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令人沉醉的女人

路冰涵双眼发亮,说道:“你说吧,表姐。我太想知道了,这次你又喜欢上怎样的好男人了。”

陈黛林淡淡一笑,美目变得深沉,沉默数秒,又接着讲起第三个男人来。她稳定一下情绪,说道:“第三个男人是我打工时的老板。我大学毕业之后,分配的单位不太理想,我就没去,心想:反正学历已经有了,那就自己出去找出路。路在自己的脚下,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向来,不必非得让别人主宰自己。我先后到了好几家公司,都没有待多久。因为那些老板实在太好色,他们的目光叫人恶心。”

路冰涵插话道:“你的功夫那么好,谁对你无礼,你就扁谁。”

陈黛林笑了笑,说道:“出去混,得多动脑子,有时候武力解决不了问题的。”

路冰涵催促道:“表姐,你接着说呀,后来怎么样?”

陈黛林接着说:“由于那些老板好色,叫人感到不舒服,我就继续换公司。最后的那一家,老板四十几岁了,很斯文,很稳重,也很有风度。他对我一直彬彬有礼。我对他也有一定的好感,但我知道,他再好,我也不能喜欢他。他可是有老婆有孩子,我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再说,我好歹也是个大姑娘,可不能跟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乱来,这方面我一点都不傻。

可是他很喜欢我,在工作上照顾我,在生活上关心我,他的眼神已经很明白地告诉我,他爱上了我。我就想,要是有一天,他跟我表白了,我该怎么办呢?拒绝会很伤他的心,不拒绝又不能在一起。

人呢,越担心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有一天晚上,他约我出去出吃饭,也是巧,就被他的老婆撞上了。她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事后,我总觉得有点不妥。果然,不久他老婆就偷偷找上我,追问我跟他的关系。我自然实话实说,说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但她不相信。

为了避嫌,以后我尽量不跟他单独在一起。有一天,他又请我吃饭,我不想去,但他说是他的生日,要我给他一个面子。我实在不忍心再使他心凉,就同意了。这次,为了避免别人打扰,他开车载我到郊外的饭店去。这次真的很安静,那里没几个人。

在这天晚上,他两杯酒下肚,掏出一个钻戒来,说要送给我。我说,咱们只是同事,充其量只是朋友,这礼物我不能收。他很失望,跟我说,他喜欢我已经很久了,总想跟我说,要娶我当他的老婆。我说,那绝对不行,不可能的,不说我喜欢不喜欢你,就冲着你有妻儿,我就不能同意。他说,只要我喜欢他,那一切就好办。只要我愿意,他会用最快的时间跟老婆离婚。我直摇头,很坚决地表示,我决不能当第三者。谁想追求我,首先他得是单身,我可不想卷入别人的家庭中,那样也不道德。”

陈熙凤跟路冰琪、路冰娜及韩枫,都不断点头,赞成陈黛林的看法。陈熙凤说道:“孩子,你这么想,这么做都对。咱们一个姑娘家,跟一个老爷们瞎搅和什么啊。好小伙子多得是,咱们村里就有。宁可找一个农村的,也不能找那样一个老爷们,传出去,多丢人呐。”

还没等陈黛林说什么,路冰涵就接话道:“我说妈呀,你这思想也太老土了吧?现在哪个姑娘不想嫁个有钱人,一步登天,直接当阔太太?只要有钱,管他什么老爷们、老头子,一切都以钱为中心。有了钱,牺牲一把也值得。要是自己奋斗,那得等多少年呐。等挣来大钱,自己早变成老太婆,吃也吃不动,玩也玩不动,穿也穿不成。那时候,就算想哭也找不到地方。”

陈熙凤骂道:“你这小丫头,要是将来那么干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你没有我这个妈,你就当自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路冰涵讨好地向风淑萍笑着,说道:“妈,我不过是说现在这时代的风气罢了,我自己可并没有想那么嫁人呐。”

陈黛林说道:“没有就好,咱们路家的姑娘可不能让人家笑话。”

路冰娜说道:“表姐,你表态之后,那个男人有什么反应呢?”

