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大团圆

赵静抬起头,说道:“你娶我,才是不亏待我。”

见她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倒使韩枫觉得头疼了,想不到赵静并不像一般的女孩那样,失了身就什么都好商量了。她还是抱着自己的原则不放,这该如何是好?

逼得韩枫没办法,他便说道:“回家之后,我得和老婆商量一下,看要怎么安排能让你好受一些。不过这一切得我们安全回家后再说。”

赵静长叹一口气,说道:“我倒希望这灾难严重点,我们死在一起好了。既然生不能当韩太太,死时就跟你死在一起,让你的女人们看看。”

韩枫听了心酸,亲了她的俏脸一口,说道:“你才多大的年纪,干嘛开口闭口都是死?我们的人生还长着,我们还要相爱一辈子呢!”

赵静拉着长音说:“你不让我当韩太太,如何相爱一辈子?”

这使韩枫沉默无语,只听着外边风雨声,每一声都像有摧枯扯朽的力量。

好一会儿,韩枫才说道:“好了好了,我们都累了,不要多说了。等明天风雨过了,我们再好好讨论吧。”

赵静也没有再吭声。

韩枫搂着赵静,带着心灵与**上的满足睡着了,在梦里也觉得很美好,像飞上天空一样。

他们以为第二天就会风平浪静了,谁知第二天仍然是风大雨大。至于海水涨到哪里,还无法知道。不过,从屋里的亮度来看,水只怕不浅。因为隔着玻璃,明显感觉屋里比平时亮。

赵静小心地将“处女红”的床单收起来,发呆一阵后,才担心地问道:“如果这风雨不停,海水一直涨,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该怎幺办?我们不是在这里等死吗?”

她觉得死亡向她靠近,不禁花容失色。

韩枫笑道:“你昨晚不是说过,要跟我死在一起吗?”

他看着赵静。经过昨晚的滋润,她的俏脸比平时多了几分少妇独有的红润,使她显得更为撩人。

赵静脸上一热,说道:“我还没有当韩太大,怎幺能随随便便就死掉?我才不甘心呢。”

韩枫看着她的身材,露出着迷之色,说道:“赵静,有一件事我非常不明白。你跟那家伙好了那么久,并且都登记了,怎么还是处女呢?”

这个问题使赵静扭捏起来,她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说道:“这是我跟他的秘密,不告诉你。想知道的话,那就等我高兴的时候再告诉你,我现在是不会说的。”

韩枫叹了一口气,走前一步,说道:“赵静,你不说就算了,反正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是你男人了。“赵静说道:“我可没承认。我们有了那关系没错,可是,我仍然是赵静,我并不是你的人,你别想控制我。”

她后退两步,脚步别扭,是因为破身造成的。

韩枫没说话,望着她美妙的身材、娇艳的脸蛋,感到有点糊涂,好像突然之间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她了。

这一天,两人只吃别墅里的面包和矿泉水。他们都在为生命安全担忧,只不过韩枫没表现出来,表面上看来仍若无其事。

赵静问道:“韩枫,万一那水涨上来,我们又出不去,又没吃的,在这饿死怎幺办?”

韩枫哈哈一笑,说道:“赵静,你怕死吗?”

赵静沉吟着说:“以前不怕,现在有点怕了。”

“为什么?”

“以前我是自由的,没有男人;可是现在不同了,我**于你,我得活下去,看看你会怎么安排我。”

这话使韩枫不知所措,但他还是说:“我对你会像对自己老婆一样,让你心里安稳。”

赵静笑而不言,但这笑容中还是有着淡淡的忧郁和不满。

到了第三天,风雨突然停了,太阳露脸。两人大喜,他们都发现窗子明晃晃的,有点不对劲。推开窗子,吓了一跳,原来窗外都是浩荡的大水,跟海相连,难以区别。

可怕的是,那水不是在楼下,而是在面前。楼前的一切都淹没了,只有重量轻的东西在水上飘着。他们看到了水上飘着菜叶、塑胶袋,保险套、罐子等等,当然还有尸体。

赵静见了尖叫一声,便扑进韩枫的怀里,说道:“韩枫,水快要淹进来了!”

