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谈话

韩枫说:“许雅,那你没拐弯问一些朋友的情况吗?”

许雅回答道:“我问过了,他什么也不说,只说是你们韩家的敌人。你觉得会是谁?”

韩枫想了想,说道:“既然是我们韩家的敌人,那可就多了。我虽然爱跟人打架,但好像没什么真正的敌人,至少我现在想不出谁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他既然害了我父亲的公司,那应该是父亲的敌人。如果是我的敌人,那就会冲着我来了。”

许雅说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我赞成。”

韩枫叹一口气,说道:“要是父亲醒过来,相信他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我找机会问问葛叔,看能不能问出点东西来。”

许雅问:“如果他下次再打来,你不在我旁边,我该怎么回答他?”

葛叔答道:“你只要跟他约个地方,然后打给我,之后的事我来处理。”

许雅说道:“知道了。”

韩枫说道:“我明天还会去医院,你也一起去吧,我们在医院见面,到时候我们再研究一些细节,你看好不好?”

许雅没有意见。

讲完电话,苏娇抱住韩枫,蹭着他,说道:“亲爱的,告诉我,这个许雅是谁?”

韩枫笑了笑,说道:“你问那么多干嘛?不觉得烦吗?”

苏娇搂着他的脖子,向耳朵直吹气,说道:“我是你的女人,你有事不跟我说,太让我伤心了吧?难道你不把我当自己人吗?”

韩枫没办法,便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在她的后臀上摩娑着,还用半硬的东西蹭着她的下体,说:“好吧,告诉你,她是我父亲公司的一个员工,是我的好朋友。现在你满意了吧?”

苏娇摇头道:“不满意。那我问你,她长得怎样?身材好不好?跟你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韩枫笑了笑,说道:“她身材像肥肥,脸像李逵,你觉得我们会好到什么程度?”

苏娇抽了抽鼻子,说道:“我才不信你的鬼话。我听到她的声音,很好听,讲话也很斯文,可以判断她长相不会差到哪去。”

韩枫哈哈笑,说道:“你可真厉害,从声音就敢确定人家的长相。”

苏娇嘻嘻笑,说道:“我猜,这个许雅要是长得不难看,肯定已经被你给弄上床了。”

韩枫听了心痒,便抱起苏娇向床上走去。然后,床又咯吱了起来。

次日,韩枫去看望父亲,还是老样子,并没有什么起色。韩枫跟迷迷糊糊的李伟打过招呼,又打发他回去休息。

那些警察当然也在。这回韩人杰可不寂寞了,有警察日夜相伴。

上午,葛叔领着三个员工来了,除了许雅,其余都是男的,韩枫并没有那天见到的赵静,这使他不免稍稍失望。虽说只见过一次,还是个陌生人,但她已经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虽然他对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那样风姿绰约的女人,谁不想跟她见面呢?哪怕多看几眼也好,至少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增加一些乐趣。

韩枫将葛叔引到门外长椅上坐下,跟他谈话。

韩枫想起那个黑衣人的话,便问:“葛叔,我父亲年轻时做过坏事吗?”

葛叔一怔,反问:“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我不太明白。”

韩枫笑了笑,说道:“我只想请您回答这个问题。我想,除了我父亲,只有您最有资格回答了。”

葛叔带着深沉的笑,看着韩枫,说道:“你这个问题太尖锐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看这样吧,等你父亲醒来之后,你自己问他。我是他的朋友没错,可也是他的手下,我可不能背着他跟你多说什么。”

韩枫见他语气坚决,知道他这条路走不通,只好放弃。

葛叔看了看门口的警察,说道:“奇怪,我已经跟警界的朋友打过招呼了,为什么他们又来纠缠不休?朋友不可能说话不算数的。不然,我再打个电话问问吧。”

他伸手准备掏手机。

韩枫摆摆手,说道:“葛叔,不用打了,我告诉您他们来的原因。”

葛叔盯着韩枫,问:“这是为什么?”

韩枫沉着地回答:“是我打电话叫他们来的。”

葛叔哦了一声,说道:“我们现在躲他们还来不及,你怎么会主动招他们来?这倒奇怪了。”

韩枫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在医院看护父亲的时候,偶而会看到一些行迹可疑的人在这附近活动。我想,像我父亲这样的人物一定得罪了不少人,只怕他们之中会有人心生歹意,想藉父亲生病的机会伤害他。因此我就报警,请他们来保护。”

葛叔摸着白发,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考虑得也对。我和你父亲一起打天下,为了公司的生意,花费那么多心血和时间,虽说小有成绩,可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想对你父亲不利的人,还是有一些的。嗯,你这次做得很对,比我想得周到。警察是不讨人喜欢,毕竟他们也有好处。他们的目的是监视你父亲,而在我们看来,他们就是现成又免费的保镖,何乐而不为?”

