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狂吻起来

韩枫爱怜地摸着丁瑶瑶的头发,说道:“瑶瑶,你最近的功课怎么样?”

丁瑶瑶回答道:“有一点退步。”

韩枫说道:“这可不好,读书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会退步?”

丁瑶瑶轻声叹气,说道:“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想你分了心,谁叫你那么久都不跟我见面,我心里有点乱;另一个是来自我的家庭,最近家里的气氛很不好。”

韩枫劝道:“瑶瑶呀,我们的感情只要心里有对方,用不着天天见面。对了,你家里怎么了?”

丁瑶瑶两只小手都伸过去,一起玩得津津有味,嘴上说道:“还不是我爸跟我哥的事吗,我爸上次把人家的店砸了,以为赔点钱就完事。哪知道那家不只要钱,还要我爸亲自陪礼道歉,我爸不肯,但对方在省里可是有人的,要把我爸告上法庭,非要我爸付出代价。还有我哥哥,也跟我爸闹别扭,弄得我爸心可烦了。看到他们这样,我心里能好受吗?”

说到这里,脸色一暗。

韩枫问道:“你爸跟你哥怎么会闹别扭呢?”

丁瑶瑶面现忸怩,说道:“说出来都叫人笑话,还不是找女人的事。那件事之后,我哥对我爸就很有意见,背地里常说,老头子快点死吧,他好当老大。你说,我爸听了这话会高兴吗?好几次,我爸骂了我哥,我好不容易才劝下。我只怕他们以后冲突会越来越多,会像仇人一样打起来。”

韩枫笑了,说道:“瑶瑶,那么点破事也值得他们父子翻脸吗?说开了不就好了?你有空多劝劝你哥,让你哥认个错。”

丁瑶瑶说:“我劝了,可是我哥脾气大得很,说什么也不向我爸认错。好好一个家,闹成这样。”

韩枫沉吟着说:“看来你哥也不是一个聪明人,你爸那么大的事业,你哥要是得罪了你爸,以后你爸真要是升天了,这些钱他捞得到吗?真是犯傻,傻透了。”

丁瑶瑶笑了,说道:“韩大哥,还是你聪明。我哥要是有你这头脑,我爸现在就会把许多买卖交给他打理了,可是他总让我爸失望。我爸最近有一次跟我说,如果我哥不成器,他打算将所有的家产都给我,一点也不分他。我听了都紧张,我可是一个女孩子,我什么都不会。”

韩枫鼓励道:“男女平等,女孩子要是做得好,也不比男人差,你应该有自信才是。”

说着,伸过手,去摸她的胸脯。

丁瑶瑶哦了一声,推开他的手,羞涩地说:“韩大哥,那里下能摸,那里是我的禁区。”

韩枫见她的样子柔美而俏丽,心里痒痒的,说道:“瑶瑶呀,怕什么呀?禁区也得有人光顾吧?不然都荒废了。”

说着,搂过她就亲。

韩枫亲在她的俏脸上,丁瑶瑶便满脸欢喜。当亲上她的红唇时,她更激动了,两只手都忘了玩下面,而是搂着韩枫。韩枫亲了几口,就向她嘴里进攻,丁瑶瑶张开嘴,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说不尽的缠绵,口舌间的刺激也令两人全身发热,越来越热。

韩枫一边吸吮着丁瑶瑶的舌头,一边抓她的**,两路进攻,效果很好。才过几分钟,丁瑶瑶就娇喘吁吁,扭动不止。韩枫抱起她向大床走去,将她放到床上之后,丁瑶瑶侧卧着,含笑望着韩枫,脸上既有兴奋、羞涩、又有深情与热情。她柔声说:“韩大哥,我好爱你。我好想一辈子都能陪着你,和你一起享受人生,也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韩枫点点头,说道:“我也愿意。”

丁瑶瑶看到韩枫露在裤子外支支愣愣的家伙,不由捂嘴娇笑。韩枫自己一瞧棒子,也嘿嘿笑了,说道:“看来它真是饿了,需要进食了。来吧,瑶瑶,让我给你幸福。”

说着,韩枫就将裤子、衣服脱掉,都扔到一边。

丁瑶瑶见他露出健壮而匀称,又充满阳刚之气的身体,不禁芳心沉醉。女性跟男性一样,对异性的身体都有好感。何况韩枫的身体长得这么标准、这么好看,更叫丁瑶瑶动心。

韩枫一扭腰,使那东西摇头晃脑,说道:“瑶瑶,它在向你致敬呢。”