陈黛林抱着手臂,沉思片刻,说道:“他见我这个态度之后,一脸遗憾。他猛喝了一口酒,跟我说,为了表明他的诚意,他要先办离婚,然后再向我求爱。他要我等他,三个月的时间够了。”

韩枫听得大感兴趣,说道:“这三个月里,想必会有大的变故。他那个老婆想必不是省油的灯。”

陈黛林嗯了一声,说道:“没过几天,他老婆又找到了我,跟我谈判,说要给我一笔钱,让我远走高飞,只求我别破坏她的家庭,她不能没有这个老公。”

路冰琪说道:“谁是那个男人的老婆,都会产生强烈的危机感,就像人在悬崖边散步一样。”

陈黛林看了一眼路冰琪,说道:“你的比喻很精准。我看那个女人很可怜,心一软,同意她的要求,不过我没想过要她的钱。第二天,我到公司向老板辞职,他大感意外,死活都不同意。我告诉他,他的爱让我感到很痛苦,为了大家好,我只有走为上策。他紧紧抓住我的手,说要是我离开他,他就从楼上跳下去。这样,我又走不成了。他说,一定是他老婆逼我,他会解决好老婆方面的问题。我心里跳得厉害,知道想抽身也难了。这对夫妻俩之间一定会发生大战。

一连几天都风平浪静,我原以为没事了。一天早上,老板满面春风,说有好消息、好消息,他老婆已经同意离婚,我们很快就要过好日子了。可我听了之后,心里不安,总觉得这好消息背后是可怕的风暴。

一星期之后的一个晚上,我有事回去得晚点,在我住处附近那条路上,我受到了两个人的袭击。他们合坐一辆摩托车,从我身后突然冲来,想把我撞死。幸好我反应敏捷,动作较快,福大命大。他们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每人抽出一把刀向我扑来。我是练武人,根本不怕这个。尽管两人很凶,也有点功夫,但是一交上手,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打得落花流水。他们见情况不妙,跳上摩托车就逃跑了,我也没追赶,也没有报警,我凭直觉认为这件事与他老婆有关。

我犹豫着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他。若是告诉他,又怕他烦恼。不说,又怕他老婆更为放肆,不放过我。等第二天我上班时,没有见到我的老板。我心想,他为什么不来上班呢?难道是在家跟老婆打起来了?或者喝酒喝多了,起不来?很快,下午就有了答案,是老板死了。”

大家都大惊,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能说死就死了。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疑问,这个老板是怎么死的呢?路冰涵问出了大家的疑问,还说道:“难道他发生车祸?或者喝酒喝死了,或者他老婆因爱生恨,找人把他杀掉了?’陈黛林摇头道:“都不是。他老婆找人杀我,没杀成,心情很坏,就找了一个同学回家乱搞,结果被老板堵个正着。老板很生气,骂自己老婆无耻,说是非离婚不可。他老婆就骗他说,已经找了两个杀手去杀我,我已经没命了。老板听了悲痛欲绝,伤心之极下,到厨房取了把菜刀,向妻子砍去,连砍了好几十刀。盛怒之下,又把那个奸夫砍死了。砍完之后,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完了,就写了张遗书,然后杀死了自己。”

说到这儿,陈黛林的美目已经红了。不知道是惋惜,还是难过,也许都有吧。

故事讲完了,大家久久不语,没有想到陈黛林会有这么精彩而又残酷的故事。不,不是故事,而是历史,哪个女人要是有她这些经历,都会有很大的改变。

陈黛林朝大家笑了笑,说道:“事情都已经云淡风轻,除了今天之外,我从来没有向别人说起过,说它干什么呢,一说就会让人头疼。”

陈熙凤唉了几声,搂了搂陈黛林的肩膀,说道:“孩子,你的命可真够苦的,这些好男人都没有福气。”

路冰娜感慨道:“难道这真是命吗?”

路冰琪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看来是有几分道理。”

韩枫点评道:“这个老板倒真是条硬汉子、痴情种。不过他的做法太不理智了,假如当时能稍稍冷静一点,结局就会不同。再痛苦、再发怒,也不能乱杀人,即使不自杀,也要负法律责任的。”

路冰涵也咂了咂嘴,说道:“可惜了,可惜他的公司,他的那些钱。对了,后来呢?”

陈黛林微笑道:“后来?后来就是我现在这个男朋友了,他还活着,没有发生意外。”

路冰涵的眼珠子转动着,说道:“我是问,他的公司怎么样了?他的钱哪里去了?”

