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陶醉与骄傲

孙大亮抬头笑道:“小莉呀,你下边都流水了。”

李莉羞得不知说什么好,在她不知所措时,孙大亮已把她的内裤褪了下来。

李莉用手去捂,孙大亮在她的手上摸着,嘴上说:“小莉妹妹,让我看看你这里长得怎么样?一定很美吧。”

李莉眯着眼,嘴上说:“那不行的~~人家女孩的私处,怎么能让一个大男人看呢。”

孙大亮厚起脸皮说道:“只看一下,就行。”

说着,他把李莉的手拉开。这样,李莉的下身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孙大亮的眼前。圆润的大腿尽头,秀气的小腹下,那便是无比诱人的风景,孙大亮咽了口口水,舔舔嘴唇,伸手把李莉的两腿抬起,便其臀部朝天。这个姿势,使女人的魅力发挥到极点,下身的秘密一览无遗。

李莉叫道:“孙大哥~~别看了~~怪难看的~~”孙大亮手把着她的双臀,夸道:“小莉呀~~你的这里真美,孙大哥一见,就想亲一下。”

说着,他吸一口长气,一低头,便吻在李莉的那里,亲得唧唧直响。

李莉全身如触电一般,嘴里叫道:“牛大哥~~别这样呀~~你这样~~妹子会死掉的~~”孙大亮抬起头,笑道:“妹妹,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我一定会让你快活似神仙一样,让你一辈子记得孙大哥的好。”

说着,他再一低头,疯狂的开动起来。

李莉快乐得直胡说八道,长这么大,也没有这样受过男性的欺负。她的**之门,被孙大亮打开了,她觉得每个细胞都处于兴奋之中,每一根神经,都被快乐的波浪拍击着,她醉了,她要晕了,她愿意就此与心上人一块上天堂,寻找极乐。在她迷迷糊糊时,身子被放低,突然一根硬东西顶在自己那里。她好奇的睁开了眼睛看,一看不禁大羞。她还想起自己的母亲当年是那么留恋继父的家伙事儿,母亲那时一定很爽吧?不知是种什么滋味儿。

在这当口,孙大亮还问了一句:“小莉妹妹,我想进去,让进吗?”

李莉摇着头,哼道:“不、不、不~~不让进~~”“进”字一出口,李莉羞不可抑,从小到大,她还没这么害羞过。

孙大亮哈哈一笑,吻一下她的小嘴儿,下身一挺,那家伙便刺了进去。这么一下,李莉便感到不舒服,“孙大哥~~痛呀~~快出来吧~~”她双手搂住孙大亮的脖子,皱着眉头。

孙大亮哪能刹车呢?他安慰李莉道:“宝贝儿呀,忍一下就好了,保你快活。”

说罢,舔几下她的**,使李莉神经放松不少。

在李莉不经意时,孙大亮一挺身子,那家伙像一把刀刺到了底,他感到那层膜破了,李莉痛得哎呀一声大叫,两颗泪珠流了出来。

孙大亮赶忙停止进攻,他不忍心让李莉受苦,他伸出舌头,受怜地在她的脸上舔着,把她眼泪舔干,舔得李莉觉得好痒好舒服。有半天,孙大亮都不敢动。他的手可不老实,在李莉的身上随便揩油,摸得李莉想笑。过一会儿,孙大亮见到她的眉头稍展,便知趣地小幅度地开动起来,虽然不怎么过瘾,但孙大亮也知足了。

李莉并没有什么更大的难受,孙大亮看在眼里,便一点一点推进。终于,不知不觉中,探到了底,顶得李莉啊的一声,孙大亮听得出来,这一声绝不是痛苦的符号。

孙大亮一边亲着李莉的身子一边动着自己的下身,身下那种被包裹的美感,一**的传遍他的全身,令他满足地喘息着,心里得意洋洋。

李莉也顺过架来了,渐渐地体会出快感来了,那种感觉是无以言表的,这种欢爱之情,真是刻骨铭心,一生不忘的。自己今后还能嫁给别人吗?还能接受别的男人吗?眼下也由不得她想那么多。

孙大亮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大幅度的动作,速度也加快了。李莉美美的呻吟起来,也本能地配合着孙大亮,虽然动作很笨拙,但也令孙大亮大为开心。

孙大亮一边动着,一边问:“宝贝儿,你舒服吗?”