丁瑶瑶笑道:“它好色。”

韩枫做个邀请的动作,说道:“瑶瑶,它饿了好几天了,来,你也把衣服脱了。”

丁瑶瑶美目一眯,说道:“韩大哥,我要你帮我脱衣服。我要你像老公对老婆一样,我需要你的柔情。”

韩枫爽快答应:“来,就让我好好服侍你。”

说着,跳上了床。

丁瑶瑶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子,她站了起来,站到他对面,含羞地望着韩枫的**。韩枫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说道:“瑶瑶,让我来看看你有多美。”

说着,开始帮她宽衣解带。

随着韩枫的手上动作,外衣没了,裤子没了,露出诱人的内衣。蓝色的内衣裹着青春、白嫩的**,还飘着花一般的香气。她的身体也不够丰满,但比以前更成熟了些。胸上的两团肉似乎又长大了,这从那乳沟的深度就可看出来。

韩枫啧啧赞叹着,说道:“瑶瑶,你变得更美了。”

丁瑶瑶心里甜蜜,说:“韩大哥,既然喜欢,你就好好地待我。瑶瑶会跟着你一辈子,什么名分、金钱都不要,我只要你的爱情。”

韩枫听了又感动,又高兴。两手动了动,将她的胸罩拿了下来,两颗白桃般的**顿时跳出来,虽不如路冰琪的大,但也够可观的,那嫣红的奶头更叫人垂涎三尺。韩枫舔了舔嘴唇,手也痒了。

丁瑶瑶知道他的心思,一挺胸脯说道:“韩大哥,你饿了吗?吃两口吧。”

韩枫嘿嘿一笑,便低下头,凑上嘴吃了起来。一只手伸出去,去爱抚另一只,嘴吃得热情如火,手摸得兴致勃勃。

丁瑶瑶被弄得娇喘连声,哦哦不止,身子直扭,红唇一张一合。当韩枫忍不住将手伸到她的下身时,丁瑶瑶受不了了,叫道:“韩大哥,来吧,来占有我。我是你的人,你想怎么做都行,我这辈子就你一个男人了。”

韩枫吐出奶头,说道:“好。”

他将丁瑶瑶推倒在床,一把就将内裤扯下,分开双腿,这里的一切都是诱惑,谁还能忍受得了呢?

韩枫看得两眼喷火,就伏下身去,把嘴凑上去,没命地开动起来。

丁瑶瑶乐得连喊带叫,伸手按着韩枫的头,使其更为卖力,让自己快感更多些,她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这男女间的乐事真好,让人忘了自我,也忘了自尊。丁瑶瑶娇呼道:“韩大哥,我好美,我好痛快。你真会玩,瑶瑶愿意为你干一切事。”

韩枫抬起来,说道:“瑶瑶,现在你就好好享受吧,享受才是你的任务。”

说着,一低头,又开动起来。

丁瑶瑶啊啊地叫着,叫得悦耳动听,又令人发狂。她叫道:“韩大哥呀,快上来吧!快点占有我吧!瑶瑶好想要你!”韩枫轻咬了那里一下,追问道:“你想要什么呀?韩大哥有求必应。”

丁瑶瑶呻吟着说:“韩大哥,我要你上我。”

韩枫嘿嘿笑着,说道:“瑶瑶呀,说得粗野一些,刺激一些才好玩呀!”

丁瑶瑶便合上美目,不顾羞耻,嗲声嗲气地说:“我要韩大哥的大家伙干我,狠狠地干我!把我干死!”这话一出,韩枫觉得自己都要疯狂了,他决定结束前奏,结束煎熬,要真的投入战斗中去。于是,他直起身,顾不上擦嘴上的水,便趴到丁瑶瑶的身上。丁瑶瑶激动地主动凑上红唇,跟他狂吻起来,那热情劲一点也不比韩枫的少。

韩枫的下身并没有闲着,他身子一挺,只听唧地一声,便刺了进去。那声音,犹如从稀泥里拔脚一般,使两人都沉醉其中。

丁瑶瑶欢呼道:“韩大哥,真好,到底了。”

说着,双臂缠住韩枫的脖子,尽力地迎凑着下身,使双方结合得更严密一些。

韩枫扭着腰,细细感受着艳福,嘴上夸道:“瑶瑶,你的下面真不错,那么暖和,又那么紧凑,韩大哥好爱你呀,今天一定要让你乐个够。”

