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情敌

苏娇说:“我这一整天心里都不踏实,我有预感今天他会下手的。后来,朱勇告诉我已经把你收拾了,还说得血淋淋的,把我吓坏了。我跟他说,要是你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跟他拚命。幸好没事。”

韩枫拉着她的手,说道:“幸好我的反应快、出手快,否则,我可能真的得进医院了。”

接着,就把具体的情形说给苏娇听,听得苏娇惊心动魄、大呼小叫,不由得紧紧抱住韩枫说道:“这帮人是存心人要你的命,居然拿刀捅你,真不是人。我应该到公安那儿检举朱勇,他应该为他的无耻行为负责,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韩枫一笑,说道:“苏娇,你不用急,那朱勇一定跑不了。既然已经抓住一个,公安就能撬开他的嘴巴,不止朱勇,连朱勇的亲戚都跑不了。不信的话,等着瞧吧。”

苏娇点头,说道:“这就好。他们不能白打你。如果警察不管,我就去把朱勇打一顿,帮你出气。”

韩枫听得心花怒放,亲了她几下嘴,夸道:“你可真是我的好情人,今晚,我一定让你舒服的忘了回家。”

苏娇轻轻推开他,说道:“我可不在这住。我跟我父母说过,今天晚上要回去的。再说,你刚受了伤,能干那事吗?别变得严重了。那我可就是罪人了。”

韩枫又拉上她的手,说道:“你父母那儿打个电话说一声不就行了吗?至于我的伤,你也看到了,没什么大事,过几天背上的痕迹就会消失,并不会影响办事的。”

说着,目光在她的身上一扫,露出贪婪的嘴脸。

苏娇咯咯一笑,甩开他的手,说道:“我不想干那事,我现在不‘饿’,我是来看望你的,不是来陪你睡觉的。”

韩枫笑道:“那有什么关系?顺便睡一次,你也不吃什么亏。”

苏娇摇摇头,说道:“怎么会不吃亏?我还是一个大学生呢,还没有毕业,不能随便跟人家乱来。让别人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怎么嫁人?”

韩枫笑嘻嘻地说:“你还找什么男朋友、嫁什么人?乾脆这辈子就给我当情人好了,我管吃管住,供你零花,让你过别的女人都羡慕的好日子,你看好不好?”

苏娇想了想,说道:“不不,我还是不靠男人的好。我妈说过,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还是靠自己最保险。我毕业之后就工作,赚多一点钱,想买啥买啥,再找个有钱人当老公。嘿,你说这日子一定是资本家的日子。”

说话时,眉飞色舞,精神焕发。

韩枫苦着脸,说道:“我说苏娇,你说这话也太绝情了吧?我好歹也是你的男人吧?咱们关系还好好的呢,就想着背叛我,你也太教我伤心了吧?咱们以后可怎么相处啊?”

苏娇嘻嘻咋舌,说道:“我说韩枫,你有什么好伤心、好失望的?咱们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恋人,充其量只是情人关系。你也知道,这情人关系跟那个天气似的,今天晴,明天阴,变化无常,说不定哪天就各奔东西了,这也是常事。就是夫妻日子久了,都可能离婚呢,何况是情人关系呢?根本没有保证。”

韩枫说道:“听你这个意思,你好像不太在乎啊。”

苏娇笑道:“在乎又能怎么样呢?我能管得住你吗?我能管得住自己吗?我能管住命运吗?一切都是未可知的。”

韩枫睁大眼睛打量她,说道:“苏娇,你今天好像变得成熟、变得很有深度,我都有点不认识你了。难道才一、两天不见,你就修成正果了吗?”

苏娇嘴一撇,说道:“什么修成正果啊,我又不是和尚、尼姑,我只是对人生看得比以前更深、更全面、更理性了。”

韩枫哦了一声,说道:“看来以后我得对你另眼相看了,不能老把你当成小孩子。”

苏娇哼一声,说道:“什么?你把我当小孩子?小孩子能陪你上床吗?小孩子能在你面前跳脱衣舞吗?小孩子能让你产生野兽般的**吗?哼,气死我了。我还以为在你的心里我一直是大人呢。”

说着,鼓起腮帮子。

韩枫看了看她的脸蛋,说道:“好了好了,我这一句话也能引起你这么多的不满。好了,咱们说点别的吧。”

苏娇说道:“我不想说了。我是来看你的,既然你没有事,我想我还是走吧,老跟你混在一起不好。万一哪天事情败露,我可就臭名远扬。还有,万一把肚子弄大了,也是件麻烦事。”

韩枫拉住她的手亲了两下,说道:“你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吗?怎么现在什么也怕了呢?事情败露有我陪着你臭名远扬呢。如果肚子大了,那也简单,把孩子生下来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

苏娇听了,脸上又有了笑容,说道:“你这话我爱听,像个男人,比我以前的男朋友强多了。”

韩枫说道:“别提你以前的那个男朋友了,要不是我身手好、反应快,这会儿一定缠着绷带躺在医院里呢。你回去告诉他,等着警察上门拘捕他吧。就算是警察查不到他,我也不会放过他的。他妈的,算什么男人,想要打人自己来啊,找人算什么太监行为。”

说着,使劲一拍大腿。

苏娇笑呵呵地说:“他当然是太监了,不然,我的第一次也不会被你得手啊。”

韩枫说:“真是不明白你是看上他哪里,他哪一点值得你喜欢呢?你真够傻。”

苏娇说道:“女人不管年轻还是年老的,哪有几个不傻?人家不是常说,痴情女子负心汉吗?我看这话很对,简直是真理。”

韩枫直摆手,说道:“别在那抱怨男人,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那样的。”

苏娇的眼珠子转着,说道:“韩枫,你也是一个负心汉吧?”