陈黛林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说道:“老板死后,律师找到我,宣布老板的公司及所有财产都属于我。我一下子傻了。经过律师解释,我才明白,他早就把财产继承人的名字写上我,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于是我把公司卖掉,卖了不少钱。这些钱我不想要,因为觉得不吉利,我就把它存到银行里不动。然后也不打工了,开始自己创业。也许运气好,没几年就有了自己的事业。”

路冰涵惊呼道:“表姐,你的运气真好,掉进黄金窝了。我怎么就没有那样的好运呢?没有哪个富翁愿意让我当继承人呐。”

陈熙凤轻轻摆手,说道:“黛林,好了,难受的事别说了,说点高兴的吧。”

在她的提议下,大家换了话题说别的事,尽往喜事上转。而刚才的故事却在韩枫心里留下不灭的印迹,使他久久不能平静。

路冰涵转动着黑眼珠,嘻嘻笑着,说道:“表姐,间你一个敏感的问题,你可不准生气。”

说到这儿,路冰涵故意变得严肃,像一个成熟的大人。这表情在她身上倒不常见。

众人见她如此正经八百,也都想知道是什么特别的问题。陈黛林思了思,说道:“冰涵,你问吧,就算是问我家有多少钱,我也可以考虑告诉你。”

路冰涵沉默了几秒,说道:“表姐,你都谈过几次恋爱了,对情场已经不陌生。那么,你还是处女吗?”

此言一出,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连陈熙凤也笑了,指着路冰涵笑骂道:“这死丫头,跟你表姐找碴呢,真是欠揍。这事也能问吗?”

陈黛林想不到她会有此一问,不禁瞧了瞧在场的唯一男性,韩枫正笑咪咪地看她呢。她把目光转回到路冰涵身上,突然噗哧一笑,笑得好甜、好开心,比一朵桃花骤然开放还美,美得没有一点俗气,令韩枫暗暗叫绝,他心想:她这个笑容又与冰琪有得一比。他看路冰琪时,她也正微笑着看陈黛林呢,想看看陈黛林会如何回答。

陈黛林等笑声结束,定了定神,说道:“冰涵,这个问题也能在大家面前问吗?换一个问题吧。”

路冰涵摇摇头,坚决说道:“那可不行。我就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你一定得回答我,不然的话,我就不依你。”

路冰娜在旁说道:“冰涵,不要胡闹了,这是个人**,你就别让表姐为难了。当着这么多人,你叫她怎么说呢?你还是换一个问题吧。”

路冰琪也说:“是呀,冰涵,你还是别难为表姐了。表姐不会回答你的。”

陈黛林轻声笑了笑,说道:“好了,冰涵,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你想,我喜欢过三个男人,感情也挺好,接触也够多,哈哈,这回你明白了吧?”

她说得很轻松,全不在意。韩枫听罢,却有点微微失望,心想:这个时代是开放、自由的时代,婚前**是很普遍的现象,这也怪不得她。可是,她要是处女该有多好啊!

韩枫在心里暗暗叹着气,怪自己运气不好,没有在她还是处女时遇到她。

再说路冰涵,听了答案后直摇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额上那排可爱的刘海一颤一颤的。她不满地说道:“不成不成,你这算什么回答啊。你这是在转移目标。我要你明明白白回答我。”

陈黛林微笑着说:“冰涵啊,一个女的是不是处女有那么重要吗?我觉得一个女人生理上是不是处女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心理还是处女。只要她总能保持一颗纯洁的心,那她就是永远的处女。生理上的处女只是皮,是不重要的表面,而心理上的处女才是本质,才是长久。我说的话,你明白了没有?”

路冰涵很干脆地回答:“不明白。”

陈熙凤摇摇头,说道:“冰涵,你是狗皮膏药吗,黏上就不放啊。好了,别再说些没用的了,放过你表姐吧。”

路冰涵咧了咧嘴,不再吭声了。

这时,路冰琪说话了:“表姐,我们都听说了,你现在功夫不错,是女中豪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露两手给我们瞧瞧。”

一听提起功夫,陈黛林大为兴奋,就像身体里有了火焰一般。她轻轻一拍腿,说道:“好哇,只要大家有兴趣,我当然可以现丑。只是我的功夫不怎么高明,我心里是很清楚的。”

路冰娜跟着鼓劲,说道:“表姐,露两手吧,不要再谦虚了。”

韩枫跟着说:“你的功夫我是知道的,要是你的功夫不高明,这世上哪还有高明的功夫呢?”