说着,大动起来。一出一入,很有气势。

丁瑶瑶被韩枫干得全身没有一处不爽,那胀满感使她感到一阵阵心醉,只觉得韩枫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她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再不顾忌什么,她充分表现出自己的热情与奔放的本性。

屋里像是原始社会一般,两人忘情地快活,那种美感,不是语言能形容得出来。

为了让彼此更爽,韩枫变着花样。他将丁瑶瑶的双腿挎在自己的胳膊弯上,自己跪着往里干。这样虽不能发挥多大的力量,却可以见到两人的结合之处,显得特别迷人。

韩枫一边兴高采烈地干着,一边逗她说:“瑶瑶呀,你看你下面多水灵呀,滋润的我都快要熄火了。”

丁瑶瑶嘻嘻笑着,喘息着说:“韩大哥,你可不准笑我。我可只跟你一个人好,只让你一个看我发浪的样子,你永远都是我唯一的男人。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韩枫笑了,说道:“好,好,好,亲爱的瑶瑶,那你就更浪一些吧。”

说着,他站在地上,将丁瑶瑶的大腿扛在肩膀上,大力开动。那气势,那力量,都叫丁瑶瑶大开眼界,大声叫好。

受到鼓励,韩枫更加劲地干着。眼见丁瑶瑶神情骚媚,红唇开合,**乱颤,细腰频扭,下身猛挺,不禁大乐。他如何受得了这种魅力的引诱,便没命的动着,一口气动了几千下,便忍不住缴枪了。而丁瑶瑶也长声大叫,达到了**。

随后,韩枫脱身,躺到玲玲身边,轻抚着她的**,说道:“瑶瑶呀,舒服不舒服?”

丁瑶瑶一翻身,趴到韩枫的身上,说道:“韩大哥,我觉得自己像是死了一回似的,整个人都像没了骨头。”

她仍然娇喘着,并没有马上恢复平静。

韩枫的双手在丁瑶瑶的背上抚摸着,说道:“瑶瑶,你越来越像个大人了,真要把我迷死了。”

丁瑶瑶的俏脸仍带着绯红,眼神像蒙了雾,那可不是悲伤。她说道:“韩大哥,只要我能让你快乐,我今天就没有白来。我的心属于你,我的身体也是你的,你可不要抛弃我才好。”

韩枫拍拍她的后臀,说道:“怎么会呢?我可舍不得你。”

丁瑶瑶抬起头,问道:“如果有一天,要是你老婆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不让我们来往你怎么办?”

韩枫倒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想了想才说:“那时候你会怎么办?”

丁瑶瑶毫不犹豫地说:“只要你铁了心地爱我,不抛弃我,我自然会铁了心地跟着你。她就是杀了我,我也不走。”

这话听得韩枫感动极了,他将丁瑶瑶的**搂得紧紧的,连亲了几下嘴,说道:“你对我可真好,我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痴情。”

丁瑶瑶很认真地说:“你还没有说,到那时候,你会怎么办呢?”

韩枫笑了笑,说道:“我也不会让你失望。我老婆可是一个很明事理的好女人,她早就说过,如果我感到闷的时候,可以去找情人,她不会干涉我,你看她多么伟大。”

丁瑶瑶听得很感意外,说道:“真的?她怎么会这么说呢?只怕没有几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

韩枫解释道:“她太爱我了。她嫁给我之后,总觉得跟我的差距太大。论学历、修养、本事、家世,她都不能跟我比,因此心里有阴影,生怕我会变心跟她离婚,所以,她什么都顺着我。只要我不跟她离婚,我干什么她都会容忍。”

丁瑶瑶听了,咯咯地笑了,说道:“难怪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一点都不紧张,原来是心里有底呀。这样的老婆好是好,只是我担心她只是说得大量,等你真的把情人带到她跟前的时候,她就不那么想了。”

韩枫安慰道:“瑶瑶,你又多虑了。冰娜不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女人,如果她知道我跟你好上了,她可能还会为我高兴呢。”(文*冇*人-冇-书-屋-贼吧Zei8。COM电子书)

丁瑶瑶娇笑几声,说道:“韩大哥,你前面说的话我信,可是她会为你有情人而高兴,那是不可能的。女人若是爱一个男人,就不喜欢这个男人跟别的女人好。在她心里,那男人也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韩枫想了想,说道:“瑶瑶,你说得有道理,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有多想。”

两人间谈了几句,休息得差不多时,丁瑶瑶说道:“韩大哥呀,我们不是来洗澡的吗?我们该洗澡了吧?”