韩枫想了想,说道:“我不是啊。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存心伤害过哪一个女人。”

苏娇问道:“真的吗?”

韩枫回答道:“自然是真的了。”

苏娇质问道:“你背着老婆找情人,那不是对老婆的伤害吗?你怎么能说没伤害过一个女人呢?”

韩枫微微一笑,说道:“苏娇,实话跟你说,我老婆说过了,她允许我找情人。只要不是太过分,她是可以接受的。”

苏娇听得愣了愣,然后笑了,笑得像一朵月季花开,说道:“这怎么可能?有这么大方的老婆吗?我才不信,我看到的那个绝色美女,就是跟你在一起的那一位,哪会那么豁达、那么大方呢?她看来一点都不像是那样的人。”

韩枫心想:冰琪自然不是那种人,她再大方,也不像冰娜那样允许自己多找几个情人。她最大的限度,也就只同意找一个黛林当情人,多一个女人或者说换一个女人,她都不会答应。她可是一个很有原则的女人,我有些事还得背着她做才行。

韩枫说:“有什么不信的?哪天我让她当面跟你说,你就信了。”

苏娇问道:“你老婆呢?怎么不在家?”

韩枫回答道:“她出门了,暂时不回来。你可以天天住在这儿。”

苏娇嘿嘿笑,说道:“老婆出门还这么高兴?也不怕她遇到帅哥给你戴绿帽子。”

韩枫听了脸色一沉,说道:“苏娇,别胡说八道,她可是正经人。”

苏娇伸手掐掐他的脸,笑道:“瞧你,开个玩笑都这么紧张,怕什么啊?她要不是那种人,就是活在男人堆里也没有关系,她要不是那种规矩人,就是把她放在沙漠里也不保险呢。看你这么紧张,我更敢确定她不是你的老婆了。”

韩枫问道:“何以见得?”

苏娇哼了哼,说道:“就凭本姑娘的直觉。”

韩枫笑了笑,说道:“苏娇,既然你是来看我的,自然是想让我闲心。得了,别说这些了,跟我讲点高兴事,让我也乐一乐。”

说着,伸了伸脖子、扭了扭腰,还好,后背也不大疼了。

苏娇沉吟着说:“好吧,那我讲几个笑话,你听了一定会笑的。”

韩枫双眉一扬,说道:“好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听笑话了,我可是最爱听笑话的。最好讲几个有颜色的,那样最过瘾了。”

苏娇清了清嗓子,说道:“好,你听着。这第一个,是鸡蛋的故事。说有一个男人打工在外,有一天回家,发现筐里多了三个鸡蛋,就问老婆是怎么回事。

老婆不会说谎,就说是三个男人给的,一个男人给一个。男人听了心想:我离家在外这么久,她耐不住孤单,这不能怪她,三个男人还不算多。可是,一会儿他又在床下发现了五千块钱,问这是怎么回事,他老婆又说,这是卖鸡蛋挣来的钱。他男人一听,一下子就晕倒了。“说到这儿,苏娇忍不住笑了起来。

韩枫也笑得前仰后合,说道:“这一个男人送一个鸡蛋,五千块钱得卖多少鸡蛋,这个女人得跟多少男人干过啊?太吓人了,简直比小姐还厉害。”

苏娇眯着美目,说道:“好玩吧?我说你会笑的。”

韩枫点头说:“挺好挺好,接着再讲。”

苏娇嗯了一声,说道:“这第二个也挺好玩的。说有一个非洲的黑妹住在中国的一家宾馆,半夜失火,黑妹着急逃命,光着身子跑出了宾馆。那些消防队员看到了,都惊讶地大叫,看呐,那个人都烧焦了还能跑呢。”

韩枫哈哈大笑,笑得肚子有点疼,说道:“这也太糟蹋人家黑人姑娘了,这是谁编出来的啊?太缺德了。不会是你编的吧?”

苏娇说道:“都是我的同学说给我听的,我可没有这么厉害啊。她们的笑话多着呢,你要是愿意听的话,我再讲几个好了。”

韩枫说道:“我还没有听过瘾呢,你多讲几个给我听吧。”

苏娇神秘地一笑,说:“这第三个故事你一定爱听。有一个老农进城卖菜,卖完菜之后想找个小姐玩一玩,到那儿一问价,挺贵的,一百块钱一次,可他兜里的钱只有五十块,这怎么办呢?於是他跟小姐砍价,小姐不干。后来实在没辄,老农说,得了,我这钱不够,那我插半截还不行吗?小姐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就同意了。可是两人干起来时,老农把家伙全插进去了,小姐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不讲信用,快拔出来。老农使劲干着,嘴里还解释道,虽说过是插半截,可没说是前半截还是后半截啊。我的意思是插后半截呢。”

韩枫听了一脸坏笑,说道:“太好玩了,这老农也真聪明,不是一般的人物。”

他望着苏娇说道:“苏娇,一会儿,我也给你插半截好不好?”

苏娇瞪他一眼,说道:“你当我婊子吗?我可不干那种事。”

韩枫夸道:“我知道你是一个要面子的姑娘,你最干净、最纯洁、最可爱,这下行了吧?”