她已经看见那水就在窗外,伸手可及。

韩枫比较镇静,轻拍她的肩膀,说道:“没事,风雨已经停了,海也平静了,水不会再涨了;即使涨也不怕。我们是住在二楼,上面还有三楼呢。不行的话,我们可跑到三楼;三楼不行,我们再爬到屋顶上。”

“可这样不是办法,我们得想法子离开才行。”

韩枫望着那无边的大水,说道:“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他看到附近有些小别墅只剩下屋顶露在水面上,而那天一起游泳的人们不知道有多少幸存者。不过,当他们看到广阔的蓝天,灿烂的阳光,心里就安定多了。

中午时,他们看到了数艘小船划过来,划船人像是渔民。他们欣喜若狂,连忙大声呼救,原来是附近的渔民出来寻找幸存者。

渔船划过来,韩枫与赵静将东西搬上去,然后上船,回望这栋留下深刻记忆的别墅,他们两人都百感交集。

赵静为自己的**叹息不止,而韩枫为得到赵静而得意洋洋。至于以后的事,不必想太多。他决定返回省城后,便立刻把好消息告诉李伟,让他也高兴一下。他的梦想,当哥哥的终于替他实现了,他可以安心坐牢了,不必再患得患失,心神不定。

他们返回市区,见市区灾情并不严重。他们没再去找程先生,直接赶赴机场,买票返回省城。

在飞机上,他们都没有多说话,目光相对也是很快就避开。尤其是赵静,心乱如麻,对此行有些后侮。

回到省城,他们换上冬装,才往市区走。韩枫说:“赵静,我先送你回去吧,休息两天再上班。你也累了。”

赵静点点头,目光复杂地看着韩枫。身穿羽绒衣的赵静,尽管没有在三亚时那幺苗条,仍然楚楚动人。

分别时,赵静多看了韩枫一眼。这一眼,也不知是爱,还是恨。

韩枫长叹一声,坐车回到公司。见到那些熟悉的同事,感到格外亲切,他毕竟是在死亡边缘转了一圈的人,对生死有了更深刻的体验,深感应该珍惜每一分钟。

韩枫回到总经理室,只见韩人杰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几天不见,他的头发全白了,人像老了十岁似的。更令人惊奇的是,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居然是李伟。

这一情景令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韩枫叫了一声:“爸,李伟。”

韩人杰见到韩枫,面露喜色,而李伟则跑过来,抱住韩枫,笑容却显得很勉强。

没等韩枫坐下,李伟便问道:“她呢?她呢?”

韩枫回答道:“我让她先回家了。出一趟远门,她也累了。”

李伟听了,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韩枫坐下来,望着韩人杰,问道:“爸,你的精神状态怎幺这幺差?是不是这几天把你累坏了?”

韩人杰扯着韩枫的手,说道:“这倒不是,而是家里又出大事了。”

韩枫心里一沉,忙问发生什么事。

韩人杰指了指李伟,说道:“你不觉得奇怪,李伟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吗?为什么他可以出来?”

韩枫猜测道:“是父亲后台硬,才把李伟给弄出来的吧?”

韩人杰凄然一笑,说道:“人命关天,我可不敢乱来。跟你说,真正的凶手落网了,李伟没事了,就放出来了。”

这使韩枫心里一宽,说道:“原来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抓住了。可是,尽管这样,李伟也脱不了干系啊。”

韩人杰解释道:“下手的家伙没抓到,雇凶杀人的人投案了。所以,李伟才被放出来。”

韩枫看着李伟一眼,说道:“难道这事不是李伟干的?”

李伟望着韩枫,轻轻点头。

韩枫大声说:“既然不是你干的,你为什幺要投案?你吃错药了吗?”