韩枫不反对,两人就拉着手往浴室走去。进浴室一看,里面设施齐全,有水池、有喷头、有小床、有衣柜,就连洗浴的用具也都是新的。丁瑶瑶看了一遍,说道:“这里的老板想得真周到。人家能想到的,他都想到了;人家想不到的,他也想到了。怪不得这里虽然位置偏僻些,生意仍这么好。”

韩枫问道:“瑶瑶,你怎么知道这个澡堂呢?你以前来过吗?”

丁瑶瑶回答道:“是来过。有一次老爸请客,吃完后,他跟哥哥出去洗澡,我非要跟着,他们就把我带到这里,然后帮我要了一个房间后,他们就不见了。我进来之后,感觉环境真好,我爸还找来一个按摩员为我服务。她的手艺真不错,按完之后,每一根骨头部好舒服。”

韩枫哦了一声,说道:“什么?按摩员。瑶瑶,那你岂不是让人占尽了便宜吗?”

丁瑶瑶咯咯笑了,说:“韩大哥,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有那么傻吗?我才不会随便吃亏呢,那天帮我按摩的那个人是女的。”

韩枫长出一口气,说道:“吓了我一跳。”

丁瑶瑶很妩媚地瞪了韩枫一眼,说道:“来,我们开始洗吧,你想怎么洗?”

韩枫在池子跟喷头前看了看,说道:“还是淋浴吧,这个比较方便,费不了多少时间。要是泡澡,可能一下午都不能完事,你还得上学呢。”

丁瑶瑶摇头道:“韩大哥,为了陪你,我下午不去了。”

韩枫一摆手,说道:“瑶瑶,学业第一,你不能为爱情而荒废学业。听我的,下午还是去上课吧。我们相聚的日子以后长着,不一定非得在今天。”

丁瑶瑶望着韩枫,轻轻点头,说道:“韩大哥,我都听你的。”

韩枫笑了,说道:“这样才是好孩子,来吧,开始了。”

然后两人打开喷头,开始洗澡。两个喷头打开,调好水温,只见数道水线从高处射落,落在两人的身上。两人面对面站立着,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

韩枫望着她的身子,非常满意。她的面孔那么端正,充满了少女的青春气息;她的身材又很标准,**不小,两条腿也称得上修长笔直;那芳草萎萎处,更是引入注目。一个女孩子长成这个样子,虽不如路冰琪出色,但已经算得上是美人了。

丁瑶瑶冲着韩枫一笑,说道:“韩大哥,干嘛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

韩枫微笑道:“虽不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在这种环境看你的身子却是头一回,我是看不够呀。”

丁瑶瑶甜美的笑着,说道:“只要你高兴,我可经常让你这么看我的身子,哪怕整天光着身子活在你身边都行。”

韩枫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说道:“瑶瑶,你对我太好了,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哪里值得你这么对我?我都弄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吸引你?”

丁瑶瑶眨了眨美目,说道:“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我看着你顺眼,心里舒服就够了。”

韩枫问道:“能让你有此感觉的人有几个?”

丁瑶瑶眼珠一转,说道:“目前只有你一个,以后也不会有了。”

韩枫哈哈笑,说道:“瑶瑶,你的话让我心里像春天一样,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自信过,当你的情人比给皇帝当驸马还高兴。”

丁瑶瑶说道:“我比公主强吗?”

韩枫很认真地回答道:“那自然是强多了。”

丁瑶瑶高兴得蹦了起来,拍手说道:“韩大哥,你真会说话,瑶瑶心里乐死了。”

她这么一跳,两只小白兔一般的**便一跳一跳,看得韩枫眼睛发直。他突然感到一种内在的冲动,使他一把将丁瑶瑶搂住,狂吻她的红唇,一只手向**抓去。抓得那么急促、那么有力,与此同时,下身又像是充气球一样膨胀,就像刚才干的时候一样狰狞,令丁瑶瑶害怕。她知道要再来一次,而自己不会拒绝。

丁瑶瑶喘过一口气,说道:“韩大哥,你还有兴趣吗?”