苏娇嘴撅了撅,说道:“这还差不多。你老实点,我才继续讲故事。”

韩枫说:“行,你的故事挺有意思,再讲几个,让我过足瘾。”

苏娇沉思一下,说道:“这个故事是关于干那事。”

韩枫急道:“快讲,快讲,我最爱听这方面的笑话了。”

苏娇说道:“在古代有一个县官,他们两口子都是胖子,**时肚子碍事,总是不能尽兴。一天,这县官坐堂,见一个差人身高体胖,心想:他一定有技巧吧,便叫到后堂询问,说你身体肥胖,行房时肚子不碍事吗?差人说,小的干事时,叫妻子坐在一张大椅子上,将两只脚分开放在扶手上,小的站着干事,就凑得紧,结合得密,一点都没有妨碍。县官听了,当晚依法跟太太干事,太太快活得要死,问是谁教的,县官回答说:差人。太太一边将屁股凑前,身子颠簸着说道,这差人真好,明天赏他两担大米。”

她讲得绘声绘色、引人入胜。何况这种笑话还出自一个美女之口,那效果、那魅力更不一般了。

韩枫听了眯着眼睛笑了,说道:“苏娇,这姿势不错,等咱们干起来的时候也试一试吧。”

苏娇脸一红,说道:“我可没说今天要跟你干事啊。”

韩枫站起来两眼发光,说道:“苏娇,咱们也该行动了,你讲得我身上都要冒火了。”

说着,就来个“恶虎扑食”向苏娇急不可待地扑去。

苏娇跳起来躲闪,笑道:“我可没同意让你干。你上火是你自己不争气,与我没有关系。”

韩枫一下没抓住她,便说:“快点投怀送抱,等我抓住你,可就没那么便宜了。”

苏娇嘿嘿笑,说道:“你能把我怎么样?”

韩枫伸出舌头舔舔上唇,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着,又跳着去抓她。

那苏娇也精通武术,不像普通的女孩子好抓,简直像泥鳅一样滑,猴子一样灵活。但是,这屋里的空间限制了她的本事,不到五分钟,她就被韩枫逮住了。

苏娇不服气,像一条鱼一样乱挣乱跳着喊道:“不公平,不公平,咱们到外面比才行。”

韩枫笑道:“到了外面,我还能有机会吗?”

说着,便强行抱起她进了卧室,一下给扔到床上了。然后把灯打开,又去拉上窗帘。

再看苏娇,人已经坐起来抱着双膝,在雪亮的灯光下非常漂亮,白里透红的俏脸带着几分野性,薄薄的红唇撅着,显出不服输的架式。

韩枫往床上一坐,说道:“来,苏娇,服侍我吧。你是我的女人,你得听话。”

苏娇直摇头,说道:“我是你的女人不假,可是,男人应该服侍女人才对。不然的话,怎么能看出你对我的感情呢?”

她的语气很坚决。

苏娇嘿嘿笑着,说道:“你这小丫头嘴还挺硬呢。好,那我来服侍你。”

说着,便帮苏娇脱衣。

苏娇这次并没有拒绝,顺从地让韩枫脱掉了牛仔服。里面是一套黑色的内衣,上面有着小红花,非常好看。她的皮肤在黑色的映衬下那么白亮、那么细腻,像抹了一层油一样。

韩枫贪婪地瞧着,说道:“苏娇,摆个姿势给我看看。”

苏娇还真配合他,便站着床上,单手叉腰,一腿微曲,脸上一副傲慢的表情。

韩枫见了,心中大乐,夸道:“苏娇,你的身材真好,可以当模特儿了。你简直把我给迷死了。”

他感觉自己身上迅速地热起来,很有干那事的意思。

他激动得将自己脱光了,那家伙已经高高翘起,像是打足了气一样。

苏娇见了直笑,说道:“你看,这这贼东西一定是想干事了。”

韩枫拨弄着自己的宝贝,笑道:“那当然了,男人长这个东西就是干女人的,女人长个窟窿就是让男人干的。来,宝贝,快点脱光吧,让我干你。”

苏娇春心荡漾,美目发光,她嘻嘻地笑着,说道:“你的东西长得真大、真结实、真有男人气概。要是给朱勇看到了,一定会气得想割掉它。”

韩枫哼了一声,说道:“那小子算什么东西啊?只能是太监。”

苏娇说道:“韩枫啊,你躺下吧,让我干你。我很喜欢干男人的感觉,好像自己当了女王一样。”

韩枫笑道:“好,那就来吧,反正左右都是我干你。”

苏娇不同意,说道:“不,是我在干你啊。你快点躺下,要听话。不然的话,我可不干了。”

韩枫便不再跟她斗嘴,往床上平躺,那家伙直立着像一根电线杆,令女人愉快。苏娇凑上来,跪下来用手抓弄着,玩得不亦乐乎。她的美目不时向韩枫微笑着,那么甜又那么媚。

韩枫享受着她的爱抚,舒服极了。望着她的俏脸、望着她的雪肤、望着黑色内衣、望着她光溜溜的四肢,他心想:这样的妞在床上比冰琪要乖多了、疯多了,如果我要她用口做的话,她十有五六会同意的。

苏娇那充满青春与激情的曲线与**,散发着无穷的魅力,使韩枫大有成就感。他说道:“苏娇啊,你真会玩,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苏娇得意地笑着,说道:“我是无师自通,是天才,只不过看了几回影片。”

韩枫夸道:“那你可真聪明。既然是看影片,你有没有看过用口做啊?”

苏娇朝韩枫白了一眼,说道:“影片里什么没有啊,怎么可能没有看过?那些人可真厉害,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韩枫说道:“在床上嘛,要想玩得快活,自然不需要什么顾虑了。苏娇,你喜欢不喜欢我?”

