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解救

男人眼看着保镖们听令一起冲了上来,带着愤恨和不甘深深看了下姚天行和徐可可,赶紧扭身往后跑,姿态极为丑陋。

姚天行将手枪收入内侧固定好,略有些僵的将怀中的人轻轻推开,伸手替人摘下头罩。

徐可可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可能忘不掉她今天所看到的景。

中午阳光正烈,姚天行的栗发在太阳的照下泛起金光,一身的黑站在满地的碎玻璃所反的点点光斑中宛如天神,这个画面从此牢牢地印在了徐可可的脑海深处。

眼前的视觉冲击太过于强烈以至于徐可可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他是姚天行,只是依旧呆愣地看着眼前这个救了他的人。

恢复了光明的徐可可心下稍定,掌心中的触感却愈加明显起来,手下的腹肌随着姚天行沉稳的呼吸微微起伏着,她红着脸后退了一步。

姚天行看着徐可可有些傻傻的模样皱了眉,一边帮徐可可手腕上的粗绳,一边回想起了半年以前看到徐可可的时候。

那时候徐可可还是个有些喜欢钻牛角尖但挺聪明的小姑娘,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把这一切的过错归到了那个绑架犯的身上的姚天行心情更差了。

徐可可回过神后看着姚天行,脸上的褪尽,惊叫出一声:“姚总?!”

略有些生疏的叫法,即使徐可可没有发现,姚天行却的发现了,没有去纠正她的叫法,而是略微皱眉陷入了沉默。

眼看着追着绑架犯出了屋子的宇岚顺着楼梯走了上去,在门口听了会儿墙角后屈指敲门。

屋子内诡异的安静了一会儿后,宇岚听到姚天行语气不是太好道:“进来。”

宇岚急忙推开门小跑了进去,小声的对着姚天行道:“那个绑架犯似乎很清楚周边的地形,他绕进了屋子后面的小树林里面,一下子就消失了。”

看着姚天行的眼神中直过来的威胁时,宇岚立马拐了个语调讨好道:“不过,咱们的人怎么说也是国家级的,他们已经熟悉了那个小树林的地形,现在已经开始全面搜捕了!还请BOSS放心!”

姚天行收回了视线,宇岚松了口气,扭头正好看到了徐可可疑惑看着他们两个咬耳朵的样子,着小虎牙微笑着对徐可可招招手打了个招呼。

虽然徐可可对于姚天行的印象不是很好,但她对这个总是笑眯眯的助理倒是挺有好感的,于是她回了个微笑朝宇岚略略点头。

两人的互动落入姚天行的眼中,他内心泛起一丝郁闷,明明他才是她的丈夫,不过怎么看样子宇岚会比自己还要更亲近徐可可一点?

“你们还准备留在这儿吃午饭?”姚天行不耐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互动,转身先一步下了楼梯。

刚下了楼梯,就见楼梯外早已围了一群的记者,跟在姚总裁身后的两人看到他停下了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宇岚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倒是不怎么慌张,但是看着姚天行越来越黑沉的脸,他突然开始担忧起那些记者来了。

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徐可可看着他们两人都停住了脚步,疑惑地探头看了看楼梯外因为姚天行的现身而一下子炸开的记者群,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安静地躲在两人身后。

而原本还只是小片警的警察们在如愿以偿地看了一场戏后彻底地沦为了保安,死死用自己的挡住了想要冲上来的记者,一个个的长话筒越过了他们直直冲向身后,记者们连珠炮似得发出一连串的问题,也不管别人能不能听得过来。

一些老鸟记者在看到姚天行的一瞬间就判断出今天他们的工作算是结束了,早早的就收工搭车离开了,现在留在这里问东问西的大多数都是些菜鸟记者和一些不知名的小报记者。

“姚总!请问您和您身后这位小姐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您居然会亲自出现,恐怕这位小姐和您的关系不浅吧!”一位记者即使被埋没在记者群中也依旧坚强的从人群后伸出了手拿着长话筒直戳向姚天行,这吼出的声音居然一下子盖过了所有记者叽叽喳喳的嘈杂声。

原本只顾自己的问题不断提着问的记者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眨着期盼的小眼睛看向姚天行,姚天行转身牵住徐可可的手缓步走下,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原本还着急的想要冲上去的记者们竟集体后退了几步,腾出了点空间给他。

不管什么大场面都经历过的记者们直到后退了几步后才猛地反应过来,他们为什么要后退?不是应该往前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