李伟回答道:“我是为了保护我妈。她生我养我,我不能让她去坐牢。”

韩枫忍不住惊叫一声,说道:“你说什幺?雇凶杀人的不是你,而是阿姨?这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李伟低下头去,轻声说:“也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初,赵静要结婚了,我心情很坏,就想阻止她结婚,让她嫁不成。有天我喝酒时,碰到我一个同学,他知道我的心事后,就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说是个有办法的人,绝对能帮我。我虽然喝了酒,但想到要害人,实在很害怕;再说,我不想伤害赵静,就说考虑考虑,结果迟迟不作答复。哪知道,妈去找了那人,于是就发生那件惨案。”

韩枫听得心里不是滋味,问道:“阿姨怎么找到那人的?她又没跟踪你。”

李伟双眼含泪,说道:“我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我妈看了我的日记后,顺利地找到了那个人。我妈也没经验,跟人家没说清楚,而且一出手就是十万块钱,想不到害死了新郎,这真是误会大了。那天我们出去旅行,听说新郎死了,她人都傻了,脸变得惨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韩枫听得心中冰凉,说道:“这个傻女人,为了儿子,也不能连犯法的事都干。”

心想:“要是赵静知道这一切,不知道会怎幺想。糟糕,现在李伟出来了,自由了,又可以追赵静了,而我却把赵静给破了身,这可如何是好?唉,李伟,你为什么不早说明白呢?”

李伟说道:“我再三问她,她才把内情告诉给我。我听了也傻了,问她怎么办。她说她本不想害死新郎,只想阻止他接新娘;现在出事了,只好去投案了,躲着也不是办法。我听了之后,心里难受,说投案也好,争取从宽处理。她说,她又不想投案。要是判了刑、坐了牢,她以后该怎幺见人?我见她实在可怜,就留张纸条给她,自己返回省城投案了。我作为儿子,为了妈,我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哥,这回你明白了吧?”

韩枫听了也不好受,李惠美出了事,他岂能不闻不问?他想:“难道就眼睁睁地看她坐牢吗?得想个什么法子,让她恢复自由。”

他这时也明白父亲韩人杰为什么变得这么沮丧,都是因为她的事啊!

韩枫很痛苦,有种想哭的感觉。他心想:“为什么她不跟自己商量一下?为什么要自作主张?也许是她不愿意拖累自己,不想把自己也卷进去,想独自承担。”

韩枫真想马上冲去看李惠美,便问道:“阿姨现在哪里?我可以去看她吗?”

韩人杰回答道:“她在警察局,得等到真凶投案了,才能审理。你还是别去了,否则她会更难受的。”

韩枫一脸悲伤,望着衰老的韩人杰,大声问:“爸,现在怎么办?我们不能不管啊!”

他心里盘算着能把李惠美救出来的对策。这个女人对父亲很重要,对自己也同样重要,不能让她坐牢。

李伟也过去抱住韩人杰的胳膊,叫道:“爸,你在省城呼风唤雨这么多年,肯定有办法的。现在不是有钱走遍天下吗?爸,我要妈回来,我不想她坐牢。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受得了那个苦啊?爸,我求你了!”

说着,他扑通一声在韩人杰面前跪下。

韩枫见此情景,眼眶发红,若不是强忍着,早就泪如雨下了。

只见韩人杰将李伟拉起来,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好吧,好吧,我一定要救她出来,让她能回家过年。”

李伟听了,高兴得投进韩人杰的怀里。

韩枫一回到家,众女欢呼雀跃,都纷纷问讯。他面对四张美丽的面孔与四具动人的身体,回想海南的危险经历,不禁心有余悸,心想:“要是逃不过那一劫,就苦了她们了。”

想到此,挨个拥抱她们,非常热情,也非常动情,眼含热泪。三姐妹被韩枫抱着都没怎么害羞,只有陈熙凤还有些不适应,说道:“韩枫,她们都看着我们呢。我这个当妈的,不想被她们笑话。”

韩枫笑道:“在我面前,你和她们一样,都是我的女人,没什么区别,是你想太多了。”

等韩枫坐下,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问起来,比如为什么电话打不通了?都遇到什么事了?回来之前,为什么不说一声等等。

韩枫长叹一声,目光扫过一张张脸,说道:“这次要不是命大,都没办法回来见你们了。”

众女吃惊,忙问详情。

韩枫吁了一口气,说道:“我在那里遇到台风和海啸,被困在别墅里,差点被淹死。”

众女面面相觑,都问怎么回事,韩枫便挑主要的简单说了。

当大家得知他身边还有赵静时,都大感兴趣。路冰涵笑咪咪地问道:“姐夫,你跟赵静孤男寡女的相处好几天,就没发生什么事吗?”