苏娇说道:“这不是废话吗?不喜欢,我怎么会跟你上床呢。”

韩枫笑道:“苏娇,那你用嘴给我弄弄吧,我想那一定很舒服。”

苏娇一听,脸上发热,将家伙放开了,半天没有出声。

韩枫问道:“怎么了,苏娇,很难吗?你的思想不会那么保守吧?你可是大学生,不是乡下妹子。”

苏娇有点难为情,说道:“韩枫,我的思想当然不保守,可是我没有做过那种事,而且我怕那种味道会把我薰得吐了。那味道一定很臭很骚。”

韩枫笑道:“不会的,我刚洗澡完不久。再说,你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味道不好呢?”

苏娇的脸上又显出犹豫之色。

韩枫见她没有坚决拒绝,知道有机会,便站了起来说道:“宝贝儿啊,来吧,体验一下另一种**的乐趣。”

说着,挺着身子凑到苏娇的嘴边。

苏娇本能地向后退。

韩枫鼓励道:“别怕,苏娇,你是个勇敢的姑娘,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这我事吗?你帮我弄一弄,我会更喜欢你的。”

苏娇见韩枫如此想要、如此期待,便说道:“好吧,我试一次,要是滋味不好,下次你可别再逼我了。”

韩枫大喜,说道:“行,我不会再逼你,快点用你看到的那些招数实践一下吧。”

想到这美女的红唇要服务自己的家伙,韩枫觉得无限幸福。

苏娇定了定神在床上跪好,伸手握住家伙,伸出舌头在那上面试探着亲了一下。

韩枫喔了一声,说道:“好爽啊,全身都麻酥酥的。来,再来。”

苏娇见他反应如此强烈,自己也没有特别反感,便也有了一种满足感。她又继续开动起来,在那上面扫荡着,弄得韩枫啊啊之声频起,那种快感简直爽到骨头里了。

他感觉自己更喜欢这女孩了,伸手摸着她的秀发说道:“苏娇,你真是我的好宝贝儿,哥哥爱死你了。”

苏娇听了高兴,更加卖力地开动着。韩枫不时给她指点,告诉她不要只局限于一处,别处也要服务。

在韩枫这行家的指点下,天赋不低的苏娇越来越上道。刚开始时她还有顾虑、还有一点反感,但现在不同了,她简直觉得这是一件愉快的事。她看到韩枫舒服得连叫带喊,自己也有了一种成就感,就是生理上也有一种满足感。

在灯光的照耀下,韩枫立在床上摸着她的后脑,他心想:这妞进步真快,只要特别培养,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床上尤物了。这么好的姑娘,那个朱勇居然没有彻底玩过,真是个傻瓜、真是太监。

苏娇非常认真地服侍着韩枫,她在韩枫的教导下,不但学会亲那个,也学会把那家伙含在嘴里吞吐。这种事以往都只在影片里看到,看都很过瘾,现在,她自己亲自做了,感觉更爽。不错,男人的那上面是有味道,可那味道在平时是教人难受的,可是,女人一旦动了情、有了**,这气味也变成了催情粉,使人更为激动。

因此,苏娇像吃火腿肠一样吃着那家伙,那家伙已经涨得很大,要不是韩枫极力控制着,早就“一泄千里”了。

韩枫实在忍不住时,就想拔出来进入主题。可是,那苏娇的手指不老实,在吞吐的同时,手指挠着韩枫的股沟一带,那轻挠竟把韩枫的防线全部摧毁,他忍不住就缴枪了。

苏娇猝不及防,想躲已经来不及。韩枫还按住她的头喘息着说:“吃掉它,很好吃的,很有用的。”

结果,那么多的脏东西全进入苏娇的肚子里,一点都没有浪费。这一刻,韩枫感觉自己像当了神仙一样好,而苏娇也感到一阵晕眩。

韩枫感到有点意外,还没有干却缴枪了,这在他的**生涯中可不多见。

不过,他并不担心,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他知道自己没多久就会再起来,照样会按计划进行,掀起一场难忘的浓云密雨。否则的话,还叫什么男人啊!

韩枫特别开心,而苏娇却觉得不舒服,她连忙进洗手间收拾去了。

韩枫还笑道:“苏娇,你吃干净点啊!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东西是上好的补品呢,可以护肤养颜,延年益寿。”

苏娇在那头哼了一声,说道:“尽在那儿瞎扯淡,还长命百岁,死人复活呐!那样的话,让天下的女人都来吃你的东西好了。”

韩枫厚着脸皮说:“我要是这么宣传,你还有机会吗?那时候你就得排队提前预约了。”

苏娇大叫道:“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

韩枫说道:“你不信是吧?有机会我就让你看看,我的魅力有多大,有好多女孩争着抢着要吃呢,我都不大乐意。”

苏娇呸呸几声说道:“你又在说疯话了。你以为你那根东西是汉堡吗?尽在那吹牛。”

说着,传来一阵阵嗽口的声音。显然,她正在清除口中那男人的液体。

韩枫往床上一坐,**沐浴在雪亮而柔和的灯光下。他正动着歪脑筋,心想:等到有一天把我的美女们聚齐了,环肥燕瘦,风采各异,都陪在我的身边,那才是艳福无边。我叫她们脱光衣服尽力服侍我。我在花丛之中留连,想亲谁亲谁,想干谁干谁,那才叫乐不思蜀,神仙日子呢!到时候她们都是我的后宫,我就是皇帝,我是她们心中的国宝。她们都会争先恐后讨好我、亲近我,那时候就是想要干她们也得费点心思。我多么厉害啊,可说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一会儿,苏娇返回卧室。身上还穿着黑色内衣,那白净的身子显得那么诱人。跟刚才不同的是,她的脸刚洗过,一部分头发也湿了,脖子上、胸口上也沾了少许水一胸,看来刚才洗得挺急、也挺仔细的。