韩枫笑道:“那还用说?你看我的东西都已经翘起来了,它又想干你了。”

丁瑶瑶微笑道:“韩大哥呀,一滴精,十滴血呀,你可得保重身体,你还要跟我相好一辈子呢。”

韩枫说道:“我的身体你放心,那是钢铁铸就,一天干十个女人,也有如喝口水一样轻松。”

这句话听得丁瑶瑶咯咯娇笑,笑得两**直颤,犹如诱惑的光芒照亮了韩枫的色眼。韩枫急不可待,就说道:“瑶瑶,我要干你。”

丁瑶瑶往韩枫的怀里一伏,说道:“韩大哥呀,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干我没有意见。”

她表现得特别柔顺、特别听话,哪一个男人听了她的话,都会得意忘形。两人**相贴,都觉得舒服不已。**的接触,使两人兴趣更浓。

韩枫说声好,就指挥着丁瑶瑶照自己的主意来。在韩枫的指挥下,丁瑶瑶身体直立,搂着韩枫的脖子。韩枫捞起她的一条大腿,一手搂她的腰,开动了起来。

丁瑶瑶啊了一声,说道:“韩大哥呀,这样也可以玩呀?”

韩枫笑道:“条条大道通罗马,玩法多着呢。”

说着,加大了力度。

没干多少下,丁瑶瑶就哼哼唧唧地叫起来,脸上充满了快乐与兴奋。她也很配合地扭腰摆臀,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接着,韩枫将丁瑶瑶的另一条拎起来,令她双腿缠腰,这样她整个人都挂在韩枫身上。韩枫提醒道:“瑶瑶,要搂住我呀。”

说着,抱住她的后臀,使劲往里干着。为了有趣,韩枫像散步一样,一边走,一边干。

丁瑶瑶在舒服的同时,不禁笑了,说道:“韩大哥,这个玩法真有意思,我倒是长见识了。”

韩枫说道:“你没有见过的事还多着呢,以后有你过瘾的。”

说着,停下脚,腿分开,微微下蹲,略略弯腰,便大力动起来,干得气势恢宏。

丁瑶瑶的身子跳动着,叫声大了起来:“韩大哥呀,你好有力量,我要上天了。”

韩枫呼呼地干着,问道:“瑶瑶,你喜欢吗?”

丁瑶瑶欢喜地说:“喜欢,喜欢,我好喜欢韩大哥干我。你不干我,我会觉得空虚。我恨不得天天让你干,干死也不后悔。”

她说得很动情、很坚决,使韩枫心里更为高兴。这种情绪化为力量,他猛烈地撞击着丁瑶瑶,撞得她欲死欲仙,让她感觉到了人生的美好,**的美【www.Zei8.com贼吧电子书】,当女人的幸福。

一切都源自于爱情,爱情带给人的好处可真多。此时,她对韩枫的爱更加坚定了。

韩枫一口气干了几百下。丁瑶瑶说道:“韩大哥,我们还是上床去吧,这样干,你会累的。”

她的声音温柔如水。

韩枫正她的脸上亲一口,说道:“瑶瑶,你真体贴,知道心疼我,你可比冰涵强多了。”

说着,他抱着丁瑶瑶上了床。上了床,恢复男上女下的姿势。

丁瑶瑶问道:“韩大哥,你跟冰涵没有关系吧?”

韩枫一愣,想不到她会这么问,就说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丁瑶瑶眨着美目,说道:“成大哥,我这么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韩枫回答道:“没有,没有,你是我的宝贝儿,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丁瑶瑶说:“只是最近我发现冰涵有些变化,穿的衣服变好了,气焰也嚣张了,也敢花钱。我想这些钱应该是来自于你吧?”

韩枫回答道:“是呀,我是她的姐夫,自然会帮她。”

丁瑶瑶说道:“最近我买了一个包包,冰涵见了眼红,跟我说她也要买一个,要比我的更好。其实我买东西并不是在向别人炫耀,只是冰涵总是认为我在向她示威,总是误会我。我从来都不想跟她比较,可是她偏偏跟我过不去,我也没有办法。”

韩枫亲了一下她的嘴,说道:“瑶瑶,这些你都不必多说,我知道你比她懂事多了。你像是一个大人,她是个孩子,你以后不要跟她一般见识。等我见到她时,会多开导开导她,别一天到晚没事找事。”

丁瑶瑶眨着眼,含笑地说:“你帮她,仅仅是因为你是她姐夫吗?不会有别的原因吧?”