韩枫嘿嘿笑,说道:“男女在一起,非得发生什么事吗?”

路冰涵转动着亮晶晶的眼珠子,像是经验老到的专家似的说:“帅哥美女,日夜相伴,身处逆境,不发生什么事才不正常呢。”

“你希望发生什么事?”

路冰涵咯咯笑了,说道:“我倒希望你坐怀不乱,然而你根本做不到啊。她是你弟弟的梦中情人,你可不能胡来。不然,让你弟弟知道,他就是越狱出来,也得跟你拚命。”

韩枫哈哈一笑,并不正面回答。

路冰娜挺着大肚子,走到韩枫跟前,说道:“枫哥,告诉我,你也喜欢上那女孩了吗?”

路冰琪也看着韩枫,严肃地说:“说实话,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陈熙凤心疼他,说道:“女儿们,韩枫才回来,又是死里逃生,你们应该多安慰安慰他,别再逼他了。”

韩枫听了,心里一暖,向她投去感激的一瞥。

路冰娜灿然一笑,说道:“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改天再说。”

路冰琪淡淡一笑,说道:“那女孩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你就是有贼心,她也不会让你乱来,而你又不会强奸她,只好看着她干瞪眼了。你也怪可怜的。”

说到后面,笑出声来。

路冰涵则不依不饶地说:“姐夫,这不是小事,关系到我们这个家庭的长治久安,前途命运,你必须老实交代。”

小女孩摆出法官审案的面孔,措词也很不客气。

韩枫哈哈笑,说道:“冰涵,你想知道真实情况吗?那容易,你今晚陪我好了,我会在最爽的时候告诉你的。”

看着身着红色内衣的路冰涵,韩枫有点动心了。

路冰涵顺势往韩枫的大腿上一坐,双手勾他脖子,说道:“没问题,现在就进去爽都可以。”

她脸上露出挑衅之色,像个女斗士。

她的毫无顾忌令其他三女自愧不如。路冰娜说道:“冰涵,别在这胡说了。你姐夫还没吃饭呢!一切都等吃完饭再说。”

路冰琪也说道:“韩枫,吃饭吧!吃饱一点,才有战斗力啊。”

她脸上带着微笑,是那么秀丽,又那么高雅,还带着一点妩媚。这是长期的性生活给她带来的好处。

韩枫看着她高耸的胸部,两眼放光,笑道:“冰琪,今晚我们要玩个痛快,玩个尽兴!”

吃饭的时候,韩枫深感幸福。这个帮他夹菜,那个帮他盛饭,另一个会叮咛他细嚼慢咽,还有一个会向他媚笑,让他心里甜滋滋的。

韩枫一下子想起古代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百花争艳,各领风骚,这皇帝可爽死了,想睡谁就睡谁,只要那家伙能起来就行。就因为女人太多,古代那些皇帝很少是身强体壮的。拿明朝皇帝来说,尽是些弱不禁风的家伙,多半是短命鬼,不知道那么英雄的朱元璋,怎么会有那么多不争气、没出息的子孙。

而他韩枫的女人数量虽不及那些皇帝,可是论素质、论美色,可一点都不差。野花不算,就家里这四个,就够一般男人着迷了。当岳母的陈熙凤,四十出头,没有她这个年纪女人的黯淡与老气,而具有成熟、稳重、传统美,在床上激动时,也会很风骚,很放浪,那种想要又害羞的风情,真令男人们**。

大姨子路冰琪,是典型的知识女性的代表。她斯文、高雅、有内涵、有修养,富有东方女性的含蓄美,像一篇优美、隽永的诗,令人琢磨不透,回味无穷。光这些,她的魅力就太强烈了。除了本身的知性和内涵之外,她的相貌和身材也令韩枫深深沉醉。论相貌,可说是绝色,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很美。而她的身材,也非常出众。她属于丰满型的美女,臀部大而圆,胸部更是胜过众女。每次她**时,韩枫都被迷得晕头转向。这样少见的美女,也只有陈黛林那样的大美人才能相媲美。即使是赵静,论整体素质,还是差上一筹。