她倚门而立,妩媚地抛给韩枫一个媚眼,说道:“韩枫,我的任务完成了,应该回去了。”

韩枫笑呵呵地说:“你哪有完成任务?咱们还没有正式干事呢。”

苏娇眯着美目娇滴滴地说:“虽说没干,可是你已经爆出来了。按照小姐的说法,这就算干了,就得付钱。难道你连这个都不懂吗?还亏你是个床上专家呢。”

韩枫一撇嘴,说道:“我韩枫是什么人物?岂能连这点小事都不知道?当然知道。可是,你不是小姐,咱们的玩法自然跟她们不同。难道你愿意拿自己跟小姐相提并论吗?我是在会情人,不是在嫖娼。”

苏娇脸上尴尬,意识到有点失言,便说道:“反正我不干了,我得回去了。我还是一个大学生,未婚的姑娘,这要是让我父母、同学们知道,我以后还怎么做人?这种事以后我不干了,至少不能留在你家里。”

韩枫笑道:“你怕什么?你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怎么也怕人家说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来,坐这儿,咱们接着乐。”

说着,指了指自己那肌肉鼓鼓的大腿。

苏娇笑嘻嘻地说:“我又不是你老婆,我才不听你的呢。你给我多少钱让我坐大腿?得了,我走了,不跟你浪费宝贵光阴。”

说着,转身就要走。

韩枫一个箭步踪过去,像抱大树似的抱住她的腰,说道:“苏娇,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啊。你得让我乐够了,我才放你,不然的话,你就在这儿待着吧。反正我老婆不在家。”

说话时,还用自己的下体蹭着苏娇的敏感地带。

苏娇回头媚笑,说道:“还蹭个鸟啊、玩个鸟啊?你那东西都不行了,怎么玩啊?得了吧你。”

语气中明显有打击他的意思。

韩枫一点都不生气,说道:“我这东西就像有电源控制的一样。我想让它起来,它一定起来,想让它不起来,它就不起来。”

苏娇哼了两声,说道:“我才不信,你在吹牛呢。你们男人都一样,就爱吹牛。朱勇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爱吹牛,每次那东西才一会的工夫就软了,他还强调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男人不行,还强调个鸟啊?让你们男人说实话,真比让公鸡下蛋还难。”

韩枫听了不服气,说道:“你说的是朱勇,不代表所有男人。朱勇是什么东西啊?他是个太监,那玩意自然不行,不然的话,我为什么会叫他太监?我可不一样。”

苏娇不屑地说:“你有什么不一样?这不也软了,挺不起来。你要是挺不起来,我以后就不来了,我找别的男人干去。”

韩枫脸一板,说道:“不行。你是我的女人,怎么可以给我戴绿帽子呢?不守妇道,我会收拾你的。”

苏娇嬉皮笑脸地说:“你想让我守妇道也可以,你倒是挺起来啊?”

说最后几个字时,她拉起了长音,显得特别可恶,而那神态又有可爱之处。

韩枫松开她的腰,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就让你长长见识。”

说着,韩枫坐回床边,大张着腿,一指自己那软如线绳的家伙,说道:“你看好了,走近点。”

苏娇眨着美目走近韩枫,说道:“我看着呢。没有女人的帮忙,我看你怎么马上挺起来。”

韩枫信心十足地说:““真金不怕火炼”你就瞧好了。”

说着,闭上了眼睛。

苏娇蹲下来仔细地观察着那东西,按理说,苏娇这个打扮、这个姿势,都很撩人,足以使男人产生冲动。试想,一[Zei8.com贼吧电子书]个美貌少女,美好的**上只穿着黑色内衣,能不诱人吗?再加上她蹲下来,大腿的肌肉绷紧,乳沟毕露,露出一部分球体,是男人都会有感觉,韩枫也不应该例外。而韩枫此时却闭目静坐,不知在想什么。

苏娇笑道:“这会儿也没起来啊?”

话间刚落,那东西就像被打气了似的,瞬问变成一个巨无霸,威风凛凛竖在韩枫的双腿间,成了男人的骄傲。那支支愣愣的样子,像个耀武扬威的大将军。

苏娇不禁哦了一声。韩枫睁开眼睛,说道:“怎么样,挺起来了吧?”

他伸手拨弄一下大家伙。

苏娇嘿了一声,伸指触触大东西,说道:“你告诉我,这是怎么挺起来的?太神奇了,跟耍戏法似的,不可思议。”

她透过触碰,感觉到那东西的热和硬了。

韩枫得意地一撇嘴角,说道:“我会气功。我跟你说你也不懂的。”

苏娇一脸疑惑,说道:“气功我也知道,可没有听说那功夫能教这东西起来,你一定在唬我。”

韩枫笑道:“这只能说明你头发长、见识短啊。很多方面你还是个孩子。”

苏娇点着头,说道:“你行,你厉害,哪天也教教我这门功夫。”

韩枫笑道:“你又没长这东西,学这个干嘛?”

苏娇一想也是,自己忽略了这个问题,但她脑子转得很快,说道:“我虽然没长那个,可我长**。我可以让**鼓起来。”

她说得很认真,却听得韩枫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直躺在床上。

这使苏娇脸上发热,说道:“笑什么啊?有那么好笑吗?”