她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疑惑与狡猾。

韩枫笑了笑,说道:“小丫头,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胡说八道。再说这种话,我可要打你的屁股了。”

说着,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记。

丁瑶瑶啊了一声,嗔道:“韩大哥,你好狠呢,瑶瑶以后不会乱说了。”

韩枫说道:“这就对了。”

说罢,扭着腰,很有节奏地动起来。

丁瑶瑶呼呼地喘着,又把呻吟声贡献出来,听得韩枫大饱耳福。这青春靓丽的女孩,这嫩得能掐出水的尤物,完全属于自己,谁也抢不去。少女的身体多好呀,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干了一会儿,又换姿势,韩枫让丁瑶瑶当女骑士。丁瑶瑶骑在韩枫身上,按着韩枫的脖子,学着主动进攻。她一边动着,一边说道:“韩大哥,我好喜欢这个姿势,这让我们女人翻身了。”

她的身体颠动着,那双**弹跳不已,魅力四射。韩枫看得眼馋,就坐起来,双手后撑着,伸嘴去亲,亲得丁瑶瑶心花怒放。

丁瑶瑶努力动着,但她的体力究竟有限,没玩多久,就力不从心了。韩枫便搂着她一翻身,又将她压上。然后他尽显着男人雄风,直到缴枪的那一刻。

当此之时,丁瑶瑶搂紧了韩枫,欢叫道:“韩大哥,好热、好有力,我好喜欢,我爱你一辈子。”

韩枫喘着粗气说:“我也一样爱你,我们永远不分开。”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才爬起来真的去洗澡。他们互相搓着身子,心里都充满了串福感。洗完澡,穿好衣服,见时间还充足,便上床坐着。丁瑶瑶将那朵玫瑰拿在手里把玩着,说道:“韩大哥,你怎么会想买花给我呢?”

她放到鼻子下一闻。

韩枫望着她泛着桃红的脸,说道:“想让你高兴高兴,又不知道买什么好。”

丁瑶瑶含情地望着韩枫,说道:“我很喜欢。”

韩枫说道:“喜欢就好。对了,我们这次见面,你怎么搞得神神秘秘的,跟干坏事一样。”

丁瑶瑶叹气道:“我也不想这样,我这是为了安全嘛!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要是让人知道我跟你在一起,我不就臭名远扬?这个我倒不怎么怕,我是怕被我爸知道。他要是知道,我不会怎样,但你的灾难就来了,他狠起来可是会动刀子的。”

韩枫点点头,说道:“瑶瑶,你想得真周到,以后我尽量少给你添麻烦。”

丁瑶瑶说:“有时候我真想不念书了,就当你情人。”

韩枫摇头道:“那可不好。你还小,得念到大学毕业才行,那时候你的眼界宽了,知识多了,思想也成熟了。那时候你可能就不再爱我,会看上更好的男人呢。”

丁瑶瑶说道:“我想我是不会的。虽然我生在一个开放的时代,可我的思想并不怎么开放。我认定了一个男人,我就会爱他一辈子,让他处处感受我的柔情。”

韩枫搂着她的肩膀,说道:“瑶瑶,能得到你的爱情,是我一生的骄傲。如果我这一生不能娶你,只让你当我的情人,这有点太委屈你了,对你来说很不公平呀。”

丁瑶瑶笑了笑,说道:“韩大哥,你想得太多了。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快乐、开心,那就够了。什么名分不名分,并不重要。”

韩枫夸道:“你可真懂事,一点都不像丁世强的女儿。”

丁瑶瑶的头靠在韩枫的怀里,说道:“在你面前,我是这个样子。可是在外人面前,我跟我爸还是像的。我虽然柔和,却不是柔弱,你以后会知道的。我在大事面前从来不糊涂。”

韩枫说道:“我相信。”

看了看时间,韩枫又说道:“瑶瑶,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你还得上课。”

丁瑶瑶嗯了一声,却不动,说道:“好,是得走了。我真不想走,也不知道我们下回什么时候能再聚?”

韩枫说道:“时间有得是,走吧。”

两人从床上下来,整理好衣服。丁瑶瑶又把她的那些道具戴上,韩枫也戴上了那个眼镜。丁瑶瑶说道:“你先出去,过几分钟,我再走。”

韩枫摸摸她的脸,说道:“瑶瑶,你真细心,你可以去当特务了。”

说着,搂住她又亲了亲,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韩枫走了五分钟之后,丁瑶瑶才出了门。哪知道,她下台阶时,却被另一个人看到了。