老婆路冰娜,自然也不会差多少。如果她不漂亮动人,韩枫怎么会看上她呢?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最让韩枫感动的是有一颗宽容体贴的心,绝不会因为丈夫采野花、打野食而大发脾气。韩枫时常觉得能娶到她这样的老婆,实属万幸。

最后是小姨子路冰涵。她既然能把韩枫迷住,而且对她百玩不厌,就表示她有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她年纪最小,她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在向完美方向发展;但即使是现在,她的外形也一点不差。论相貌,她不比路冰琪差多少;论身材,她的小巧玲珑,也让韩枫觉得特别。除了这些,她的性格和床上的风情,更教韩枫难忘。她的任性和急躁,她的青春和活泼,她在床上的放浪和勇敢,都使韩枫觉得有趣。韩枫认识她以来,看着她变得越来越美,越来越有魅力。他甚至感觉,再过几年,等她完全长成,其魅力之大,可跟路冰琪一较高下。

韩枫吃着饭,眼睛一会儿看这个,一会儿又瞄瞄那个,心里想入非非,想到精彩处,脸上已经全是笑容了。

路冰琪坐他对面,说道:“韩枫,看你这个笑容,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准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路冰涵扒了一口饭,笑道:“姐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韩枫吃了块路冰娜夹给他的瘦肉,说道:“小丫头,你说说看。”

路冰涵放下筷子,说道:“我猜,你一定在想晚上怎幺快活呢,怎么让我们四个女人都心满意足。”

韩枫点点头,说道:“冰涵,你挺聪明的。今天晚上你可得好好表现,把你的绝活都拿出来。”

路冰涵笑道:“好的,姐夫,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如果我不行,我们大家一起上,把你吃掉,让你再也不能玩女人。”

听到这句话,一屋子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韩枫上班去,没见到赵静,便感到一阵空虚。而他又有点怕见她,怕她再给自己施加压力。从她身上,又想起李伟来,他真没有勇气告诉李伟,已经得到她了,怕伤了弟弟的心。他决定了,以后李伟不问,也就不提这事了,大家就当没有此事。

过了两天,赵静照常来上班了,她还像平常那么漂亮好看,只是在她看向韩枫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幽怨,韩枫当然知道为什么了。

她对韩枫的态度只是下属对上级,根本没有一点私情的意思。韩枫不习惯,想改善这种关系,可是每次跟她说起私事时,她就说:“总经理啊,你要想让我成为你的女人,那你就离婚娶我吧,否则,我们没话说。”

然后又去做事了。

这种相处令韩枫舒服,但她并不辞职,也不要求调动,就跟韩枫这么耗着,估计是在给韩枫时间呢,让他快作决断,娶她回家。韩枫回想在海南时两人的亲热情景,很想再享艳福,可是关系变成这样,可就开不了口了。

另外,李惠美的事也让韩枫上火。他很想去看她,可是想来想去,决定不去。他觉得自己要是去了,肯定会让她更激动的。只好托李伟多去看她,转达自己的问候。

而李伟也很乖,也不再问关于赵静的事。好几次韩枫都想将海南一事告知,可就是说不出来。他心想:“还是等李伟问起再讲吧。”

他心里盼着李伟能想开些,忘了赵静,也盼着韩人杰早点施展神通,将李惠美给救出来。韩人杰说过,要让李惠美回家过年。

他也盼着赵静能退让一步,不要再逼自己离婚,他想:“为什么非得这样呢?当情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像黛林跟冰琪,不也是我的情人吗?黛林都怀孕了,她也对我没有过高的要求啊?这个赵静啊,想不到温柔的背后,有那么倔强和不妥协的个性啊,真教人又爱又心烦。”

他现在的生活规规矩矩,每天工作,下班,跟客户、朋友喝酒,谈话,回家跟女人们亲热、狂欢,此外,还跟许雅、丁瑶瑶、小蕾睡觉,其中滋味,妙不可妄言呐!