韩枫好不容易止住笑,说道;“来吧,苏娇,快来陪我玩吧。”

苏娇问道:“你想怎么玩呢?”

韩枫坐起来,说道:“来,让我给你脱衣服吧。”

苏娇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脱好了。”

说罢,她又来个舞蹈脱衣法,扭动腰臀,双臂熟练优美的将内衣脱掉。内衣一落,随着她的动作,两只**有节奏颤抖起伏着。那萋萋芳草问,似乎也闪着点点水光。

韩枫看着过瘾,夸道:“苏娇,要说迷人,你比我的老婆更叫人上‘火’啊!”

这倒是实话。

苏娇听了赞美,自然情绪高昂。她很有风度地转着圈子,转来转去便转到韩枫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两人**相贴,滋味不错,都觉得心满意足。

苏娇扭动着身体,一会儿又面对面骑坐上来,双臂勾着韩枫脖子,身子磨蹭着韩枫的身子。韩枫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摸着她的后臀,说道:“苏娇,你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好女孩啊,都教我冒火了,我想不干你都不成。”

说着,轻轻动着腰,使大家伙向她那里直捅着想要进去。而苏娇则笑嘻嘻地躲避着,就是不让他进去。

韩枫笑着说:“小丫头,你在玩我呢。但你难不倒我的。”

说着,紧抱住她的后臀不让她乱动,与此同时,大家伙准确地向前触,一寸一寸地移,然后,一捅,进去了,而且顶到底。

韩枫噢了一声,觉得真舒服,好像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舒服的。

两人一起努力扭腰动臀,把快乐推向高峰。大约过了十五分钟,韩枫抱着她转个身,使她的身子落到床上,然后挎着她的双腿猛烈地干着,简直像要把苏娇给干碎了似的。她的**剧烈地颤着,她的口鼻不时发出甜蜜的声音,让韩枫倍感骄傲。

韩枫一边干着,一边问道:“怎么样,苏娇,这下爽了吧?”

苏娇连扭带颠积极配合着韩枫的动作,嘴上说:“爽极了,简直他妈的要命,我情愿让你干死算了。”

她的声音高低起伏,显示着兴奋的状态,那是只有发浪时才有的表现。

韩枫像一只发狂的雄师没命地冲锋着,干得苏娇声音都叫得要哑了。她娇喘着、呻吟着,像是随时都会死掉似的。

干了一会儿,苏娇便求饶道:“我的好男人,歇一会儿吧,再这么干下去,我的小命都会赔上。你不希望我这么就完蛋吧?我还想多陪你乐几年呢。”

韩枫看她说得可怜兮兮,就放慢了速度,说道:“好吧,我轻一点就是了。”

他轻轻地动着,像风拂杨柳一般温和。

苏娇长出一口气,说道:“这还差不多。”

韩枫贪婪地干着、享受着,觉得老天爷对他不薄,给他那么多的美女。多好的青春**啊,像一团火,把男人的激情都点燃了。她的身子那么嫩、那么柔软,韩枫的每一下动作,都使这身体晃动着,使这美女发出最刺激人的叫声。

“真好,我的好男人,我好爱你啊。我这辈子遇上你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苏娇亡心情地说。

韩枫亲了亲她的美腿,一边干她、一边说道:“不对啊,苏娇,你遇上我,那应该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怎么会倒霉?”

苏娇断断续续地哼道:“自然~~是~~是倒霉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不~~不嫁给你,而跟你这么不明~~不白地在一起呢?我可亏~~亏大了。”

韩枫这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他哈哈一笑,说道:“你还是庆幸遇到我吧。若不是遇见我的话,你怎么会知道被男人干是什么滋味啊?”

说着猛动了几下,使苏娇猛叫了几声。

韩枫缓过一口气,说道:“我从别的男人那里也能知道被干的滋味啊,省城又不止你一个男人。”

这话的结果是导致韩枫报复似的狠干,干得苏娇几乎都不上来气了,只知道扭腰挺下身,乖乖被韩枫攻击。韩枫还真怕她受不了大风大浪,因此便停止动作,说道:“来,翻个身,我从后面干你。”

苏娇大口喘了几口气之后便翻过身子,跪伏着朝韩枫撅起屁股。那个后臀不算大,但很均匀,形状挺好,圆圆的两瓣。此刻,后臀分得开开的,把迷人的一带暴露无遗,使她的下体显得那么神秘、又那么可爱。

韩枫仔细看着,他伸手碰一碰后面,那部位便急促缩着。苏娇啊地一声叫,回头直瞪,嗔道:“你干嘛呀?你可别打我后面的主意,别干我那里。”

韩枫笑道:“为什么呢?有什么不能干的?你看影片里干后面的可多了,为什么不试试呢?难道你的思想那么保守吗?”