李莉笑而不答,两条手臂抱着孙大亮,抱得挺紧。

孙大亮说:“既然你不舒服,咱们就至此为止吧,不玩了。”

李莉说:“不嘛~~不嘛~~我不让你走~~你是我老公~~”这老公一词令孙大亮很满意,他不再逗她了,奋起神威,发挥自己男子汉的魅力,干得风狂雨骤,有声有色的。

李莉也不再矜持,张开小嘴儿,大声表现自己的感受。当然,和荡妇那种无所顾忌的**不一样,她毕竟是个要面子的少女,不可能在男人面前表现得那么不要脸,她的叫声是正常的健康的,她不能让孙大亮看不起她。

尽管如此,孙大亮也听得热血沸腾,他生龙活虎地干着,一下比一下急,一下比一下狠。李莉毕竟是经不起大风大浪的,孙大亮很快把她推向了高峰,当那一刻,李莉大声的叫着:“孙大哥,我爱你。”

她紧紧抱住孙大亮不放。

这时,孙大亮还没有爆呢,但他怕李莉受不了,也就不再动了,两人静静地享受着初欢的余味儿。孙大亮不想再压着她,一翻身,让李莉趴在自己的身上,等着呼吸慢慢的恢复均匀。

李莉合着美目,脸上带着残红,象一朵雨后的小花,那么娇艳动人,也宁静如夜。

休息差不多了,孙大亮把李莉抱进自己房里,两人钻进被窝,同床共枕,一块入梦,象别人家的夫妻一样,享受艳福。

孙大亮抱着李莉的**,感到无限的满足,心说:“如果这床上,再睡着林小薇与柳若娜,那太完美了。自己想用哪个就用哪个,不过目前,梦想只是梦想罢了,且看明天如何。

走出小蕾家后,韩枫怀着复杂的心情下了楼,沿街行走。他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他想不到小蕾的**那么迷人,尤其是一双美腿,谁见了都想动手,也都想看看大腿尽头那更美的地方。韩枫多想拉掉她的内裤,探索一下她的禁区呀。可是他顾虑重重,缺少勇气,他不知道小蕾今天为什么喝这么多的酒,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勾引自己。也许她是心情不好,精神上有压力,由于瞅着自己顺眼,才愿意跟自己接触,即使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她也不会埋怨,但这并不表示她爱上了自己。

路上有着微凉的风,一路走,一路吹拂着。他望着这个小县城,大街两边也多是楼房,那些各式各样的招牌,也几乎连成一片了。虽然跟省城汪洋大海般的气势不能比,但也可以看出这里发展的迅速了。他心想:“在这个小地方也很好,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往大城市跑呢?难道说城市真是想像中的天堂吗?城市真有那么好吗?自己生于斯,长于斯,却没有爱上城市。”

当他走到摩托车停放的地方,身上的酒气差不多散了。他骑上摩托车,又到附近的一家浴池冲了个澡,这才决定回家。他本想到学校看看路冰涵,但转念一想,那并不好,看到路冰涵,只怕就会看到丁瑶瑶,而丁瑶瑶跟自己有了亲密关系,难保不被路冰涵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路冰娜就可能知道,目前的行事还是小心为妙,不宜多惹是非,因此,他强迫自己不去学校。

他又在县城逛了好久,觉得没有什么可办的事儿了,这才买了些蔬菜与水果,骑着摩托车往村子跑去,一口气跑到离村口几百米的地方。望望远方,只见房屋挤在一起,并不规矩。现在的农村也都比以前强多了,砖房越来越多,土房越来越少。如果路家不搬家,倒是可以盖一间砖房住。

村旁就是荒地,这收割后的大地无限辽阔,又有几分苍茫。这大地并不是纯色,那些留在地里的残枝败叶,给大地点上了黄色与青色,看起来多姿多彩。韩枫心想:“古人说得好,‘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那些住在城市里享福的人们,哪知道种田的劳累呀!他们中许多人只怕连庄稼与草都分不出来呢,这是多么可笑的事。”

看了一会儿,韩枫才继续前进,进了村子,往路家的胡同跑去。这时候,半空已经有了袅袅的炊烟,已经到做饭时候了。

一进院子,路冰娜就走了出来,说道:“韩枫,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

她将东西接过去。

韩枫下了摩托车,瞅着关心体贴的路冰娜,说道:“我在县城里逛了一圈,想好好看看那里是什么样子。”

路冰娜一笑,说道:“有什么好看的呢?跟省城比,县城就是乡下。”

韩枫笑道:“乡下也有乡下的好处嘛,比如,你们家也在乡下,可你们姐妹都很出色。”

路冰娜听了,愉快地笑了,说道:“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呢?来,进屋吃饭吧。”

夫妻两人便进屋了。一进西屋,只见陈熙凤与路冰琪都坐在炕沿上,饭桌上已经摆好东西,只是都被扣着,显然是在等韩枫。

一见韩枫,陈熙凤立刻站了起来,问道:“冰川上车走了吧?”

