的水准并不差。

“我也不吃。”说完徐可可转身离开。姚天行微愕,转头问她:“真的不吃?”她背着他招了招手:“不吃,走吧。”

姚天行只好离开虾蟹档,随后他们买了些肉类和疏菜回去。一路无言,直至车子驶进小区车库,姚天行说:“听说最近有不错的电影上映,要不我们晚饭后去看电影?”

徐可可熄匙下车,等他从副驾驶座下来后说:“不了,我带了几份公司资料回家,我想做一份计划书。”

“第一天上班就做计划书?这是谁的主意?”某男大大的不悦。

“我自己想做的,公司的竞争很激烈,其他人又那么优秀,我不想试用期就被刷下,所以必须加油努力。”

“有我在,你怕什么?”

“因为你,我才能进去做助理,可是我不想一直靠你。”说白了,就是想跟他划清界线。“……随便你。”姚天行的俊脸黑了,转身朝着电梯走过去。

徐可可继续沉默,锁好车门后快步追上他的步伐。他走得真快,怪不得刘晨宇那样说他了。

饭后他们各据自己的房间,徐可可专心做计划书,而姚天行坐在电脑前看着她工作。只要闲着无聊,他就想看徐可可在做什么,即使她只是发呆或者,他也会这样盯着看。只要看到她,他才会觉得安心满足,即使因为这样成为狂也甘愿。

他很想对她好,他很想帮助她,只要她想要的没有他办不到的,然而她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他。前几天他把事情摊开,她发了大脾气离家出走,闹得他好不安生。以为戳破那层纱后,她会明白他正视他,然后她要不接受他,要不逃之夭夭。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不温不火地继续当煮饭婆,甚至答应他去公司上班。这样的她太平静太冷静,完全不像徐可可应有的作风。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做呢?继续迫她面对吗?还是先缓一缓呢?

商场上几十亿的大生意,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用最快的速度果断地决定做或不做。别人都说他很冷静很聪明,他有主宰别人命运的能力,他有扭转劣势夺得先机的毅力。他得到很多同行长辈的认同,他是其他同龄人学习的榜样,人人羡慕他敬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