陈黛林很得意地一笑,说道:“过奖了。既然大家这么喜欢看,那我就到院子里比划比划吧,要是不好,大家别笑话就是了。”

说着,便站起来往院子里走去。她走路雄纠纠、气昂昂,很有武者之风。

众人也跟着进了院子。院子很宽绰、很干净,黑色的地面微微发黄,靠墙的地上搁着一些农具,诸如锹、镐、锄头,房檐下还挂着镰刀、小锄头等物,还有一串串的红辣椒呢。这一切跟城里钢筋水泥的世界截然不同。

陈黛林往院中心一站,小臂一端,接着扭腰弓步,出拳踢腿,练了起来。时而转身、时而跳跃、时而翻跟斗、时而劈腿,每个姿势都是美的表现,每个动作都充满着力量。如果说舞蹈尽显女性的柔美与婀娜,那么这套功夫集中表现了女性的刚健与英武,连韩枫看了都不住点头,心想:这姑娘确实不凡。她的功夫不只实用,还挺好看。

由于性别,韩枫忍不住看她身体动起来时的胸脯、大腿及双臀。那隆起的胸脯在陈黛林蹦跳时也震颤着;那丰臀在她的裤子收紧时,显得那么丰隆、突出;当她弯腰时,双臀又那么浑圆与挺翘;还有那大腿,绝对是美腿,好看而耐看。

如果说小蕾美在大腿,冰琪美在胸脯,那么这个陈黛林就是美在整体了。把她单独的一个部位跟别人相比,未必是第一,可是整体一看,她就是第一,无人能及。对,她美在整体,美得那么和谐、那么恰当,而她的飒爽英姿更是无人可比。

转念之间,陈黛林已经玩起后空翻,犹如车轮转动,如风而过。当她站立时,稳如泰山,气不长出,脸蛋仍是白里透红,青春靓丽,出类拔萃。她的眼睛美极了,亮如明星,黑如子夜,其中的笑意更令人琢磨不透。

陈熙凤跟大家一起鼓起掌来。路冰涵上前一拉陈黛林的手,说道:“表姐,你好厉害,真给咱们女同胞争气。我好爱你啊。”

说着,翘起脚,跟陈黛林贴起脸来。

路冰娜也称赞道:“表姐,你是人中之凤,没几个男人能配得上你,你呀,不好嫁人呐。”

路冰琪略有所思。韩枫问道:“冰琪,你的感觉怎么样?”

路冰琪说道:“我想起几句诗来。”

韩枫哦了一声,说道:“说来听听。”

路冰琪轻轻吟道:“‘回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我欲乘风归去,只怕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韩枫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他心想,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吗?也许冰琪是对的吧。

这时候,路冰涵仍然不依不饶地说道:“表姐,你刚才只是表演功夫,跟舞蹈一样,我们看得不是很懂。我们毕竟不像姐夫懂那么多。我看,你还得露一手。”

陈黛林问道:“露什么?”

路冰涵嘻嘻笑着,小声道:“要说露什么的话,那就‘三点’都露吧。”

陈黛林听了一瞪眼,又笑道:“小丫头,找打。”

说着,将自己的拳头举了起来。

路冰涵连忙捣住自己的脸,说道:“我该打,我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你露点硬功夫吧。”

说着,眼睛向周围一转,发现篱笆前叠了几块砖,就指指说:“表姐,那个能玩吗?”

陈黛林看了看,满不在乎地说:“怎么玩呢?你倒是说说看。”

路冰涵背着手,像一个老家伙一样,说道:“我在电视上常看到人家将砖头劈断和拉断,表姐能来这个吗?”

陈熙凤大声道:“冰涵,别这样,万一伤到你表姐呢?你这孩子,就是不懂事。”

路冰娜也说:“要玩一手,也不见得要砖头啊。”

路冰琪说道:“已经很厉害,不必再露一手了。”

韩枫则说:“那要看看她本人的意思了。”

他倒是想看看这大美女的硬功夫。他相信,她是有那个能力,不然,怎么能称得上是练武之人呐。

陈黛林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冰涵想看,那我就试试,万一劈不折,拉不断,你们得允许我拿锤子去。”

大家听了一阵哄笑。

然后,陈黛林走向砖头,捡起一块来,另一手扬起,说道:“看准了,打。”

只听帕一声,手掌拍在砖面上,扑答一声,断掉的那一半落到地上。

陈黛林扔掉手里的半块,又捡起一块砖来,先来个马步蹲裆,接着,双手分握砖的两端,双臂一运劲,说道:“开。”

只见完整的一块砖忽然裂开,一分为二。而陈黛林仍然面不改色,气不长出。她笑盈盈地扔掉砖头,像个江湖女侠一样朝大家拱拱手,说道:“让大家见笑了。这些都是雕虫小技,骗不了行家的。”

大家热烈鼓掌,把一些邻居都吸引过来了。在邻居的要求下,陈黛林又破了几块砖,照样使大家睁大眼睛,惊为奇人。韩枫心想:果然不错,是有本事。我要是跟她对打,不知道能不能胜。

表演结束后,大家簇拥着陈黛林进屋,洗手洗脸,路冰涵还缠着陈黛林要拜师学艺呢。但在陈黛林简单地讲述了练武的辛苦后,路冰涵就不那么热心了。

路冰琪跟韩枫是最后进屋的。路冰琪悄声问:“韩枫,你看我表姐怎么样?”