看到丁瑶瑶从洗浴中心出来的那个人是路冰涵。中午放学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丁瑶瑶的神情不对。丁瑶瑶在接到韩枫的短信之后,就露出甜美的笑容。这种笑容代表着什么?路冰涵认为应该与男人有关。她联想到近日来,丁瑶瑶不再与任何男生来往了,以前来往密切的人也都断绝了,这个变化怎么想都有问题。但到底是什么问题,她路冰涵也搞不清楚。她隐约觉得丁瑶瑶是有了新欢,这个男人一定比那些男生强上十倍、百倍。这引起她很大的兴趣,很想知道那个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放学之后,丁瑶瑶就坐车走了。路冰涵吃过饭后,就带着韩枫给的钱去买包包。她在街上转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个跟丁瑶瑶手上相似的包包,她有点失望。后来想起在城郊还有一家店,就坐了三轮车去了。没想到刚下三轮车,就看到丁瑶瑶从洗浴中心的大门出来,正下台阶。别看丁瑶瑶乔妆改扮,戴了眼镜跟大帽子,可以瞒过别人,却瞒不过路冰涵的眼睛。路冰涵跟她太热了,经常打交道,别说是白天,就算是傍晚,离了老远看不到脸,只要看背影,她路冰涵都能认出她是丁瑶瑶来,而且不会认错。

路冰涵一看到丁瑶瑶,不禁心生疑惑,她连忙向旁边走几步,转过头去,等丁瑶瑶上了一辆计程车走了,她才转过头来。她望着那辆远去的车子,一肚子的疑惑。她心想:她去那里干什么?

路冰涵虽然年纪小,没去过那个地方,但她听人说过,那洗浴中心可跟一般的澡堂不同。澡堂只是洗澡,沐浴五块钱一位,洗浴中心可不一样,那里是带小姐去的。只要看看外面墙上的广告画就觉得暧昧,不像是好地方。牌子上有写,按摩多少钱,开房间多少钱,韩国浴多少钱,泰国浴多少钱。一看那价钱,也不是一般老百姓花得起的,那是有钱人的天堂。

路冰涵望着洗浴中心的大门,心想:瑶瑶去那里能干什么?真是洗澡吗?不会吧,下午还要上课呢,要洗澡在街上澡堂就行,何必跑这么远呢?再说,洗个澡,用得着打扮成那样子吗?一看就有问题。她不会是跟男生私会吧?若是的话,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她想,也许那个男人会随后出来,可是等了半天,是看见不少男人出来,可是都长得歪瓜裂枣,没个人样儿。路冰涵失望地离开了,心里还是一团雾,她凭直觉认为丁瑶瑶有心上人了。

因为下午要上课,她又要看皮包,就没有在这里多待下去。路冰涵向那家皮包店走去,眼前总晃动着丁瑶瑶的影子。她心想:总有一天,我会将她的秘密揭穿,看她找了个什么样的家伙,总不会比我的男人强吧?她想到了姐夫,想起了跟姐夫狂欢的情景,她的芳心跳得厉害,俏脸都热了。她低下头,好像路人会看穿她的心事一般。

再说韩枫,带着从美女身上得到的快感返回街上。他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并没有马上回家,他想买点蔬菜和水果。一看到大白梨,就想起丁瑶瑶的**。那是好白好软,又有青春的弹性;看到圆滚滚的大西瓜,就想起丁瑶瑶的后臀。丁瑶瑶的后臀虽不如西瓜大,可也有西瓜的圆;看到花生米的时候,又想起丁瑶瑶的奶头;看到白萝卜,又想起丁瑶瑶的大腿。看到萝卜婴,竟想到了丁瑶瑶的下体。

当店员跟他说话时,他才回过神来,暗笑自己想像力过于丰富。他心想:瑶瑶这姑娘真好,只知道向我奉献,从不提什么条件。看来她是真的爱我,这一点比冰涵要好得多。冰涵也许真喜欢我,但那是不是爱,又是否可靠,可就难说。即使是爱,这种爱也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冰涵年纪轻轻就知道钱的重要性,瑶瑶会强于她,可能是因为她家不缺钱吧。

买好丁东西,韩枫就骑上摩托车往家里去。他该办的事都已经办完,精神抖擞地骑在摩托车上,听着摩托车声,感受着风扑面而来,那种速度感使他感到舒服。他想到了在女人身上的冲锋与拼搏,冰琪、冰涵、小蕾、瑶瑶,每一个都让他大爽特爽,都让他获得男人的骄傲。尤其是冰琪,那种冷傲、文静的姑娘,征服她更有快感。冰琪要是做城市姑娘的打扮,一定美极了,可称之为绝色吧!