苏娇说道:“我的思想并不保守,可是,我嫌干那里不干净。我可听说了,许多疾病都是透过干那里传播的,我还年轻,可不想那么早就死掉。”

韩枫把着她的双臀,目光在她的下体扫来扫去,说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不怕,大不了我戴套子好了。”

苏娇摇头,说道:“我还没打算把后面也奉献给你,你还是干前面吧,快来啊,那里又痒了。”

说着,又动了动双臀。

韩枫并没有强迫她干后面。他想:那种事不是强迫的,只要她愿意,我就干,若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会有女孩愿意被干那里。

他摆好姿势,扶着双臀,刺了进去,然后,呼呼地开动了起来,每一下都是那么有力、每一下都是那么激情,使苏娇又叫起来了,双臀直晃,不时变化自己的姿势以获得更多的刺激。

韩枫舒服地直喘气,但他暗自将苏娇的后臀跟路冰琪的比了比,觉得苏娇的后臀还不够大,做此姿势时诱惑性少了点。当然,路冰琪的后臀跟陈熙凤相比还是逊色啊,陈熙凤才是真正的大后臀呢。虽说只是隔着裤子见过,但他能感觉到那里的好处。可惜,可惜,没有见到庐山真面目。若是能看看里面,那才叫爽呢。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韩枫劲头十足地干着,每一下都显示着他的雄风,并且越干越快,干到快处,苏娇的双臂撑不住了,上身一低,已经完全趴在床上。

韩枫照干不误,非常厉害,像是已经干着了陈熙凤似的。那个中年美妇,已经尝过两个男人的滋味了,再尝尝第三个也不为过吧?再说,她那么年轻,难道就甘心孤独过下半辈子吗?难道说她一点**都没有了吗?一定有的,只是藏在了自尊心的背后。她会跟村长那样的家伙通奸,足以证明了她也不是完全的圣女。只要正确引导,她还会来个梅开三度。

这么一想,他的**猛然加强、干得更兴起,苏娇又开始乞求了:“我的好男人,我快被你干晕了,快点爆出来吧。你今天怎么这么强呢?像吃了药似的。”

韩枫得意地大笑,一边干着,一边在她的双臀上啪啪地拍着,说道:“我这样的体格还用得着吃那玩意吗?我是凭实力跟女人在一起的。”

苏娇带着哭腔说:“我服了你了,快点爆吧,我不行了。”

在苏娇的乞求之下,韩枫终于缴枪了。那一刻的感觉真爽,像是把灵魂都扔到了九天之上。

之后,双方搂在一起喘息半天,谁都不动一下,那东西的家伙还在里面呢。韩枫舍不得拔出来,而苏娇也没要求。过了一会儿,两人改为侧身拥抱,在软绵绵的状态中不知不觉睡着了。那东西也忘了抽出来。

等到次日,韩枫感到怀里一空时睁开了眼睛,只见苏娇已经穿好衣服了,俏脸上还带着昨晚的红晕。

韩枫懒洋洋地说:“干嘛起那么早?又没有人来抓奸。”

苏娇笑嘻嘻地说:“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得赶紧回去,知道的人越少,我越安全。”

韩枫笑道:“做了不怕,怕了不做。”

苏娇狠瞪他一眼,说道:“少在那儿装英雄。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的感受?我可是一个大学生,还没有毕业,总要爱惜一下自己的名声吧?”

韩枫叹口气,说道:“真拿你没法子。我可不送了,我还困着呢。”

说着,打了个哈欠。

苏娇在韩枫的脸上掐了一把哼道:“你是个懒猪,还是睡你的吧。本姑娘走了。”

韩枫问道:“那你啥时候再来?”

苏娇扭腰摆臀地向门口走去,回头一笑,说道:“那要看本姑娘什么时候高兴了。得了,不理你了,你当你的猪头吧。”

说着,蹬蹬蹬地走了。又听砰地一声关门声,苏娇真的走了。

随着一阵脚步声变轻、变远,韩枫摇头,自言自语说:这丫头还挺有个性呢,有几分像陈黛林,又有几分像路冰琪,但想来想去,跟那两女又都不像。苏娇就是苏娇,有自己的特色。

随后,他决定继续睡觉,好好睡睡,养足精神再想别的。于是,他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往好事上想,想快点入梦。凡从好事上进入梦乡的人,那他的梦也应该是美好的啊!

结果,他还真的睡着了,还真的做了美梦,且都跟美女有关。不过,等他醒来再回忆的时候,发现都是零零碎碎的,已经记不清楚细节了。只是朦胧中知道这梦里有陈黛林、有路冰琪、有陈熙凤、居然还有父亲公司的许雅。

韩枫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他正要吃饭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一接,是陈黛林打来的。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令人感到愉快。

韩枫笑道:“黛林,还是你最惦记我,隔段时间就关心关心我。”

他故意逗她。

陈黛林急躁地说:“得了吧,少来这一套。我打电话给你可不是跟你磨牙,而是告诉你那个被抓的家伙露口风了。”

韩枫噢了一声,说道:“是谁指使他干的呢?是吴云帆吗?”

陈黛林笑了笑,说道:“这次可教你失望了,不是吴云帆,是一个正在念书的大学生指使他的。”

韩枫当然知道是谁,还问:“是谁?是哪个狗娘养的?”

陈黛林回答道:“是朱勇,这个人你认识吗?”

韩枫故意犹豫着说:“这个人我见过,但印象不深,忘得差不多了。”

陈黛林沉吟着说:“你告诉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要找人打你?你们有多大的仇?”

韩枫想了想,回答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不了解。他打我是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苏娇吧,他是苏娇以前的男朋友,以前两人关系不错。”

陈黛林说道:“那我就明白了,闹了半天,是你当了第三者。你跟苏娇好,所以朱勇吃醋了,男子汉的面子挂不住,就找人收拾你,这也在情理之中。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勾引别人的女人,这就是个沉重的教训。”

韩枫嘿了一声,说:“他没本事管不住自己的女朋友,是他自己无能,怎么能怪我呢?妈的,这种太监还找什么女朋友。”

陈黛林一本正经地说:“少说这些没用的。我想问你的是,当天被抓时,你怎么没把这些说出来呢?怎么不提朱勇?”