韩枫不敢胡乱回答:“就是那样。你知道,我也知道。”

路冰琪淡淡一笑,说道:“你这叫什么回答啊,她比我强好多,我真的服了。喂,若她给你当情人怎么样?”

韩枫一怔,然后嘘了一声,低声道:“你怎么也开始胡说八道了。”

路冰琪似笑非笑地说:“我说到你心里了吧?你想下手就尽管下手吧,别被打得抱头鼠窜就行。”

就在韩枫摸不准她的本意时,路冰琪已经香风一掠,走进屋里了。

谈完情史,表演过功夫,陈熙凤说道:“做饭去吧。”

于是,自己主灶,路冰娜自动当帮手。

路冰琪说道:“我帮着抱柴、烧火吧。”

陈熙凤看路冰琪穿着裙子,觉得不合适,说道:“冰琪,不用你忙,你陪着黛林说话吧。你们念得书多较有话聊。”

路冰琪问道:“这烧火的事呢?要不,让韩枫干吧。”

陈熙凤说道:“这点小活儿用不到他。得了,还是让冰涵来吧。”

路冰涵一听,妈呀一声,像是不幸踩到了地雷一般。她说道:“妈,我也可以陪表姐聊天,还是让别人做吧。”

说着话,眼睛一斜路冰琪。

陈熙凤一指路冰涵,说道:“过来过来,就相中你了,妈看不上别人。别人干活不如你。”

路冰涵大呼:“妈,求求你别看上我,我现在不想被你看上啊。”

但她不管怎么抗议都没有用,最后还是得撅着嘴去干活。她心里暗暗不满,心想:妈,你太偏心了,干活净找我,凭什么不指使冰琪?她难道不是人吗?可恶的冰琪,抢了我的心上人。我不会放过你的,非得报复你,才能消我心头之气。

路冰琪跟韩枫不用干活,都去陪陈黛林说话。过了一会儿,韩枫觉得没有太多话好说,就退出来,去东屋待着。剩下两个小姐妹,可以谈点私房话。两人并坐在炕沿上,正可谓春花秋月,风采各异,却同样迷人。

陈黛林拉着路冰琪的手,美目瞧着她的脸蛋,说道:“冰琪,你的男朋友在哪里呢?也不叫出来帮我引见一下。你放心好了,咱们是好姐妹,我不会夺人之美的。”

她用了调侃的语气。

路冰琪一下子就想到了韩枫,不禁脸上一热,说道:“表姐,你在开玩笑吧,我已经几年不谈恋爱了。我现在对情场怕了,近情情怯啊。”

陈黛林的美目在路冰琪的脸上和身上转着,说道:“冰琪,你没说实话吧?瞧你的脸色这么好、精神这么足,身体也比以前更动人了。我猜想,一定是少不了爱情的滋润。”

路冰琪有点羞,轻轻推开她的手,娇嗔道:“又来胡说。我要是有了男朋友,舅舅早就知道了,你还能不知道吗?”

陈黛林又打量一番路冰琪,说道:“好,就算没有。那我来问你,你为什么不找男朋友呢?”

路冰琪回答道:“我以前的事,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不用再重复一遍吧?”

陈黛林微笑着,露着洁白的牙齿,越发显得唇红。她说道:“以前的事,我自然再清楚不过,只是那伤心的往事早就过去了,你也早该从阴影中走出来了。毕竟你还年轻,总不能跟往事过一辈子啊。路还很长,好男人多着呢,用不着苦自己的。你总不会跟我说你要从一而终,终身不嫁吧。”

路冰琪双眉一扬,当即表示:“哪有的事?现在已不是封建社会,我没有长颗化石脑袋,我自然会想着自己的将来和爱情,只不过是没有碰到合适的男人罢了。”