韩枫回答道:“已经走了,我送他上的车,眼看着车走的。”

陈熙凤一脸的不舍之意,说道:“这孩子还小呢,也不知道出门在外能不能待习惯。”

路冰娜安慰道:“妈呀,他到省城也不是没有人照顾,你不必担心。”

陈熙凤露出笑容,嗯了一声,说道:“来,咱们都吃饭吧。”

于是,一家四口人都围坐桌旁,开始吃饭。

韩枫一边吃着,一边瞧瞧路冰琪。路冰琪闷着头吃东西,面带愁容。他知道她心里的苦处,想跟她好好谈谈,但是又怕她不肯说实话。自己是多么想帮她,帮她度过难关,过快乐的日子。

饭后,韩枫到院子里转转。这农村的院子大,可以堆很多东西。他又从房东的夹道,走进后园子。后园子的那些田垄变低,垄沟也变浅了,地里还散着一些白菜叶,玉米叶,以及残留的玉米根。那些被割断的根部一个个尖利如刀,踩上去肯定要刺破鞋底。

韩枫望着这片园子,再抬头望望园后的大地,天地茫茫,景色独特,跟他们城里完全不同。城市里有什么呀?除了人,就是车,再就是钢筋水泥,就连土地都少见。人是工业文明的受益者,也是受害者。他想起陶渊明隐居乡下的悠闲日子来,他心想:“那也是神仙日子呀。如果有几个美女相陪,我也愿意终老乡下。”

韩枫回到院子,来到大门外遛跶,他看到胡同两边的杨柳已经枯黄,树下落了好多叶子,还可以看到谁家的鸭子或者鹅成群结队地叫着,从身边走过。那旁若无人的架势,好像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韩枫感到有趣,因为这些都是在城市里看不到的。

韩枫正觉得好玩呢,忽然看见路冰琪出来倒水,她穿着一身旧衣服,那是蓝色的一套中山装,估计很有年头了。那衣服很宽、很长,但这并不能掩盖她的风采。她拎着一桶水,腰向旁微弯,步履依然是优美而文静。在她将水倒掉的那一刻,她的上身前探,韩枫便注意到她的臀部,路冰琪的臀部也是圆圆的,像是吹起来的气球,韩枫感觉自己的心有一阵暖风吹过。

路冰琪仿佛知道韩枫在看自己似的,她转过头瞧他。那齐颈的短发,艳若桃李的脸蛋,深如大海的眼睛,以及棱角分明的嘴唇,还有那冷淡而高洁的气质,都使韩枫想再次拍案叫绝。他心想:“这三姐妹,目前来看,还是路冰琪最有味道。路冰涵还小,发育不够成熟;路冰娜是自己的老婆,太熟悉了;而路冰琪就不一样了,既成熟又有气质,这样的美女像茶,越品越有味儿。

在路冰琪的注视下,韩枫呆了呆。路冰琪见他直勾勾地瞅着自己,突然感觉很害羞,便转身就走。韩枫倏地清醒,忙叫道:“冰琪,你等一下。”

路冰琪转过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韩枫走近两步,望着她又冷又愁的俏脸,说道:“冰琪呀,你的苦恼我已经都知道了。我觉得这事儿我可以帮你,只是想请你把事情说明白。这样,我好出力帮你。”

路冰琪悠悠一叹,说道:“韩枫,我的事儿只怕你帮不了。”

韩枫说道:“有什么帮不了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知道那个魏校长手里有你的照片。”

一听照片,路冰琪身子一震,像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她的脸色一暗,说道:“你别说了。”

韩枫柔和地说:“冰琪,你不必害怕。他既然想威胁你,就不会随便把照片公布于众,因为他还想让你嫁他。可你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你愿意嫁给他吗?我就不信,你会爱上一个老头子。如果你不爱他,又何必嫁他?你得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路冰琪闭了一下美目,感慨道:“我不如冰娜的命好。”

韩枫一摆手,斩钉截铁地说:“不,我看不是,是你没有争取呀。他手里有你的把柄又能怎么样?我可以帮你把照片要回来,并且不会惊动别人,这照片的事儿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拿回照片,你就自由了,可以嫁自己喜欢的男人。”

这话极有诱惑性,路冰琪听了美目一亮,她的红唇微颤,说道:“真的吗?你真的能帮我摆脱魏校长吗?真的能帮我要回照片吗?”