时间就像轿车一样,跑得飞快。一转眼工夫,春节就要到了。市场上、大街上,处处充满了新年的气氛。卖炮的、卖对联的、卖福字的,都处都有。这使积雪皑皑的省城多了一些温暖。

韩枫家里的众女,也没闲着。尤其是陈熙凤和路冰娜,今天出去买点肉,明天出去买点菜的,也在积累着过年的东西。路冰娜虽分娩之日近了,她也不肯在家闲呆着。她说运动对生孩子是有好处的。

路冰琪和路冰涵要上班、上学,只要休息了,母女四人也会同时出去,感受冬天的省城,感受过年气息。她们都觉得省城的春节可比小村子的有意思多了。连陈熙凤对省城的印象都越来越好了。

腊月三十那天,韩枫带着路冰娜去父亲韩人杰家吃团圆饭。按规矩,只能带路冰娜去,因为她才是合法妻子。其他美女只有留在家里过,不过,她们也不会孤单,因为路冰川也会来,但他晚上得去值班。

一到韩人杰家里,韩枫大吃一惊,他看到了李惠美。她还是那么美艳动人,那么让人想入非非,身着旗袍,露着**,忙前忙后,俏脸虽稍瘦几分,但是笑容满面,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似的。

韩枫兴冲冲地上前,真想将她搂在怀里疼一疼。这个女人对自己也很重要。李惠美看见他,眼神也变得特别温柔和明亮,还有一些意思,韩枫能感觉到,却说不明白。

李惠美说道:“韩枫啊,我是昨天回来的。我本想昨天就告诉你的。不过你爸没让,说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韩枫点了点头,说道:“能回来就好啊。爸爸真厉害啊!”

李惠美转头看了看跟李伟和路冰娜坐在一块聊天的韩人杰,说道:“你父亲确实很厉害啊,为了我能出来,动用了最有权势的朋友,花出的钱得用车拉,总算把我给救出来了。其实,我对赵静是很有愧的,是我太笨了,我应该当面向她道歉啊,求得她的原谅。”

她圆月般的脸上带着歉意,红润的双唇合得很紧。

韩枫摇了摇头,说道:“阿姨啊,我劝你呀,还是别见赵静的好,她心上那道伤口还是别碰的好。”

李惠美点点头,俏脸突然微红,低声道:“这些日子有没有想过我?哪怕是想我的身体呢?”

韩枫心里发慌,看了一眼韩人杰,见他离得远没往这边看,这才放心,小声说:“当然想了,天天都想啊,晚上想的都睡不着觉啊。”

李惠美听了满意,对韩枫微微一笑,笑得好妩媚,柔声说:“以后找机会,你得多陪陪我了,这些日子可把我给憋疯了。”

韩枫笑了笑,没明确回答。对这样一个美貌、成熟,又高贵的美女,谁又能拒绝得了呢?那从旗袍的开叉露出的两条美腿,雪白粉嫩的,修长圆润,令人手发痒,不但想摸,还想摸向腿根呢。

放过鞭炮,五个人围成一桌,在窗外的鞭炮声中畅谈着、说笑着,都觉得人生美好,生命可爱,只有李伟的兴致差些,韩枫大致可猜出其中的原因。

饭后,李惠美拉着路冰娜聊天,韩人杰陪坐。而李伟将韩枫拉进自己的房间,问道:“哥,你得手没有?”

他的神情复杂,有希望,有紧张,也有疑惑。

韩枫唉了一口气,说道:“我真不知道怎么说。”

李伟直盯着韩枫,说道:“只求哥哥别骗我就行。”

韩枫深吸一口气,缓慢而沉重地说:“李伟啊,她已经是我们家人了,用不用我将她最美丽的时候讲一讲。”

李伟脸色一变,然后忍不住落泪,肩膀抽动,好半天才说道:“这就是我的命啊,我真笨啊。”

他双手捂脸,哭声不大。

韩枫想拍他的肩膀,但忍住了,说道:“李伟啊,哥对不起你呀。”

李伟摇了摇头,擦了擦脸,红着眼睛说:“哥呀,我不怪你,你没有错,是我逼着你做的。试想,如果我此时在牢里,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不知道我有多么高兴,多么幸福呐。但是现在……”

韩枫说:“我知道你的痛苦啊。我真不该这么急下手的。”

李伟想了想,说道:“不,哥,你没有错。他能属于我们家,我应该觉得满意,总比落到别人家好。哥,我求你一件事。”

“你就说吧。”

李伟郑重地说:“哥,你要好好待她,不能亏待她,要像对冰琪姐那样对赵静,绝不能抛弃她呀,不然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

韩枫点点头,说道:“李伟啊,我的好兄弟,你就放心吧。我会像对自己老婆一样对她。”

他心想:“只怕她不接受我的好意啊。赵静这个人并不好对付,她居然那么有个性,那么有脾气,和一般的女孩不一样呐!”