心里却想:合适的男人已经碰到了,正在东屋呢,还是我的妹夫。我若是说出来,想必你也不会赞成的。

陈黛林点头道:“那就好。我在省城帮你留意着,一旦我看中了,就通知你。”

路冰琪微笑道:“要是你看中了,还不自己留着吗?只怕轮不到我。”

陈黛林豪爽地说:“我可不是见色忘友的人,咱们姐妹情可是胜过爱情。”

这时,路冰涵趁干活儿的空档,走进屋里来,说道:“表姐,要是有好的男人,也帮我介绍一个。万一我考不上大学,直接就嫁了,当阔太太过神仙日子。”

陈黛林忍不住笑了,笑得花枝乱颤,用手点指着路冰涵,说道:“你也太小了点吧?谁敢要啊?免了吧。”

她望向路冰琪,路冰琪也笑出了声。

路冰涵偷偷瞪了路冰琪一眼,说道:“你们笑什么,我是说正经的。”

那两人仍然笑个不止,气得路冰涵跺了几下脚,又返回厨房干活去了。

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围坐一圈。韩枫目光环视一下,觉得自己如同置身百花园中,妊紫嫣红,五光十色,美不胜收。连陈熙凤也显出自己的风采来,那是成熟、庄重、仁慈之美;而路冰娜与路冰涵也不赖,一个端庄、矜持,一个娇嫩、活泼。花中之王要数路冰琪跟陈黛林了,如同绝代双骄,不分伯仲,或者像大观园中的宝堂一,你无法肯定谁强谁弱。

韩枫不禁感到心神俱醉,暗想:她们要是都成为我的女人就好了。唉,不过这也太难了。陈黛林跟自己的距离太远,那么杰出的姑娘犹如烈性的野马一般不好驾驭和征服;而陈熙凤又是自己的岳母,对她有那种想法,又有些大逆不道。人生处处都有烦恼啊!

大家围着桌子,桌上摆满了菜,散发着温暖的香气。看着那不同的颜色,就使人大有食欲。陈黛林挨个看了看,说道:“我要是长了一个鲸鱼那么大的胃,真想连桌子都吞下去。”

陈熙凤招呼道:“孩子,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就吃吧,这里就是你的家。”

陈黛林很感动,说道:“姑姑,你别这么说。这些年来,我也没怎么来看你,因为我们的生活也挺难的,当初那窘迫的样子,也不敢回来见你。现在好了,我总算可以衣锦还乡了。”

陈熙凤用着充满慈祥的目光看着她,说道:“孩子,客套的话就别提了,今天你就放开胃口吃吧。”

路冰涵嚷嚷道:“表姐,这么多好菜,你难道不喝点酒吗?我记得你可是女中豪杰,凡是豪杰没有不喝酒的。”

陈黛林看了看陈熙凤,说道:“今天这个场合,还是不喝了,还是跟大家一样,喝饮料吧。”

陈熙凤则说:“孩子,你要是能喝酒的话,那就喝吧,姑姑不会拦着你。今个儿可是个好日子,她们姐妹也一样,想喝什么就喝什么,今天高兴,我不管你们。”

此话一落,路冰涵几乎跳了起来,高呼哇塞。她说道:“姐夫,你出钱,我去买酒去。”

韩枫答应道:“好,去吧。别扔在路上啊。”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给她。

路冰涵喜孜孜地往外跑。陈熙凤还不忘嘱咐一声:“走路长点眼睛,别摔着了。还有,剩下的钱要拿回来,不能乱花。”

路冰涵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妈,你当我是傻瓜和贪污犯啊。”

众女听了,又是一阵儿笑,都笑得那么开心。韩枫坐在众女之中,感觉实在太爽了。她们的香气让他觉得飘飘然,他的目光不时在路冰琪跟陈黛林的身上转着,心想:这两个妞真棒,都能打一百分。陈黛林是万里挑一的人材,我的冰琪也不差。老天真是有眼,让我遇到了这么两个美人,这是对我的恩赐与照顾。既然如此,那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让陈黛林也当我的女人吧。为此,我少活十年八年,也没什么意见。

他发现陈黛林的一颦一笑,扬眉撇嘴等等,没有不好看的。如果说路冰琪代表女性的柔美跟清雅,那么陈黛林代表的就是豪爽跟健美了。这两位一个是文小姐,一个是武将军。

很快的,酒就买回来了。由于高兴,大家都喝起了酒。韩枫与陈黛林喝的是白酒,而路家姐妹还有陈熙凤喝起了啤酒。路冰涵这次也喝了,陈熙凤并没有阻拦她。路冰涵心里好痛快,只是目光一旦看向大姐路冰琪时,就有点不舒服,明显是一种妒忌的心理。她对于比自己强的同性,本来就不抱多少好感,更何况是对情敌、劲敌呢?平时不怎么喝酒的她,也由于心事的压力,大口喝了起来。