韩枫自信地笑着,说道:“我不但可以帮你摆脱那个老头子,还可以把你弄到省城教书,过城市人的白领生活。”

路冰琪睁大了眼睛望着韩枫,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可我现在连正式的都不是呢。”

韩枫说道:“那不怕的,事在人为嘛!可以找人,可以想办法,只要努力,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路冰琪听了心动,瞅了韩枫数秒,突然问道:“如果你真的帮了我,这么大的恩情,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韩枫心想:“那当然足以身相许了,陪我睡觉,给我艳福,给我快乐。”

想归想,但这话自然不便出口,他说的是:“咱们都是一家人,还说什么报答呀?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喜欢做的。”

路冰琪微微一笑,说道:“不管能不能办成,那我先谢谢你了。”

说着,她拎着水桶走了。

韩枫望着她的背影发傻,那一笑真好看,犹如桃花盛开,春光灿烂,使他真想冲上去干点什么。这样的美女,不动心的肯定是太监,他下定决心,要把路冰琪变成最幸福的女人。

韩枫正望着路冰琪的背影发呆呢,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一接之下,里面传来了小蕾的声音:“是韩枫吗?”

韩枫的心怦地一跳,说道:“是的,你醒酒了没有?”

他回想起刚才那令人难忘的情景。他听她的声音,倒是没有了醉意。

小蕾说道:“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

韩枫说道:“没事就好,我还真担心你走不了路呢。”

小蕾轻声一笑,说道:“难得碰到一个说话对脾气的人,喝多了受罪也认了。可惜呀,我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人家不喜欢我。”

说到这儿,她的声音含着几分凄凉。

韩枫只好解释道:“小蕾,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咱们之间有太多问题,越不过去,你应该明白的。”

韩枫说的是实话,他打心里喜欢她,这样的美女如果能够享用,换了谁都会乐意的。

小蕾哦了一声,说道:“咱们先不提这个了,我打电话给你,是为了魏校长的事儿。”

韩枫听了,嗯了一声说:“小蕾,有什么好消息吗?”

小蕾并没有直接回答,说道:“明天上午,你到我家来,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如果你不来,我可就不帮你了,希望你有那个胆子。”

说着,她笑了几声,像是嘲笑。

韩枫笑了笑,说道:“你真会开玩笑,难道我还会害怕吗?好,就明天上午好了。”

小蕾说道:“我可事先说明,要是给丁世强碰上,你可别怪我呀。”

韩枫勇敢的笑了,说道:“你吓不倒我的。”

小蕾痛快地说:“好,那咱们明天见了。”

放下手机,韩枫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一张妩媚的俏脸,蓬松的长发,以及美玉般的大腿,他不由地生起一种懊悔感。他心想:“我真是胆小,只要勇敢一点,再冲动一点,小蕾就被我干了。唉,有点可惜,这么好的肉,落到丁世强那老家伙的臭嘴里。”

当晚,韩枫与路冰娜休息前,两人说起家事来。路冰娜一边铺着被子,一边说道:“冰川到省城了吧?”

韩枫回答道:“按时间计算,早就到了。”

路冰娜又将窗帘拉上,脱掉自己的外衣,说道:“冰川这小子可得争气呀,不然的话,都对不起咱们的苦心。”

韩枫坐在炕沿上,望着路冰娜,说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看他自己的了。很多事儿,别人是替不了他的。”

路冰娜穿着三点式内衣,将韩枫拉上炕,温柔地替韩枫除去外衣,然后关了灯,两人一同钻进了被窝。路冰娜窝在韩枫的怀里,说道:“冰川的事儿现在总算解决了,那我大姐怎么办?那个老东西还会来我们家找麻烦,大姐的个性也太软弱了。”

韩枫闻着她的香气,感受着她的温暖和柔软,说道:“这也不能完全怪她,哪个姑娘不珍惜自己的名声呢?换了谁,都会傻的。”

路冰娜叹道:“大姐也真是不小心,怎么会被人家拍了照片?会是什么照片呢?”

韩枫一笑,说道:“你大姐没有告诉你吗?”