韩枫说道:“提什么啊?我早把那小子忘到脑袋后面去了。若不是你仔细问我,我就是想到乌龟、想起王八蛋,也想不起他。这个太监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黛林听得笑了,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爱骂人?挨了打也不舒服,是吧?”

韩枫大声道:“那还用说,谁挨了打,谁会说得起劲呢?对了,既然已经知道是那小子主使,你们应该赶快采取行动啊,别让那小子跑了。”

陈黛林低声说:“可以告诉你,我们已经派人去了,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可以将他逮住。”

韩枫急切地说:“抓到人时,你得告诉我一声。这小子人面兽心,心眼不正,我得去打他一顿,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陈黛林郑重地说:“我可不提供这种打人的机会。我们有规定的,不准随便打犯罪嫌疑人。”

韩枫又问道:“黛林,你告诉我,按照他们的行为,这个朱勇会被判几年?”

陈黛林回答道:“这种打架斗殴还算不上犯罪,简单处理一下就放人了。”

韩枫啊了一声,说道:“什么?就这么便宜他们?难道我就白挨打了吗?他妈的,法律是怎么回事啊?”

陈黛林解释道:“这就说明你不懂法律。是这样的,是否构成犯罪,要看行为的动机和后果。拿你被打这件事来说,朱勇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教训你,不是杀死你,这就跟那些杀人未遂的有了区别。”

韩枫插嘴道:“谁说他们不想杀我呀?又是棒子、又是刀,要不是我功夫好,早就去见上帝了。”

陈黛林说道:“你不是没受什么伤吗?你不是还活着吗?”

韩枫以委屈的口气说:“难道非得我被杀死了才能算大事吗?”

陈黛林轻声笑,说道:“难道你不想多活几年吗?”

韩枫唉了几声,说道:“那你告诉我,这次事件我会得到什么好处?”

陈黛林说道:“也就得到点金钱赔偿和人家的赔礼道歉吧。”

韩枫骂道:“真他妈的,这也太便宜这帮狗娘养的了。你应该帮我,帮我把这起事件从普通的打架报复,变成杀人未遂。”

陈黛林坚决地说:“不行,别胡说。我是个警察,我有我的原则,不能徇私枉法,不能心术不正。”

韩枫噢了一声,说道:“黛林,我好失望。”

陈黛林微笑道:“有什么好失望的?难道你非得看着人家被枪毙,你才痛快吗?”

韩枫骂道:“那些狗娘养的,死一个,少一个。我又不是带枪的,我要是带枪的,有一个毙一个,省得危害社会和国家。我这是为民除害。”

陈黛林叹口气,说道:“你这是牢骚话。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秩序,不能凭着个人的情绪办事,得按法律办事。要照你说的那一套,早就天下大乱了。”

韩枫想了想,说道:“你们应该再好好审审,我相信,这背后的主使人一定不止朱勇一个。朱勇是什么东西?他只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他有什么本事叫打手教训我?这背后一定有文章,这与你那个死鬼男朋友肯定脱不了关系。”

陈黛林轻声骂道:“滚蛋吧你,什么死鬼男朋友?他还活着呢。你就是对他印象再差,也不用咒他死吧?”

韩枫嘿嘿笑了几声,说道:“他可是我的情敌,我当然盼着他早点倒霉。”

陈黛林忍不住笑了,说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了。你跟他怎么算是情敌?虽说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是,我并没有答应让你追。因此,你们算不上什么情敌。你是一个有老婆的人,我可没兴趣。”

韩枫听了不满,说道:“难道有老婆的人就没有魅力了吗?”

陈黛林哼了哼,说道:“那与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会那么傻?放着那么多的好对象不找,去找你这样的爷们?我的脑子又没有进水,更没有被驴踢了。以后你少自我陶醉,我可没有看上你,你别老胡思乱想的。”

韩枫听了直笑,说道:“就算我没有追你的资格,难道我暗恋你、想着你还不行吗?这样好像没犯什么罪。”

陈黛林叹了口气,说道:“韩枫,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很多道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你已经有老婆了,应该安分点。况且,你还有冰琪、冰涵,作为男人已经够风光,你就此满足吧,别再想入非非了。我不把你的丑事说出去就已经很对得起你。听我的,别再做梦了,行吗?”

韩枫只是嘿嘿笑,说道:“我真应该感谢你替我保守秘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女孩,我永远感谢你、喜欢你。”

陈黛林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守口如瓶只是冲着感情吗?”

韩枫问道:“难道还有别的原因吗?”

陈黛林沉默了数秒,说道:“当然有了。我告诉你,我佩服有能力、有本领的男子汉。像你,占有了路家三姐妹,使她们都心甘情愿服侍你,虽说比较缺德,但也是能耐。我要是男人的话,也会引以为傲。”

韩枫听得好惊讶,说道:“黛林,要是女人都这么想的话,那就万事大吉了。”

陈黛林呵呵笑几声,说:“要是我三个表妹知道我的想法,她们一定会同时骂我不是人。可我确实佩服那些能让一群女人都爱上的男人,那才叫大英雄、大男人呢。”

韩枫哈哈大笑,说道:“幸好你不是男人,不然,你会成为超级采花大盗的。”

陈黛林信心十足地说:“差不多吧。好了,不跟你扯淡了,我还有许多正事要干。等抓到朱勇时,我再通知你。”

韩枫说道:“行,这些倒不是大事。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到我家做客啊?”

陈黛林说:“你那个狗窝我还是不去为妙,那里太危险了。”

韩枫嘿嘿直笑,说道:“你尽在那儿冤枉我,你上我家也不止一回了,哪回不是高高兴兴地来,平平安安地离开,哪回让你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