陈熙凤不得不提醒道:“冰涵,别喝多了。喝多了,多丢人呐。”

路冰涵喝得满脸通红,说道:“没事没事,喝酒之后,看什么东西都是好看的。”

再看陈黛林,倒了一杯白酒,慢慢喝着。她由于有所顾忌,并没有像那天跟韩枫喝酒时那么豪迈,她还是很注意场合跟自己的形象。而路冰琪跟路冰娜自然更有分寸了,不会乱喝酒,有损自己的美丽。陈熙凤更不必说,也不过是喝了半杯,意思意思而已。

韩枫也同样不会开怀畅饮,在老婆跟前、情人跟前、岳母跟前,怎么能像个酒鬼那样无所顾忌?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个新来的美娇娘,自己更得注意点。

喝了一会儿,众女的脸上都泛起桃花,如此更添丽色,使韩枫暗呼过瘾。尤其是路冰涵,喝得成了红脸关公。陈熙凤叹息道:“这孩子,还是个孩子,再过几年,才能像个大人吧。”

路冰娜微笑道:“小妹是不是有心事借酒浇愁?”

陈黛林开玩笑道:“刚才小妹还说要嫁人的事呢,难道真想嫁人吗?”

路冰涵虽有些头晕,可没有发傻,只是舌头有点大了,说道:“嫁什么人呐?我还要考大学、攻博士,替我妈、替我家争光呢。”

陈熙凤点点头,说道:“对啊,这才是好孩子。好了,冰涵,别喝了,去躺会吧。”

路冰涵嗯了一声,没有说别的,乖乖地上炕躺着,合着眼养神。偶尔睁一下眼,瞧瞧韩枫,瞧得韩枫心惊肉跳,生怕她哪根筋不对,突然跳起来,把自己跟她之间的秘密都说了出来。那可不好,那可是会一石击起千重浪。

幸好过了不久,路冰涵便睡着了,没给韩枫找麻烦,让韩枫有种逢凶化吉之感。他可是知道路冰涵的脾气,有时候口无遮拦,做事不会瞻前顾后。要是惹恼了她,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路冰涵进入梦乡,其他人继续喝酒。很快,也都喝差不多了。陈黛林见此,也不再继续喝,在姑姑面前,不能太过放纵。她知道长辈们的想法不像她们那么前卫与进步。

陈黛林才喝了一杯白酒,面颊微红,绝对胜过玫瑰。要不是旁边有人,韩枫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从她的美丽中获得快感。凡不是自己老婆的美女对一个男人的吸引力都特大,没得到的女人总比得到的女人有魅力。

人都是贪心的,这山望着那山高,韩枫明知她有男朋友,与自己根本不会有结果,却也下意识地憧憬着美好的明天,渴望着天降奇缘,让自己享受陈黛林的艳福。几杯酒下肚,这种荒唐的念头更像是气球受到吹气,越来越大。

将近结束时,陈黛林的目光停在路冰娜的脸上,说道:“冰娜,你现在可是好福气,像个阔太太一样,我都羡慕起你现在的生活了。你快讲讲你是怎么跟韩枫恋爱的。”

路冰娜看了一眼沉默的韩枫,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说道:“说来话长,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

陈黛林想了想,说道:“那么这样,晚上你来陪我说话,让你老公独守一夜空房怎么样?”

路冰娜笑了笑,说道:“没问题。”

陈黛林又跟韩枫说:“韩枫,这可冷落你了。你要是舍不得冰娜,我也不勉强她。”

韩枫很洒脱地摆了摆手,说道:“哪儿的话呀?你们姐妹感情同样重要。”

陈黛林点点头,说道:“好,这才是男子汉,痛快。”

她看了看酒瓶,真想抓过来再喝。可一想到陈熙凤,又放弃了这个想法。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的姑姑面前要是没有原则,像一个酒鬼那样大喝,姑姑会怎么看她?还是算了吧。

接下来,陈熙凤又问了问陈黛林母亲的近况,感慨道:“她是个心高的人,看不上我兄弟。唉,两人散了倒不怕,倒是苦了孩子。”

陈黛林含笑说:“我看得出她也后悔了,而现在已太晚了,我爸有了新家庭。”

陈熙凤说道:“真是奇怪,你这么棒、这么有出息,我这个弟弟也不是很差,就是太平庸了。”

陈黛林说道:“个人有个人的天赋,平庸没什么不好,活得比较轻松些。不像我,连散步的时间都没有。我很想过冰娜这种日子,跟打太极拳一样。唉,没那个福气啊。对了,听说冰川在省城,混得怎么样?”