路冰娜回答道:“我问她,她不肯细说。”

韩枫想了想,说道:“我猜呀,可能是裸照吧,准是被人给偷拍了。”

路冰娜唉了两声,说道:“大姐为啥不小心一点呀!白白让这老东西抓住把柄。”

韩枫说道:“这一定是魏校长设的一个圈套,你大姐很不幸掉了进去,他以这种照片为手段,逼着你大姐跟他订了婚,并要求嫁给他,你大姐是因为怕他公布照片,才不得已要嫁给他。”

路冰娜恨恨地说:“姓魏的这个老家伙,真够不要脸,若是换了我,我一定会拿刀砍死他,好好的一个大姑娘,放着好小伙子们不嫁,干嘛要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这事我一想起来就感到恶心。”

韩枫微笑道:“现在不是骂的时候,得想办法解决难题。”

路冰娜忙问道:“那你想到办法了吗?”

韩枫回答道:“初步有个想法,不知道成不成,明天我还得去县城一趟。”

路冰娜问道:“有什么要紧事吗?”

韩枫笑了笑,说道:“暂时保密呀,如果办成了,我再告诉你过程。”

路冰娜笑了,说道:“枫哥,你跟我还保密呀,当我是外人。”

韩枫哈哈一笑,说:“我没有拿你当外人,而是内人。”

路冰娜说道:“这还差不多。”

韩枫想起路冰琪说的话,就问道:“冰娜,你大姐为什么不是正式的老师啊?”

路冰娜以惋惜的口气说:“唉,本来早就该转正的,因为我们家没有人脉,又没有跟上面疏通,就一直没有转正。这件事也让大姐心里烦,可她就是不想求人。我猜呀,她要嫁给魏校长,也可能想转正吧。”

韩枫一声长叹,说道:“为了这点事儿,把自己的终生赔上去,实在犯不上,你大姐也太傻了。”

路冰娜说道:“枫哥,大姐好可怜呐,你可得帮她呀。”

韩枫说道:“那是当然了,咱们可都是实在亲戚呀,我不帮她谁帮她呢?我一定帮她甩掉那个癞蛤蟆。”

路冰娜补充道:“还有转正的事儿,你也要帮她。”

韩枫笑了笑,说道:“冰娜呀,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她是你姐姐,可不是我老婆。”

路冰娜急道:“她是我姐姐,你就得帮呀,如果你看上了她,那么我让位好了。”

韩枫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记,说道:“你真是胡说八道,你这话说哪儿去了,咱们都是自家人,我一定会尽力帮忙,只是到时候也要看她的运气才行。”

路冰娜亲了亲韩枫的脸,说道:“只要这两件事办成了,我大姐就没有什么烦恼了。”

韩枫感慨道:“摆脱了癞蛤蟆,再转正了,就会有一大群的男人跟苍蝇似的叮过来,到时候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王八蛋呢。”

路冰娜听了嘻嘻笑,说道:“嫁给谁,也比嫁给那个老王八蛋强呀。”

韩枫想到路冰琪会嫁给别人:心里闷闷的,说道:“好了,咱们睡吧。”

然后就不再说话了。他的思绪犹如绳子一样,都缠在路冰琪的身上。他心想:“我就算帮她解决了这两件大事儿,到头来我能得到什么呢?不过是鸡飞蛋打,一场空罢了,”

即便是这样想,然而他却也不能袖手旁观。

次日早饭后,韩枫准备出门。路冰琪和路冰娜收拾好桌子之后,她却不去上班,她对韩枫说道:“我可以搭车去城里吗?”

面对这迷人的大姨子,韩枫的心情自然不错,她说道:“当然可以了,你去县城有什么事儿?”

路冰琪回答道:“我去洗一下澡。”

说着,便去收拾洗澡的用具了。

临走时,路冰琪在屋换衣服,韩枫走到院子里,路冰娜说道:“枫哥,你可得好好照顾我姐,她毕竟是个女人。”

陈熙凤则说道:“韩枫,你载她出去,也一定要将她载回来呀,她很让人担心。”

韩枫点点头,说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别人欺侮她。”

正说话间,路冰琪已经拎着个塑胶袋走出来,她穿了一套粉色的衣服,很合身,令人眼睛一亮。

韩枫上了摩托车,发动引擎等路冰琪坐了上去,就跟两女摆摆手,摩托车迅速地出了院子,又出胡同,上了大道,两边的房子很快被丢到后面去了。

韩枫叮嘱道:“坐稳了,冰琪。”

路冰琪嗯了一声。

能载着这样的美女,韩枫自然是神清气爽,求之不得。他珍惜跟她相处的机会,他是多么希望路冰琪也跟自己一样骑坐,最好是双手搂住自己的腰,那才叫爽呢。可惜的是,路冰琪是侧坐,更不肯搂他的腰。但偶尔闻到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气,韩枫也感到心醉了。

出了村子之后,韩枫放慢了速度,他不想那么快到达目的地,他想多跟她相处一会儿。路冰琪这时说道:“韩枫,你真的能帮我摆脱魏校长吗?”

