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耳光

成鲜明对比,如此白又如此红。随之他手掌覆上那团,他她的力度变得更大,不断攻城掠地。

徐可可颤抖,快要吓哭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姚天行:“不,不要……。”她的眼睛储满恐惧泪水,睫毛轻颤,双手不断捶打他的肩膀,拉扯他推却他。

她不要,她不要他碰她。他板过她,让她面对着他的眼睛,威迫:“徐可可,说你爱我,你说啊。”

这样子的他过于疯狂,疯狂得让徐可可深深恐惧。男子有力的双手紧紧握住她肩膀,摇晃她的,他的眼睛如此红,红得就像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她被迫看着他的眼睛,从里面她看到他对她的,熊熊烈火燎原整个世界。他疯了。他真的疯了。恐惧的泪水从她眼眸里滑落,她颤抖着害怕着。他握着她手臂的力气很大,大得几乎掐碎她的骨头。

他再度摇晃她,迫她:“你说,你说啊。”徐可可深吸口气,闭上眼睛,想起她熟悉的那个姚天行,他不旦止给她买零食和衣服,还会亲自下厨为她煮饭,在她生病的时候守在她身边。

她来大姨时候他会叮嘱她不要喝冷的,还会为她准备红糖水和热水袋,甚至请假陪她度过腹痛的首天。想到这里,再看着眼前疯狂的姚天行,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清冷。

姚天行见着不由得怔了怔,她的眼神和表情让他坠进无望的谷底。他不要她用看陌生人的目光看他,他更不要她的眼里带着厌恶。

不,不要这样待他。他不自觉地摇头,他对她的钳制随之松了几分。徐可可感觉到手臂的力度松开,她猛地一推,将他地推开来。

然而她忘记她被困坐在他腿上,她推他的时候男子昂向椅背,而她亦朝着后方昂倒。她的背面没有东西阻拦,突然之下她挣他的锢,整个人摔落在地面。幸好姚天行反应及时,连忙伸手扯了她一把,把她下坠的力气化掉大半。

这时候的徐可可犹如惊弓之鸟,见着他再度伸手拉扯自己,扬手冲着他的脸挥过去。同时她拼尽所有的力气低吼:“姚天行,你不要碰我。”

巴掌落下,男子的俊脸被打歪,而他抱着她双双摔倒在地上,他护住她免受伤害。在他救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挥手相向。

摔落地上的痛楚,远远不及脸上那巴掌来得让他疼痛。姚天行整个人懵了,怔怔地瞪着眼前的小女人。

在打完他之后,徐可可惊得连连倒退,紧接着手脚并用爬开几大步。她脸惨白又惊又慌,双双紧紧地抓住被撕开的领口,浑身发抖。人在极度惊慌之下,她就会想尽办法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这时候的徐可可就是这样,她觉得姚天行很危险可怕,堪比里遇上的狼。而这只狼对她虎视眈眈,极有可能扑上来将她撕碎吞掉。

徐可可的手在地上索,想要找些东西防身,半响被她着身后的花盆。可是花盆不好使,她又了,这次她着拳头那么大的烟灰缸。姚天行有抽烟的习惯,不常抽,每天抽上两三支这样子。

同时他讨厌烟的味道,他从来不在房子里抽,阳台成为他抽烟的场所,故此在这里放着烟灰缸。刚才他们挣扎摔倒的时候,姚天行撞向旁边小茶几,摆在上面烟灰缸摔在地上。

因为质地厚钝,不旦止没有摔破反而滚至徐可可的身后。这会儿她抓着烟灰缸后,那颗慌乱的心稍稍稳定,她将它握在前防备着。她看他的眼神很狠,一副如果你敢乱来,我就砸死你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