李伟紧紧握住韩枫的手,欢喜地说:“哥,那我就放心了。她今后就是我的嫂子,我再不会对她有什么想法了。”

韩枫听了,长出一口气,心想:“但愿如此吧。”

由于惦记家里众女,吃过团圆饭,韩枫便带着路冰娜回家了。坐在出租车上,想起李惠美的俏脸,想起李伟的眼泪,韩枫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这时,天下雪了,一朵朵雪花轻盈地落下,使道路更白,楼房更白,省城也更白了。可是人们的心里并没有变白。

他们一回家,众女个个兴奋,路冰涵乐得扑到韩枫的怀里。路冰琪也矜持着亲了韩枫一下。韩枫大乐。

陈熙凤说道:“我们准备一下吧,一会儿我们包饺子。今晚是除夕之夜,大家都要高兴。”

大家轰然响应。于是,摘菜的摘菜,和面的和面,取擀面杖的取擀面杖,都行动起来。韩枫看着雪样白的灯光下忙碌的众女,心想:“作为一个男人,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也该知足了。平常一个男人,得到了一个美女就够了,我却得到了一群。要是许雅、赵静、黛林也在身边相伴就更好了。至于苏娇,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想到这儿,他便给她们发手机短信。

不一会儿,手机响了数声,是收到短信声。

韩枫打开一看,不只一条。头一条,令他心跳加快,竟是赵静写的,大意是:新年快乐,你该更乐。我已怀孕,你要当爹。娶我之事,不能再推。十日之内,给我佳音。若君不理,我就生出。人问爹谁,经理韩枫。

看完短信,韩枫脑袋嗡嗡直响,不知如何是好,心想:“赵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就算是真怀上了,也不能以此威胁我啊?看来她这个人并非像外表看来那么单纯,那么温柔啊,是绵里藏针,不好对付。难怪李伟败得那么惨,激动得自杀呢。不过,这也是她的特色啊,使她更有魅力。”

第二条是苏娇的,大意是:日前不回省城,以后要出国进修一段时间,争取在出国前看看他。久不相会,相思难熬。

韩枫心想:“她还是挺有良心的。”

回想她在床上的疯劲,韩枫血流都加快了。

再看第三条,来自于陈黛林,除了新年祝福语外,她告诉韩枫,近日医院检查,结果怀上双胞胎,命苦矣。两个孩子的压力太大,占有时间太多,怕当不成警察了。

这使韩枫兴高采烈。不禁想:“自己的两个孩子趴在她怀里吃奶,自己在旁看着,是多么快乐啊。太好了,她真争气,竟有两个娃。一下子就当两个孩子的爸爸了。最好是龙凤胎啊。一男一女,才叫完美。”

一会儿,众女喊他去包饺子了。他心想:“明天事,明天再说,且让我好好过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法子的。”

这主要是针对赵静的。因为她给他出了大难题。不解决,她是不会让韩枫一亲芳泽了。

包饺子时,是五人一齐动手。将桌子移到大厅上,五人围上,陈熙凤擀皮,余者包之。电视播着春节晚会。

再看窗外,雪花飘飘,像鹅毛飞扬,闪烁的烟花不时将其照亮,景象瑰丽。但外头是寒冷的,哪像屋里这么春意浓浓呢?每个美女都是一朵春花,让人觉得身心温暖。

等到十二点钟声一响,远近鞭炮齐鸣,整个省城都沸腾起来了,大家都热情地迎接着新年。

韩枫更是热情,吃了几颗饺子之后,就坏笑着将路冰琪和路冰涵拉进卧室里,他要用自己的行为去恭迎新的一年,也这样迎接每一个日子。

这就是韩枫的为人,也是韩枫的人生,是那么平凡,又教人无限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