韩枫回头一笑,又转过去,说道:“应该可以吧。”

路冰琪又说:“你也能帮我转正吗?”

韩枫回答道:“应该可以吧。”

路冰琪沉默一会儿,说道:“你也能把我调到省城工作吗?”

韩枫沉吟片刻,才说道:“有一半的把握。”

他心想:“凭着我父亲在省城的威望跟关系,别说你还有工作,就是没有,平空地帮她弄个工作也不成问题,但他不想把话说得太满。”

路冰琪说道:“如果这二件事你都办到了,我该怎么报答你?”

韩枫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咱们是自己人,我应该帮你,如果你觉得心里不安,那么,你想怎么报答都成。”

路冰琪半天没出声,最后说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

韩枫明白她这话的含意,就说道:“你想得太多了,我帮你,只为高兴。”

路冰琪听了没出声。韩枫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心想:“让她这么一说,我倒不好意思跟她提什么条件了。如果我跟她说,我办这些事就是为了干她,那么她一定会讨厌我,把我也当成癞蛤蟆吧?这些话说什么也不能说出口,还是等时机成熟了再讲吧。”

尽管韩枫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可是终于还是到了城里。摩托车跑到繁华地带,路冰琪说道:“就停在这里好了。”

韩枫停了摩托车,路冰琪拎着东西下车。韩枫问道:“你到哪里去洗澡?要花多久时间?一会儿咱们好会合。”

路冰琪那幽深的美目瞅着韩枫,说道:“两个小时之后,咱们在这里见面,如果我有别的事儿,我会给你打电话。”

韩枫问道:“你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吗?”

路冰琪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咱们一会儿见了。”

说着,拎着东西转身走了。韩枫望着她美丽而文静的身影,真想跟踪上去,看看她到底上哪个地方洗澡,但是不行,自己跟小蕾还有约呢,小蕾的约会可是最重要的,她还有重要的消息告诉自己呢。

韩枫骑着摩托车向小蕾家跑去,到了楼下,停好摩托车,在进那个公寓之前,他心想:“丁世强不会在这里吧?应该不会,如果他也在的话,小蕾应该会想法通知我,我跟丁世强要是撞到一处,一定会打起来。”

韩枫缓缓地上楼,来到小蕾的门前。一敲门,门就开了。门开处,只见小蕾穿着一套紫色的睡袍,风采独特。她甜蜜地一笑,说道:“韩枫,我正等着你呢,快请进来吧。”

韩枫也笑了笑,便进了屋。

韩枫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蕾又是拿水果、又是沏茶,那小腿从睡袍的下摆中露出,令韩枫想到昨天那旖旎的风光。她的大腿长得很匀称,可以说是美冠群芳,可惜没有机会试一下手感。

小蕾将茶和水果放到韩枫面前,然后自己坐到他的旁边,说道:“韩枫,请用吧,我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

韩枫微笑道:“我说小蕾呀,咱们也不算陌生人,你也用不着这么客气。”

【文】小蕾直视着韩枫,说道:“我只是想给你留个好印象嘛。”

【人】韩枫真诚地说:“你留给我的印象已经不错,我知道你为人挺好。”

【书】小蕾眨着美目,说道:“真的吗?你这样说,我心里头好高兴呀,我就怕你瞧不起我。”

【屋】韩枫说:“哪有这回事,是你自己想得太多了。对了,那件事可有什么结果?”

小蕾美目一眯,说道:“你急什么呀?别急!”

说着,站起来,走到茶几前,说道:“你看我这套睡袍好看吗?”

