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婚――染指娇妻 第14节

。何况以欧柏源的个性,不可能会轻易放过到嘴的肥肉。

“呵……祝我新婚愉快吧。”欧柏源重新倒了一杯酒向慕容杰致意。

“新婚愉快。”慕容杰也不再问。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话题,有些不必点得太破,心里明白就好。

这晚,欧柏源在慕容杰走后,独自一个人坐到了近十二点才离开。

一路上,他坐在车子后座上,看着窗外一路飞逝的景物,他抚着有些疲惫的额头,心理不断想着刚才慕容杰说的话,如果安咏心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她会怎么样?

不过,他也不在乎她知道那些事,也不在乎她是不是会跟他闹,他只想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有没有这个可能,安咏心会爱上他这个人呢?

只是这个念头刚涌上心头,有些半醉的欧柏源脸上闪过一抹自嘲的笑,她怎么可能会爱他?在他用尽各种手段逼她嫁给他之后,恨都来不及了,哪有可能爱上他?

只是,他知道,不管她是爱也好,恨也罢,他都不会放手的。

半夜,欧柏源回到公寓,看到满室的漆黑,以为咏心敢悄悄离开。本来就郁闷了一个晚上的心情此刻更是达到了最高点。

这个女人,如果她真的胆敢离开他这里,哪怕是半夜他也会把她从天涯海角揪出来的。

直到他步伐沉稳地走到主卧房的门口,看到房门半开着,哪怕只是站在门口,他也感觉得到了那一股不属于他的气息缠绕在鼻尖。

也对,这么晚了,她应该睡了。

没有打开大灯,走到床边,轻轻地扭开床头灯,黑暗的房间霎时亮了起来。

没有意外,那个女人正在他的床上睡得很沉。

她今天累坏了吧?小心地在床边坐了下来,欧柏源伸出手抚上那张毫无防备的小脸。

除去那天在车上强夺走她的第一次之外,他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安静地看着她。

他的手上下摩挲她的脸颊,低头看她,浓密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一般在脸上投下了淡淡的阴影、而一向清灵而楚楚动人的眼眸闭得紧紧的,小巧的鼻子正均匀地呼吸着……她还是没有醒过来,终于,他的目光停留在她如花瓣一样的淡色嘴唇上……

然后,他像被蛊惑似地低下头,轻轻含住了她的唇。

这么的柔软、这么的香甜,这么的让人难以抗拒,他像是着了魔……

而他的手终于抵挡不住诱惑地拉开了她盖在身上的薄被,手掌下的一片滑腻让他明白,床上的女人竟然什么也不穿,而身上唯一的一条毛巾也因为翻身而早已滑落……

淡淡的灯光下,她就像一块洁白的美玉,身材纤细柔软,皮肤莹洁剔透,欺霜赛雪。

他的呼吸紊乱,原本深沉难懂的眼眸里,此时只有深沉的欲望……

咏心被压得难受,几经挣扎终于从深沉的梦中醒过来,睁开的大眼已经变得水气氤氲,让双眸更显得情致动人,一股刚睡醒的小女人风情映入男人的眼中。

“你喝醉了……”柔软无力的双手抵上他坚硬的胸膛,咏心喃喃道。她的唇上还有着酒的味道,他怎么会喝那么多酒呢?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了?她到底是睡了多久?

“我没醉……”带着酒气及热气的男性双唇再度袭上她的小嘴,再度重重吮着。

不得不承认,在看到她安然地躺在他的床上时,他的心再度骚动起来,只想狠狠地要她,证明她真的在他身边,在他的床上。

满室春意,情潮泛滥……

“不要,好不好?”

她真的很累了,根本就不能再度承受他的热情。下午在冲澡的时候她看到自己最私密的地方都肿了起来,要是他再来一次,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受伤。

“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怎么能不要?”

她的拒绝让他心生不满。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她的拒绝没有半点的理由。

“可是,可是,我还痛……”咏心再不解人事,也可以看得出来身上的男人眼里赤裸裸的都是对她的欲望。

“还痛啊?”欧柏源不顾她小小的挣扎,在她的脖子上重重地咬下一口,才抬头看着那张委屈至极的脸蛋,那可怜兮兮的表情,那听起来细小的声音真的是又委屈又难过,像个无助的孩子般,让人有些不忍,可是恶劣的男人却总想欺负她,他坏心地抬起她的下巴,在她泪眼的注视下,不断地啃咬着她的脖子,最后还在她的耳边低喃着:“多做几次就好了。”

“我……我……你不要这样……”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直接来吗?你刚才不是喊痛?”她越是挣扎,男人的心就越坏,手也越来越过分。

“我……我还没有吃饭……”终于,在他想要进一步的时候,咏心闭着眼大喊出声。

她说的是事实,虽然这个理由不一定能让他停下手。

在喊出这句话,她才发觉其实自己真的饿了。午饭她本来就没有吃几口,现在又不知道睡到了几点,饿是很正常的啊。

“你晚上没有吃东西吗?”本是欲火高涨的男人听到这样的理由后先是愣了一会