出了城,一拐弯,下了水泥路,就上了回村子的沙土路,由于路不是很平,不能骑太快了。路边时而树林,时而又是庄稼地,大概在路上跑了有十几分钟吧,拐过一个弯时,发现前面有情况,是两个人在打一个人。被打的那个人从地上爬起来使劲地跑,后面两个人使劲追,没几步就被追上了。两个人将那人打倒,拳打脚踢,那个人大呼小叫,叫声很惨。

韩枫见了很不舒服。为什么呢?因为打人的是两个男人,而被打的人是一个女人。韩枫到了跟前停车,叫道:“住手,男人打女人,还叫什么男人?”

但仍两人照打不误,打得那女人连滚带爬。

那女人听到韩枫的声音就叫道:“韩枫,快点救命,他们想打死我呀。”

韩枫一听这声音好熟悉,只是她披头散发,看不清脸,加上在地上滚动,看不出是谁。

两人哈哈大笑,说道:“多管闲事,快滚。不然,连你一块打。”

韩枫跑上去,将两人拦住,说道:“再不停手,我可要动武了。”

那两人是两个壮汉,膀大腰圆,属于那种车轴汉子。一个高个,一个矮个,都是一脸横肉。高个举着拳头,叫道:“小子,不干你的事,你少找麻烦。”

小个也说道:“小子,识相的就躲远点。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韩枫哼道:“我管你们是谁?打女人就是不行。”

这时那女人从地上爬起来,躲到韩枫背后,扯着韩枫的衣角说:“韩枫,他们打人可狠了。”

韩枫回头一看,那女的将头发向旁分了分,这下子认出来了,正是早上坐自己摩托车来的兰阿姨。

韩枫露出微笑,说道:“原来是你。他们是谁,打你干什么?”

兰阿姨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冲过来就打,不让我说话。”

那高个吼道:“臭婊子,勾引村长,不打你还留着你吗?”

矮个也叫道:“不止是打你,还要画花你的脸,让你以后不能勾引男人。”

兰阿姨见韩枫来了,有了帮手,变得硬气,就大声道:“我没有勾引他,我们都是自愿的。就算是我勾引他,干你们啥事?我又不认识你们。”

高个说道:“是不干我们什么事,可是干别人的事,我们就得打你。”

低个说道:“我们是代替别人教训你。”

兰阿姨想了想,说道:“你们是不是村长老婆叫来的?”

那两人笑了笑,并不回答。高个说道:“我们今天的目的就是打你,画花你的脸,你就乖乖的就范吧。”

这时候,矮个掏出一把匕首来,吓得兰阿姨直哆嗦。

韩枫见了有气,指着两人说道:“你看你们那个臭德性,哪像男人?是男人就不该欺侮女人,还对女人动刀子。在我看来,你们跟太监差不多。”

这话使两人心灵大为受伤。高个叫道:“兄弟,先废了这小子。”

矮个答应一声,骂道:“混蛋,你不想活了吗?”

说着,挥着匕首朝韩枫的胸口刺去。

韩枫一闪身躲开,来个顺手一扯,再一松手,那个矮个便朝前面快跑几步,差点没趴下。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高个看出来韩枫有两下子,他挥舞着拳头也扑上来,一拳照着韩枫的太阳穴打来。韩枫一矮身,朝他的小腹就是一拳,打得高个大叫一声,连退几步。矮个跟高个会合一处,相互使个眼色,都有点拿不定主意。

矮个问道:“大哥,我们怎么办?”

高个望着韩枫,回答道:“反正我们已经教训过那个娘们,也算是完成任务。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矮个答应一声,两人上了路边的一辆摩托车。

矮个的对兰阿姨说:“臭娘们,今天便宜你了。你以后要是再敢跟村长鬼混,下次一定有你好看。”

然后发动摩托车就往县城跑去,连头都不敢回。

他们走了之后,韩枫转过头来,说道:“他们走了,危险过去了。”

他看见兰阿姨不但头发乱了,还鼻青脸肿,身上尽是灰尘,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兰阿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真是多谢你。你要是不来,我这张脸真的要毁掉了。”

韩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兰阿姨回答道:“我从县城回家,走到这儿就被他们追上,他们见我就打,一点道理都不讲。”

韩枫奇怪地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家了呢?我还以为你会在城里住段日子呢。”

兰阿姨解释道:“本来是要多住几天,因为接到一通电话,我就着急了。”

之后,兰阿姨坦白地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让韩枫知道了详细情况。但到底是谁派人打她,还是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