说着,提着睡衣的一角,在原地旋转了一圈。她这么一提,就使大腿露得更多一些,韩枫只觉得心格登一下。他定了定神,说道:“很好看,你穿着不错,只是有点薄呀。”

他看到了她内衣的阴影,黑的胸罩,黑的内裤,使人口干舌燥。他又不禁想起小蕾露出内裤的诱惑样子,他觉得自己的下面又有了反应。他暗骂自己不争气,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

小蕾心满意是地笑了笑,然后坐回韩枫身旁,拉起他的手,说道:“韩枫,我感觉你好像有点怕我呢?我又不是吃人的母老虎,你有什么可怕的呢?”

韩枫瞅了瞅她的黑眼圈,及火一般的红唇,说道:“是呀,我承认我怕你。在你的面前,我有点把持不住。小蕾,在我跟前,你以后千万别再做那种性感动作,穿那种性感衣服了,我怕我受不了,会忍不住把你非礼了。”

小蕾听了哈哈大笑,笑得靠沙发上,长发披散,一张脸美得像鲜花绽放。韩枫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可别当笑话听。”

小蕾好半天才止住笑声,说道:“韩枫,我以为你是一个坐怀不乱的男人,原来你也有**啊。”

韩枫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太监。”

小蕾又笑了一声,说道:“韩枫,就算你把我非礼了,我也不会怪你。被你这样的男人非礼,我不会觉得委屈,我会觉得是受到大英雄的疼爱呀。只是,我看你并不想疼爱我。”

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了失望。

韩枫望着她,心想:“如果说昨天她有些失态,那可以理解。昨天她喝了不少酒,换了别的女人也会有点失常,可是今日不同,今天她并没有喝酒,她很清醒。看她这个表情,说的都是真心话。有这么一位美女喜欢自己,是应该高兴,可我不能干她,干了她会有后患。可别因为一时快活,招致一生痛苦。”

韩枫深吸几口气,使自己完全冷静下来,说道:“小蕾,谢谢你这么看中我,我作为一个男人,心里也好高兴。不过我不能那么做。我要是那么做了,我的良心会不安,也许也会给我带来麻烦,咱们暂时还是这样的好。”

小蕾长叹了一口气,笑容转为凄凉,半晌才说:“韩枫,我不会逼你的,不过我会一直这么喜欢你的。”

韩枫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我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小蕾用赞赏的目光瞅着韩枫,说道:“就凭你的英雄气概,就已经让我折服了,更何况你长得帅,有风度,又体贴女人,这都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韩枫听了笑了,说道:“你把我说得这么好,看来,我以后得高估自己了。”

小蕾拉着韩枫的手,用自己的脸蹭了几下,韩枫感觉她的脸很光滑。接着,她又将韩枫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说道:“韩枫,我知道你想摸我,来吧,你摸吧,我不会怪你的。”

她的目光坚定,还带着一点喜悦。

韩枫见她如此盛情,就没有拒绝。他的手在她光光的腿上滑动着,感觉是摸在绸缎上一样滑,又嫩得要掐出水来。不仅如此,她的大腿还肉感、有弹性,使韩枫爱不释手。他摸了这条,又摸了那条,暗暗赞叹。

小蕾眯着美目,脸上也露出陶醉与骄傲的神情。为了让韩枫摸着方便,小蕾故意将双腿叉开些。她还问道:“韩枫,我的大腿好不好?”

她的声音透着激动与舒爽。

韩枫早就被她的大腿给征服了,赞扬道:“好极了,不亚于一流的模特儿。”

他摸来摸去,就来到大腿的尽头。摸得兴起,在大腿间的布片上揉了一下,那正是小蕾的私处,这使小蕾啊地一声呻吟,那呻吟令人**。

韩枫分明感觉到了那里的丰满与突出,他多想好好研究一下,感受一下,但他还是把手收回来了。小蕾娇喘着,靠在韩枫的身上,脸上有了红晕,美目也变得勾人,她抓住韩枫的手,说道:“韩枫,咱们好一次吧。”

韩枫真想跟她好,可是想到今天还有正事儿,就压住自己的**,说道:“小蕾,我还有正事儿要办呢,咱们改天吧。”

小蕾并没有埋怨,嗯了一声,她去了趟厕所,洗了把脸回来坐下,这时的她情绪稳定多了。她望着韩枫,说道:“我找你来,是因为你的事儿有进展了。”

韩枫哦了一声,说道:“不知道你怎么帮我?”

小蕾掏出根烟点上,翘起二郎腿,吐了两口烟之后,说道:“这很简单,他既然能拿照片来威胁路冰琪,那咱们也可以用他的把柄来威胁他。”

韩枫脸现惊喜,说道:“难道你已经拿到他的把柄了吗?”