说着,他轻声地笑了起来,脸上竟露出了沧桑,使人见了酸楚。

韩枫也陪他笑了笑,很快便想起正事,问:“葛叔,公司的运作没什么问题吧?”

葛叔点点头,回答道:“有了警界的朋友帮忙,暂时还能正常营业,可是我担心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那些丑事最终会影响公司的。”

他深深地叹息着,又说:“梁清这个小王八蛋,不知道躲到哪去了,警察派出那么多人,也抓不住他,真他妈的让人心烦。”

韩枫说道:“葛叔,我想亲自出去找梁清这家伙,只是得向您借一个人用几天。”

葛叔说道:“这好办。你说吧,想要借调谁?哪怕是借调我,只要能将梁清那王八蛋找出来,我也可以放下公司的事跟你走。”

韩枫笑了笑,说道:“葛叔,您说得太严重了。我们公司就像一艘大船,您和我父亲都是船长。现在我父亲病倒了,船长就剩您了,您得负责指挥掌舵。再重要的事,也不能让您这船长下船,影响大局。”

葛叔笑着摇摇头,说道:“你太抬举我了。以我的能力,是不配当这个船长的。说吧,你想借调谁?”

韩枫很郑重地说:“我想跟您借许雅一用。”

葛叔听了,一双老眼直盯着韩枫,问:“她在公司办事还可以,对于找梁清这件事,她一个女孩子家,既不会玩心计,又不会打打杀杀,她能做什么?又能起什么作用?”

韩枫胸有成竹地说:“我借她自有用处。她的用处我先不跟您说,以后,您自会看到。”

葛叔突然暧昧地一笑,说道:“我可提醒你,她是有男朋友的,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你现在还没有进公司当老大,可得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要让公司的员工们看轻了。”

韩枫唉了一声,带着委屈的语气说:“葛叔,您都想哪去了?我怎么会对她乱来呢?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还算是一个识大体,做事有分寸的人。”

葛叔说道:“你知道就好。男子汉大丈夫,有可为之事,也有不可为之事。”

韩枫嗯了一声,沉吟着说:“有许雅帮忙,找梁清的事还是有希望的,您就静待佳音吧。”

葛叔拍拍韩枫的手,爽快地说:“好吧,许雅借你用了,你可要妥善使用啊,别用在不该用的地方,那会让大家心寒的,对于自己的员工可一定得爱护。”

韩枫连连点头,说道:“葛叔的话,我会牢记在心里的。”

葛叔感慨道:“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以后当了经理,经历多了,年轻再大些后,你会明白我的苦心。我对你说这些,不是要干涉你的私生活,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良药苦口,我想你会理解的。”

韩枫表示道:“我明白。我不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

又谈了一会儿,葛叔去跟许雅交待几句,便独自走了。公司事务繁忙,几乎一刻少不了他。他将三人都留下了。

那两名男员工帮忙照顾韩人杰,而许雅则是留下来帮韩枫的。

韩枫在病房待了个把小时,向他们作了些必要的交待,便名正言顺地领着许雅走了。

离开病房,许雅含羞地问:“你是怎么跟葛叔说要把我留下帮你的?”

韩枫看着她端庄而文静的俏脸,说道:“我跟他说,把你借我用几天。”

许雅听了大羞,嗔道:“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你这么说,他会误解的。他在心里不知道会怎么想像我们的关系?怎么怀疑我的人品?”

韩枫安慰道:“你多虑了,葛叔跟我家很熟的,他就像是我的父亲一样。即使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也不会干预,更不会乱说,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他是看着我长大的,怎么会不爱护我?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许雅直皱眉,说道:“你这个人,有时候做事说话就是不够严谨,这可是大大的缺点。作为花心大萝卜韩枫,这倒无所谓,但要是作为总经理韩枫,那问题可大了。本来是芝麻绿豆那么大的缺点,也会变成天大的状况的。”

韩枫看她思索、忧虑的样子,也别有一番风姿,不禁起了爱怜之心,真想拥她入怀,尽情疼爱一番,无奈这是公共场合,不能随心所欲,只好温和地说道:“好了,好了,你的指教我乖乖接受,我以后会尽量改的。如果我又犯错了,你可要随时尽到贴身秘书的责任,否则我会重重惩罚你,让你记一辈子。”

他的眼中露出了色意。

许雅瞪了他一眼,轻声说:“狗改不了吃……”

因为觉得这话太粗俗,便没有再说下去。

韩枫嘿嘿一笑,说道:“骂我是狗,那你成什么了?你想想我们的关系,你觉得你是什么?”

