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称呼的改变

不久,赵亚品要走了,她说,“约了米娜上医院呢。”

孙大亮说:“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叫我担心,有事打电话,我还等着孩子叫我爸爸呢。”

赵亚品妩媚地笑了,脸上泛起母爱的光辉,临出门之前,她叮嘱孙大亮:“少跟米娜来往。”

孙大亮问:“为什么?”

赵亚品认真地说:“她的那位很凶的,你碰她一次就算了,来往多了,叫人发现,你的小命都不保,米娜好几回,都要约你出来,我没答应她。”

孙大亮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两人又抱在一起,尽情的狂吻一阵,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孙大亮休息了一阵,才起来上班,正往公司走呢,手机响了,原来是校花宋熙打来的,说她已约好班花,后天晚上聚聚。末了,还用娇媚柔软的声音警告孙大亮:“可别动什么歪脑筋啊,我们可是两个女人呢。”

孙大亮嘿嘿笑道:“好虎架不住群狼。”

校花一听,格格的笑起来,咬牙说道:“看到时怎么收拾你。”

孙大亮放下电话,心中又愉快,又是感慨,同时能见到两位美女,自然喜出望外,只是青春不再,往事不能回头,当年的双花已为人妻,岁月不饶人,自己还是扒皮的杨树——光棍一条,这就是命吧。他来得比较早,里边没几个人,自从认识柳若娜之后,他养成一个新习惯,上班去得很早,下班出来很迟,为什么呢?只为多看这美女几眼,他若按点来和走,怕仙子先上楼或下楼了,他可不想象那些小伙子那样,找个借口去她屋里胡闹。每回见到柳若娜,他都主动的打招呼,她也礼貌地回应。他总是叫她仙子,柳若娜纠正道:“孙先生,以后别叫什么仙子了,叫我若娜吧。”

孙大亮兴冲冲地叫了声:“若娜。”

然后他也说:“你也别叫孙先生了,叫我名字吧。”

柳若娜说:“叫你孙大哥,好吗?”

孙大亮高兴地简直要蹦起来,叫道:“好呀好呀,谢谢,谢谢你。”

只觉血液沸腾,一颗心狂跳着,要跳出肚子。柳若娜向他淡淡地一笑,转身去了,他便觉得魂飞天外,整个人象踩在棉花团上。

见到这种傻样,男同事都习以为常,因为基本每人都有过这种经历与感受。女同事则向孙大亮嘲讽地笑着,孙大亮脸一热,做自己的事去了,他倒没觉得有什么丢人,为了她,被笑也值得。其实他对柳若娜没什么野心,他是有自知之明的。世上男人这么多,优秀的不计其数,除非男人们都死光了,否则的话,自己一点希望也没有。

这几天,他亲眼看见,每天都有一些不相识的师哥拿着鲜花上楼,都是高高兴兴上楼去,愁眉苦脸下楼来,那种惨样,不亚于死了亲人。这些人都年轻,帅气,有风度,有涵养,比他强上百倍,孙大亮即使骑匹快马,也赶不上人家。这些师哥,下场尚且如此,若换了自己,真不敢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