陈熙凤听她提起儿子,脸上的笑容变浓了,说道:“在韩枫父亲那里工作呢。他没有学历,也没有能力,只要老老实实干活,能养活自己就成了。我对他没有多高的要求,不给我捅篓子,我也谢天谢地了。”

陈黛林说道:“是啊,好好干,多赚点钱,以后娶个媳妇,你就放心了。”

陈熙凤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道:“那小子能养活老婆吗?我看玄呐。实在不行,我去帮忙吧。”

路冰娜笑了笑,说道:“妈,看你说的,把冰川说得那么没用。他一个小伙子,只要自己努力,好好做事,他一样不会比别人差。再说,还有枫哥这边帮着呢。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有出息的。”

陈熙凤连声道:“那是再好不过了。”

吃过饭,收拾完桌子,众人又说起话。韩枫坐不一会儿,便往东屋去了。路冰娜随后过来,说道:“我去陪表姐,不好意思了,枫哥。”

韩枫搂了搂路冰娜,说道:“我是那么会计较的人吗?咱们的好日子还长着呢。你尽管跟她说话去吧。对了,你别忘了问一声,她男朋友是做什么行业,叫什么名字。”

路冰娜望着韩枫,一双美目黑亮而温柔,说道:“问这个干什么?你想认识那男的吗?”

韩枫微笑道:“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她找的男朋友是什么人物。”

路冰娜嗯了一声,说道:“我保证完成任务。”

说着,把窗帘拉好,又把炕铺好,亲了韩枫一下,才去西屋。

韩枫一个人待在寂静的屋里。天黑了,不想开灯。在黑暗中,在宁静中,感觉自己是无比的自由,不受任何约束。他可以想任何事,他可以跟自己的灵魂对话。

他的眼前不时晃着陈黛林的影子。她的脸蛋固然令人沉醉,而她的身材同样也令人倾倒。她练功时胸脯的颤动,双臀的挺翘,大腿的笔直,那自信而坚强的笑容,无不题不出她的强者之风。她可不是温室中的花草,她是菊花和梅花,非一般的女人可比拟的。

她衣服下的**一定更美,更令人惊艳。她的男朋友多幸福,可以享受这么美好的身子。可惜了,她不是处女,不知道是哪个男人将她破身。能把她破身了,哪怕是次日被杀掉,那男人应该也是愿意的。

尽管她不是处女,可我还是那么被她吸引,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一亲芳泽,快活快活呢?为了换取那一次,我愿意付出沉重的代价,最好她能投怀送抱,那样,我多么有面子啊。可是,那又怎么可能?她又没有吃错药,更不是花痴。这种荒唐的想法得一辈子留在心里。

想到后来,有点想累了,他便脱掉衣服,钻进被窝睡觉。他做了一个梦,梦太传奇了。他梦见自己跟陈黛林比武,那是在荒郊野外,周围不是山便是树林子。他们在绿草地上打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后来,他寻了一个破绽,将陈黛林打倒,然后扑了上去,可不是打人,而是亲吻她、轻薄她,占她的便宜。她不肯,两人就又搏斗起来。时不时在草上翻滚,跟情侣亲热一般。正在关键之处,韩枫猛地醒来,眼前一片黑暗,方知是一场梦。

他摸摸头,已经见汗,好像跟陈黛林在梦中搏斗累的。他回想一下,梦中的一切是那么清楚,好像连压在她身上的舒服劲还有呢。这个梦真像是真的,可是他再不是人,也不能强迫她怎么样,他韩枫不会那么差劲,他可不对女人使用暴力,他要她们心甘情愿。

他打开灯,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多。关上灯,又回到被窝里躺着,想着这个时候西屋的陈黛林一定也睡得正香吧。还有冰琪,是否也在做着艳梦?她可梦见跟我一起做那腾云驾雾般的好事呢?唉,冰琪,要是你这时候钻进我的被窝该有多好?我相信,你的滋味一定不比陈黛林差。陈黛林是什么味儿呢?如果说你是苹果,那她肯定是辣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