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隔阂

昨天晚上因为姚天行没有早回来,徐可可洗完头还没来得及吹干就睡了。

再加上今天逛街出了一身的汗,到了凉爽的空调屋内徐可可和乐小悠两个人买了不少的冷饮。

最后的结果就是,徐可可已经感冒了。姚天行了她的脑袋,给她吃了药以后,就抱着她睡下了。

因为感冒严重,在姚天行的建议下,她向剧组请了假。

在感冒请假的第一个早晨,徐可可睁开眼睛,身边依然是空空荡荡的,只不过鼻尖闻到了一丝异常的香味,没过一会儿,她就看见墨深将热腾腾的米粥和咸菜端了出来。

“天行!”她欣喜的叫,即便是声音因为咳嗽而沙哑的像乌鸦。

“醒了?”姚天行说,“觉得好点了吗?”

“嗯,还好。”她点点头正打算下。却听见姚天行道:“每次问你都说还好,可是病情却越来越严重。”

“呵呵。”徐可可挠头傻兮兮的笑。姚天行摇摇头问,“是想起来吃还是就在上?”“啊?”徐可可惊讶,还能有这么好的待遇么?

于是,那天,她享受到在上赖着吃早餐的快乐,那是一种说不出口的幸福感觉。小时候她经常看见邻居小伙伴赖的时候就是父母将早餐端进去给他们吃。

她特别喜欢那种被人着的感觉,可是,在养父面前,虽然养父她,但她从来都不会显出自己的一丝娇弱。

她眼睁睁的看着姚天行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喂她,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说:“天行,你对我真好,在你身上,我找到了被人着爱着的感觉。”

姚天行在感情方面稍嫌冷漠,但是在照顾人方面很容易让人有一种依赖的心里。就比如其实她不是那种笨到学了几个月的做菜还没学会的人,只不过是因为姚天行会,所以她才不好好学。

说到底是她自己很懒,连洗碗都只是一开始的热情,之后的都交给姚天行。有时候她常会想,要是姚天行的妈妈看见他心疼的儿子被她奴役会不会当场把她处于极刑。

姚天行对学习和生活方面比较严格,像一个父亲一样教导你管着你,却也会在你生病的时候出久违的关心,就是连也舍不得让你下。

徐可可一直都知道,他是以个不善于表达的人,他会默默对你好,从来都不需要你看见。她看着眼前的姚天行,忽然觉得心中的疼痛。突然想起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一句话:总有一种幸福会让你泪流满面。

姚天行见她哭个不停,以为她不舒服,眉头都皱起来了,考虑着今天要不要请假留在家里照顾她。

却没想到只听见她带着呜咽的声音说:“天行,你别这么着我了,会把我给坏的。”

姚天行失笑,没见过有人会要求不要别人对自己好的人。

“卡擦”一个拍照的声音,姚天行莫名的看着拿着手机洋洋自得的某人,徐可可说:“从今天开始我要每时每刻的拍照片,把你关心我的样子给记录下来,等到我老了的时候可以像我的儿女炫耀,别看爸平时很冷漠的样子,其实他还有关心人的时候。”

这是什么话?说的好像他很冷血无情一样。

在家里养病的那几天,对于徐可可来讲是既舒服又幸福,每天姚天行都会准时回家,考虑到她在家里呆的太久也不行,于是做饭之前他都会带她一起去菜市买菜。

路过菜市的时候徐可可都会感觉很多目光像这边看过来,更多的时候是他们在买菜的时候,大婶大伯总是会不停的感叹,“你的男朋友真是一表人才”、“现在的男人很少会陪女朋友出来买菜”之类的话。

每次徐可可的心情都会飞扬,毕竟在现代人的眼中,男子,生来就是要辜负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