许雅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不由俏脸生晕,瞪了他一眼,不再跟他废话了。她生气的样子也是娇艳动人,别具风韵的。

韩枫盯着她,真想将她按倒,好好地疼爱一番。

出了医院,进到中庭,空气清新,使人心情格外轻松。

韩枫想起眼前的大事,便问:“许雅,那个梁清长什么样子?如果我在街上遇到的话,能一眼认出来吗?”

许雅的俏脸上露出回忆之色,缓缓地说:“他的外表斯文而稳重的,特征是他的双眉特别长,几乎连在一起。虽然长,却很清秀,不是浓眉。至于其他的长相,倒没有多大的特色。”

韩枫噢了一声,在脑海中飞快地想像着梁清的样子,想像着自己如何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他抓住。

许雅问道:“你为什么非得把我从公司借调出来?我上班也不影响你抓梁清。”

韩枫反对道:“怎么会没有影响?万一事情紧急,你来不及通知我怎么办?为了万无一失,我才跟葛叔借人的。就是不知道,你不在公司,业务会不会受影响?”

许雅轻松地笑了笑,说道:“当然不会。那么大的公司,那么多的人才,少我一个也不要紧。”

韩枫说道:“你也太谦虚了吧?你不在公司,谁帮葛叔?”

许雅回答道:“公司可用的人才多了,例如赵静就是一个啊,你不是也见过了吗?”

韩枫看着她美丽的脸蛋,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见过她?”

许雅说道:“用膝盖想也知道。她来医院探望总经理,你怎么会没见过?怎么样,她不错吧?你见到她之后,一定心动了吧?”

韩枫装作不以为然,说道:“她确实长得不错,但也不是什么超级美女。我见过的女人多了,怎么可能被她迷住?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许雅定睛看着韩枫,说道:“真的?我不太相信。一个大色狼,怎么会对美女不屑一顾?我看你一定在说谎。”

韩枫撇了撇嘴,说道:“可惜你不是我肚里的蛔虫,不然的话,我真希望你到我心里看一看。”

许雅深吸一口气,说道:“好了,不跟你扯些有的没的,我们谈正事吧。你说,我们要怎么找那个梁清?”

两人走出医院,走在人行道上。韩枫望望高高的天空,茫茫的楼群,来去匆匆的车流,说道:“这省城虽然不是很大,可是,要想找到一个躲起来的人,难度也不小。我现在也没有主意,就只有看你的了。等他跟你联络吧。”

许雅说道:“他现在还没有联络我,还有不少时间,我要去看看我男朋友。”

韩枫听了,心里满不是滋味,说道:“许雅,我把你借出来,是让你跟我在一起,而不是为你看男朋友提供机会,你要搞清楚这点。”

许雅甜甜一笑,笑得非常迷人,说道:“你吃醋了吗?我就是去找他,也没什么不对啊,毕竟他才是我的男朋友。我和你只是情人关系,也许哪天就断了。”

韩枫望着她,说道:“难道你希望我们断吗?我们难道就不能长久吗?”

许雅摇摇头,说道:“韩枫,我们都不是小孩子,看问题都有自己的角度。你有老婆,我有男朋友,我们偶而在一起寻开心倒无所谓,可是,我们哪里会有什么未来?你会离婚娶我吗?当然不可能了,我也不想离开我男朋友。既然如此,彼此都不想放弃各自原有的生活,那还有未来可言吗?分手是必然的,也不必有什么遗憾,毕竟想得到的都得到了,我也没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了。你已经尝过我的滋味,以后渐渐会失去新鲜感,会像扔掉一块嚼得没味道的口香糖一样把我扔掉。”

韩枫听了不舒服,说道:“你怎么这么悲观?你想太多了。我不会那么没良心,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你还是应该往好的地方想。”

许雅重复道:“好的地方……”

她略有所思,走得很慢。

韩枫也跟着她的节奏走路,一时倒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了。是啊,再怎么有本事的男人,也没办法解决两人之间的障碍,也许这种台面下的关系更适合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