小蕾神秘地笑了笑,说道:“我的朋友很多,他们又肯帮忙,所以呀,我已经抓了这个老家伙的把柄。”

韩枫兴奋地说:“那太好了,那太好了,这个老家伙真够阴损的。”

小蕾微笑着,说道:“韩枫,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帮路冰琪呢。”

韩枫回答道:“自然是因为我老婆的关系,我们都是一家人,我能不帮吗?”

小蕾点了点头,笑道:“我还以为你看上你的大姨了呢。”

韩枫一摆手,说道:“你可别乱讲,哪有的事儿呀。”

心里却想:“看上了又能如何,暂时也吃不到。只怕我是瞎忙活儿,到最后路冰琪不领情,我真是个傻瓜蛋子。”

小蕾说道:“没看上就好。”

说着,她由房里取出一张纸来,递给韩枫。

韩枫接过叠得整齐的纸,问道:“这是什么?这就是魏校长的把柄吗?”

小蕾郑重地说:“对,这就是他的死穴,你只要你把这个给他一看,他立刻就会吓傻了。”

韩枫睁大了眼睛望着小蕾,说道:“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会让魏校长发傻?”

小蕾一笑,解释道:“这是一份名单,这上面列出了贿赂魏校长的人员姓名,以及时间、地点,后面还有他贪污的记录。”

韩枫啊了一声,说道:“谁这么厉害呀?把他查得一清二楚。”

小蕾得意地说:“是我的一个朋友给我的名单,他在纪律委员会工作,正在调查这个魏校长,现在正申请抓捕呢,这个魏校长也没有几天风光了,你拿着这份名单,把照片要回来吧。”

韩枫将名单收起来,一脸感激,说道:“小蕾,你这么帮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小蕾开心地笑了,说道:“我什么都不要,能为我喜欢的人做点事儿,我就很开心了。”

这话听得韩枫分外好受,试想,有一个女人对你这么好,又不求回报,你也一样会深受感动。何况这小蕾是位美女,又很可爱呢。

韩枫不由地拉起她的手,亲了一下,说道:“小蕾,我该说一声谢谢了。”

小蕾嘻嘻笑着,说道:“谢倒免了,过些天我要去趟省城,你要是能陪我就好了。”

韩枫想了想,觉得这个要求到是可行,自己一定得回一趟省城,路冰琪的这件事若顺利结束,那么就得为她工作的事而回去一趟,因此,韩枫说道:“我会抽空陪你,不过,到了省城,那可是我的地盘,你当心吃亏呀。”

小蕾听了直笑,双手搂住韩枫的脖子,柔声细气地说:“韩枫,我喜欢吃亏呀,吃亏我可高兴了。”

韩枫也紧紧抱住了她,心里感激。

两人又抱了一会儿后,韩枫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小蕾,去会路冰琪了,此刻他的心情极好,比中奖得了五百万还好。

韩枫骑着摩托车跑到相约的地点等待,按时间计算,两个小时已过了一个小时半。韩枫耐住性子,在一家商场的楼下等待,他望着街景打发时间。在他站的这个位置,可以瞧见远远近近,街上人车来去,车子的喇叭声不时响起,跟前尽是小摊贩,有卖水果、卖糖块、卖烤肠、还有小书摊。这些摆摊的,都集中在街旁,没什么规矩可言,看起来有些乱。

在一些店铺的门口,还有一些算命的,以老头居多,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一脸深沉,像是一个智者。韩枫不时地看看时间,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呐。他站不住了,就在楼下焦急地转着圈。他心想:“路冰琪应该正往这里走吧?她应该要出现了。”

他向四面张望,并没有看到路冰琪。一看手机,还差十分钟,韩枫着急了,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他走向一个算命的,这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脸上的皱纹像刀刻一样深刻,目光看起来很犀利。

韩枫坐在老头对面的凳子,按照老头的要求,他将自己的生辰八字报上。那老头观看了一下韩枫的相貌,思索了一会儿,就有模有样地说起来。他说韩枫是个富贵命,出生以来,没吃过几天苦,以后更是前程似锦,不仅有钱、长寿、朋友多、老婆贤慧、艳福也多多,还会有几个孩子等等。

韩枫并不完全信这个,但听他说的话好听,再加上那些话正确率在一半以上,所以他的心情挺好。他问道:“老先生,听你这么说,我这辈子没有什么灾难?应该是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